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新願

2008.01.17 by
數位時代
2008新願
在101的絢爛煙火中,2008終於真的到來了!無論您爲2008許下了怎樣的承諾和心願,衷心祈願我們的願望都能實現! 雖然,政府幾年前就有了『...
在101的絢爛煙火中,2008終於真的到來了!無論您爲2008許下了怎樣的承諾和心願,衷心祈願我們的願望都能實現!
 
雖然,政府幾年前就有了『挑戰2008』的計畫,不過,幾年的折騰下來,我想許多人都和我一樣,實在已經無力『挑戰』,只能期許在掙扎地照顧好自己之外,還能留點力氣『溫柔』迎接2008,讓自己對風風雨雨中的台灣還能有點貢獻,對這個亟需要正面能量的社會,發出一些正面的訊號,多一點溫柔的關懷和行動…
 
在這樣的思維下,我一直在思索《數位時代》這個媒體,除了爲讀者提供深度的資訊與報導外,我們還能爲這個社會做些甚麼?創刊9年多以來,歷經了許多的低潮和現實的衝擊,《數位時代》掙扎地活下來了,而且還成功地形成了一個關心科技和網路發展與應用的社群,這都要感謝一群忠實的讀者和廣告主的支持!除了高品質的資訊和知識服務外,我也相信這群好朋友對《數位時代》還有其他的期待的…
 
**讀者自組志工團隊關懷數位落差**
 
2006年12月,《數位時代》製作了一個關懷數位落差的專題--『高山上的希望工程』,我們原本的計劃是要發起一個全社會『關懷數位落差』的大型行動,結合社會各界的資源(包括科技廠商、非營利組織和志工團體…),希望能爲一些偏遠地區、數位化程度落後的孩子們,募集電腦、網路和教育等資源,協助他們縮短數位的落差,希望他們不要跌落數位鴻溝中,失去了未來的競爭力。在籌畫的過程中,我們拜訪了許多科技廠商和NPO後,發現其實已經有很多人積極在投入這些實際的行動,而且,這個工程的浩大與複雜,也遠超出我們的想像,不是我們幾個兼職的專案同仁就可以獨力完成的。於是我們決定回到媒體傳播的本份,紀錄先行投入者的工作歷程,探討他們投入的動機,也和社會分享他們工作的成果和喜悅,期許透過這個專題報導,給予他們正面的支持和肯定…
 
說實在的,從那期雜誌的零售來看,這個專題並沒有吸引太多讀者的迴響,我們只能失落地推斷這樣的關懷並沒有太多的共鳴…。但,就在我們逐漸遺忘這個失落的時候,2007年12月,長期關懷數位落差,而且已經有許多行動經驗的NPO團體『喜福會』來電,邀請《數位時代》到花蓮玉里山上的部落『領獎』,並參與一個數位機會中心的啟用典禮,因為,一個可愛的讀者,受了《數位時代》的報導的感召,邀集了一群朋友,組成了志工團隊,參與協助喜福會在玉里部落的關懷數位落差行動…
 
除了意外和感動,我們更深受鼓舞,我也決定再次重新思索《數位時代》做為一個媒體的意義和價值何在。於是,我再次和工作夥伴們深入討論,《數位時代》對社會的意義和價值為何?我們在哪些領域和議題可以對社會發揮正面的影響力?做為一個媒體,我們和其他NPO或NGO的差異是甚麼?我們可以提供的獨特價值又是什麼?
 
**成為更像『社會企業』的有機組織**
 
在經過一連串的思索和討論之後,大家終於興奮地訂出了我們的『2008新願』:讓《數位時代》成為一個更像『社會企業』的有機組織,在經營願景上,我們期許自己營運有效率、有成果,對社會有使命、有關懷;在定位上,我們回歸《數位時代》的核心定位,聚焦在M型社會二端的關注,一端是讓社會可以繼續向上提升的『創意、創新與創業精神』的推動,另一端就是『數位落差』的關懷;在實際的行動上,我們除了繼續做好讀者的資訊與知識的平台外,也要『成為NPO/NGO的訊息支援平台』,我們把《數位時代》的平台免費開放給和我們有共同關懷的NPO/NGO使用。透過《數位時代》的雜誌、網站、電子報和活動等多元管道,爲他們傳播行動的訊息、動員所需的資源、媒合所需的志工、紀錄分享行動的成果,也爲這些有共同關懷,但平日各自努力的NPO創造交流和資源整合的機會。我們期許,2008年,《數位時代》可以成為更有意義,也更有價值的媒體平台!
 
不過,決定《數位時代》所作所為是否有意義的關鍵,還是這個媒體平台另一端的『讀者』,也就是看到這篇文章的『您』,是您們多年來對《數位時代》的支持和參與,才成就了這個有機平台的生成和存在。2008年,誠摯盼望您繼續與我們一起,參與、見證、也溫暖變動中的台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