恐將枯竭的亞馬遜雨林

2006.07.15 by
數位時代
恐將枯竭的亞馬遜雨林
亞馬遜雨林最令人難忘的並非景色,而是它的聲音。夜半時分,躺在位於隸屬亞馬遜的坦博帕塔研究中心蚊帳中,你會聽見外面雨林正在演奏一首交響曲。...

亞馬遜雨林最令人難忘的並非景色,而是它的聲音。

夜半時分,躺在位於隸屬亞馬遜的坦博帕塔研究中心蚊帳中,你會聽見外面雨林正在演奏一首交響曲。聽來像是那些不和諧的當代音樂中的一首:來自鳥類、紅面吼猴、野豬、青蛙、金剛鸚鵡、昆蟲們的各種詭異喀擦聲響、鼻息、蛙鳴、啁啾、嗚咽,還有好像車子的鳴笛與奇怪門鈴聲的呼嘯,加上似乎喪失了旋律卻仍演奏著的風之管弦樂。偶爾這樣的交響樂會被某個在浴室發現蜘蛛的人類,所發出的尖叫所打斷。

位於秘魯東南部的這片亞馬遜雨林,絕大部分區域是無人居住的荒地。它不僅是這個星球上某些瀕臨絕種生物的家,同時也是世界奇景之一的所在地——例如金剛鸚鵡啄食黏土,藍色、紅色與金色的金剛鸚鵡,清晨時群聚在紅土峭壁上享用泥巴早餐。

在雨林中低頭端詳,你可能會看見某隻正在狩獵的黃蜂叮咬著一條毛蟲,並在毛蟲體內產卵;或者抬頭望向蒼翠的天幕,你會發現懸在空中的凝掠鳥巢。甚至你注意到了凝掠鳥正好把巢築在靠近大黃蜂窩的樹枝上。什麼原因呢?因為這麼一來任何掠奪者在攻擊鳥兒的同時,勢必也激怒了黃蜂群,而可能反遭受攻擊,這是一種巧妙的天然防衛機制。

但今日,任職於國際保育組職的資深生態學家提姆.奇里恩︵Tim Killeen︶所認定的三股益發聚合之力,正威脅著上述種種。它們分別是:中國快速發展所帶動的原物料價格上漲、南美領袖們整合基礎建設與公路以利大陸經濟的計畫︵這將帶動人類移居原本具有生態多元性的地區︶,以及一些新的氣象模型預測全球暖化現象,將使得亞馬遜雨林變得又乾又熱,甚至可能在一個世紀內由雨林變成沙漠。

奇里恩主張,一旦這三股力量匯集,將創造出一個﹁足以崩解這個星球上僅存大型熱帶野地的毀滅風暴﹂。
亞馬遜雨林的危機隨處可見,駕著船由里約坦博帕塔︵Rio Tambopata︶向上航行,我們看到金礦礦工為了尋找黃金,使用大型電動馬達遊艇及汞來挖掘並篩濾︵也可說是破壞︶河岸的土壤。隨著國際金價的飆高,驅使人們開挖坦博帕塔地區的動機非常強烈。還有一些礦工為了露營而砍伐雨林,並獵殺野生動物。
在此同時,由巴西大西洋海岸通往秘魯太平洋海岸的聯洋公路︵Interoceanic Highway︶,似乎使這樣的匯集更進一步。愈來愈多的道路,帶來愈來愈多的農業、伐木業、礦業,以及能源開採,使更多的森林變成田地,排放更多造成溫室效應的氣體。

﹁秘魯政府有很好的政策,但沒有執行的手段,而且收受賄賂的情況嚴重,﹂秘魯公園守護組織︵Parkswatch Peru︶的主事者帝亞哥.舒布利及︵Diego Shoobridge︶解釋著。

從巴西通往秘魯的道路其實早已存在,﹁只是現在政府要鋪成馬路,﹂他補充說:﹁路一旦鋪好,各式各樣的交通工具將會帶來安蒂斯山脈的居民,而他們並不了解雨林。﹂

光靠具有理念的改革者示威抗議,並無法阻擋這些力量,我們需要一個全面性的策略。

﹁我們必須設置一套綠色基礎建設:公園體系、由當地社群掌握的領域、土地使用規範、為林地保護所設的﹃碳信用額度﹄︵編按:工業國家藉著買一塊地種樹或替開發中國家蓋再生能源設備,換取在國內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以及綠色商業,例如生態旅遊業。這套建設將創造出強大的綠色經濟制衡力量,來抑制世界經濟所帶來的林地開採,﹂國際保育組織資深副主席,也是我旅程同伴的格蘭.普利凱特︵Glenn Prickett︶這麼認為︵其妻子為國際保育組織委員會的一份子︶。

的確,就好像凝掠鳥學到利用黃蜂窩自然而然地保護牠們的家一般,環境保護論者必須利用雨林的富饒來保育雨林,也就是說,要找出使當地人能因雨林而繁榮並同時保護雨林的方法。

但是這有些難度,為了道路以及油井來開伐雨林是容易的;要發展蔭下栽種咖啡,或者生態旅遊,或者巴西堅果工廠,或者棕欖油生意則是困難的。

然而倘若缺乏有利潤的環保商業活動做為另一種選擇,來對抗會破壞生態的商業活動,那麼雨林裡的經濟掠奪者,他們的目的終會有達成的一天。

愈來愈多的道路,
帶來愈來愈多的農業、伐木業、礦業,
能源開採使更多的森林變成田地,
排放更多造成溫室效應的氣體。

若缺乏有的環保商業活動做為另一種選擇,
來對抗會破壞生態的商業活動,
那麼雨林裡的經濟掠奪者,
他們的目的終究會有達成的一天。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