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世界科技100強──美國《商業週刊》授權轉載

2010.05.28 by
數位時代
2008年世界科技100強──美國《商業週刊》授權轉載
 瘋狂的媒體產業裡,幾乎所有新聞報導,在過了一夜之後就顯得陳腐不堪,卻唯獨有篇文章與眾不同。年復一年,它持續吸引了大批網路讀者,甚至比近...

 代表圖示

瘋狂的媒體產業裡,幾乎所有新聞報導,在過了一夜之後就顯得陳腐不堪,卻唯獨有篇文章與眾不同。年復一年,它持續吸引了大批網路讀者,甚至比近期的時事還多。在科技日新月異的今天,此文彷彿凍結了時間,文中的那個年代,YouTube還沒跟大家碰面,而微部落格Twitter也根本還沒問世。

那年是二○○五年,文章則是「部落格將改變你的生意」(Blog Will Change Your Business)。它標示著我們進入一個由下而上傳播、新聞猶如日常對話般的世界。當時許多商界人士,甚至還包括不少《商業週刊》的員工們,認為部落格不過是用來傳播滿心怨懟、惡意中傷、不實謠言的工具。該文中可以一一找出上述觀點。

代表圖示

但在那個對部落格江湖尚無頭緒的狂熱年代,我們寫出了正在發生的重要事情︰只要花上十分鐘建立一個部落格帳戶,任何網路使用者都能成為國際發行人;有的甚至獲得矚目,名利雙收,這樣的情況早已在現實中上演。在新世界裡,想要「控制」資訊的生意人(所以幾乎是每個人),紛紛跳上部落格這輛瘋狂列車。這肯定對原本的媒體生態帶來翻天覆地地變化,同時也成為各個商業領域的新挑戰。

每封電子郵件跟備忘錄都可能被放上部落格;每名員工都有可能公開或非公開地成為公司代表,甚至比整個公關部門的影響力還大。「你的顧客跟對手正在研究著部落格,」我們在文中如此警告著,「抓住時代的潮流,否則被趕上的就是你。」

遵循著自己的建言,當時那篇報導以我們全新的部落格網站Blogspotting.net做結尾。關於部落格的對話,於是在站上持續進行著,直到今日。誰還在意那篇早已老舊過時的文章?沒有人會去讀泛黃的字句。

 

 

不容小覷的Google查閱率 

代表圖示  維基百科全書創辦人吉米‧威爾斯(Jimmy Wales)。到今天,維基(wiki)已成為年輕工作者常用的工具。

沒想到事情沒這麼單純,這篇被歸檔在網站上的文章,持續吸引著讀者與其他網站連結。有些教授甚至納入教材當中,把故事寄給一班又一班的學生們;因此,此文擁有紮實的Google查閱率。只要在搜尋引擎打上「blogs business」,我們的文章就是查詢結果第一位。成千上萬的人仍在搜尋「blogs business」,因為他們迫不及待想了解這個快速前進的產業,他們的關切,讓這篇上古遺文維持了搜尋結果的首位。這簡直就像個無限迴圈︰讀者們要新知,我們卻給舊聞。

怎麼辦?更新舊作是無可避免的。今年初,我們放了些問題在Blogspotting上,問大家有哪些地方該修正?回應大量湧入。於是我們聯絡了過去的受訪者,接觸新的受訪者,並在網路版本上用彈跳視窗及無限制的網路空間,加入各種摘要與解釋來註釋原來的文章。在網路上這樣的作法是可行的,但倘若想放到充滿限制的紙本,我們得做些關鍵性決定。

事情就是這樣,三年前我們寫了大故事,卻忽略了更大的一個;我們強調將部落格視為新出版方式,它將徹底改變傳統紙本經濟體,讓每個人都成為潛在出版者。此事吸引了我們的注意,當然也是因為這個出版業革命,已經開始襲擊媒體重鎮曼哈頓島上的摩天大樓。

但事實上,撇開部落格的重要性不談,實際參與的人數其實不多,或許,正在看這篇報導的你,就沒玩過部落格。根據Forrester Research最近的一篇研究,每個月至少上部落格讀一篇文章的人數,大約僅僅占了全美上網人口的四分之一。

但真正的情形是,部落格不過是網路上所演繹出的自助式工具之一。無數像Facebook跟Myspace等社交網絡提供人們互相認識、交換資訊的新方法;而像Linkedin這樣的網站,則幫助人們打造出重要的工作人脈。應用軟體每周都推陳出新,或許使用部落格的人只是一小撮,但卻有遠勝於此的人口急著想認識新朋友,交換相片音樂,分享各種生活心得。

這些社交聯結器,正在改變全球各地企業的互動模式。數以百萬計的人跟客戶在網路上搏感情,跟對手套情報,查看老闆參加烤肉派對的照片,或者他在海灘上讀哪本書。公司內部原有的界線彷彿逐漸消失,而那些古老的組織圖早被晾在一旁。

代表圖示 Facebook的創辦人馬克.佐克伯(Mark Zuckerberg)。這個社交網站現在部分為微軟所有。 

 

社群媒體比部落格影響更大

 

以傳統的觀點來看,管理高層可能對自己失去主控權這事兒感到惱火。員工們可能在YouTube上浪費好幾個小時,利用社交網絡嘲笑某個同事,或者扒公司的糞。上述種種都是改變帶來的負面結果,無法適應的公司肯定充斥著這些事。

然而失去主控權或許也會有好結果;積極的員工會利用這些工具來開發新生意,或替大型專案組織跨國團隊。其實,公司向上提升或向下墜落的可能性都很大,牽涉其中的網路技術,自二○○五年後更是一日千里,早已跳脫部落格的範疇。所以我們的第一個修改就是把封面標題的「部落格」拿掉,新的名稱是「社群媒體將改變你的生意」(Social Media Will Change Your Business)。

 代表圖示作家和時事評論家安德魯.沙利文(Andrew Sullivan)把他的部落格Daily Dish搬到《大西洋月刊》的網站上。

但即便探討的是這個新題目,思考依舊容易流於窠臼。現在一起來瞧瞧我們起初的構想:有哪個知名企業領導人敞開雙臂擁抱社群媒體?昇陽(Sun Microsystem)的執行長舒瓦茲(Jonathan I. Schwartz)是個部落客。那他接下來打算做啥?還有,IBM為員工創立了自己的社群網絡,「蜂巢」(Beehive),目前有三萬名員工使用著,我們一定得好好採訪他們。

但是,且慢。如果這篇文章打算描寫是新的網際網絡,已經超越了公司組織甚至敲開了他們的圍牆,並且新網路技術早已掙脫主管們的控制,那麼還打給老闆們幹嘛?我們就像多數的企業一樣具有由上而下的本能反應,簡直就像被制約了一般;於是我們重新設定自己。

那麼,要如何接觸到一般使用者呢?我們試著使用Twitter這個眾所矚目的微部落格服務。人們可以用它寄出俳句般的短訊息(最多140個字母)給訂閱妳的Twitter的人。我們兩人各有數百人回應我們的貼文,有的在Twitter,有的在Facebook,甚至有些十分熱中的人是透過手機。

他們是誰?呃!他們就只是平常人;他們沒有透過任何產業或階級的組織,他們只是螢幕上你所看到的那些名字,像我們一樣(stevebaker跟 heatherlgreen)。據估計現在有一百萬人正在使用Twitter,這數字雖小,其中卻包括了不少有影響力的聲音,尤其在科技領域。

有的人利用Twitter得知朋友的早餐吃了些甚麼,或者在梵蒂岡博物館看了些什麼,但他們也可能在上頭得知競爭對手又測試了哪項新技術,或者探聽到對方又獲資金挹注的小道消息。工作與娛樂,同僚與敵手;在這些網絡當中,一切都水乳交融。

 

一百四十個字母的個人履歷 

 代表圖示凱莉.米勒(Kerry Miller)的部落格「消極的激進筆記」(Passive Aggressive Notes)已經造成轟動

我們在Twitter微部落格上發了幾篇問卷(他們稱之為「 tweets」),詢問人們社交媒體如何改變他們的工作。結果回應大量湧入,人們知道了同事在公司裡和公司外的近況。他們看見趨勢、他們彼此接觸、他們學習、有些人甚至賣起東西。

一位在Twitter上署名為Ggroovin的戴爾(Dell)員工告訴我們,戴爾在Twitter的服務,去年已經為它賺進了五十萬美元的新訂單。有人則在Twitter上找到下一份工作。「新的個人履歷只要一百四十個字母,」二十三歲的慕尼(Amanda Mooney)這麼寫道,而他剛找到公關的工作。 

和往常一樣,我們要談談幾位企業領袖,看他們如何運用這種爆炸性的溝通工具?蘭加斯瓦米(J.P.Rangaswami)很適合做個開頭。

他負責英國電信(BT)這個電信巨人的技術部門,並以混合內外部網路的作法著稱。我們在新聞部的電話信箱留言,一天過去,我們開始懷疑是否該試試另一個號碼,直到我們驚覺自己有多愚蠢。

我們可以直接找這個人呀!這就是社交媒體讓你做的事。我們在蘭加斯瓦米的部落格「Confused of Calcutta」上留了訊息,立即就得到了回覆,他正飛往舊金山,不過透過手機,他仍能讓他的Facebook和Twitter保持聯繫。 

幾小時後,蘭加斯瓦米敍述了二○○五年那篇文章之後的變化。他說,溝通要不是傳統的方式,要不就像部落格和維基(wiki)這樣有著滑稽名字的怪玩意兒。英國電信的員工現在被各式各樣的網路工具環繞,他們使用愈來愈多這些工具,特別是當年輕的員工加入這個公司的時候。「新人帶來了新世界的感染力,」他說道。 

超過一萬六千位英國電信的員工在維基上一起工作,使用與維基百科這個任何人都可以刊登或編輯條目的線上百科全書一樣的工具。然而他們團隊合作,不是為了要編輯一部線上百科全書,他們聚集在維基上是為了寫軟體、繪製行動電話基地台的地圖、從事品牌行銷活動,幾乎每個新計畫都會孵出一個維基。

這對全球經濟體來說特別有價值,當歐洲的工程師上床睡覺時,亞洲的工程師可以接手繼續進行。這種從維基上演化來的團隊拆毁了傳統的階級體系:一個實習生也可以修正資深工程師的工作。同時,據蘭加斯瓦米所知,有一萬零五百名英國電信的員工已經加入了Facebook。

 另一種商業溝通平台

代表圖示安卓亞娜.哈芬頓(Arianna Huffington) 從專欄作家變成《哈芬頓郵報》的部落格之星

 英國電信也提供了一個內部社交網。不過就像Facebook和Twitter,除非它吸引了一群人,否則就不會成功。蘭加斯瓦米不能強迫任何人用它,也沒有誘因讓人想去嘗試。聽蘭加斯瓦米形容,他的團隊能做的事就是提供工具,然後觀察。 

有很多東西值得注意。「我們花了好些年在談論茶水間對話的價值,」他說道。「現在我們有能力去真正了解這些關係是什麼,資訊和決策是如何遷徙的。我們看到人們實際上如何工作。」這為什麼重要?公司可以發掘那些自發組成的團隊,然後安排他們進行目標計畫。這能夠準確找出那些傳遞想法的人,而這些人也彌足珍貴,「一個新的超級溝通者階級已經嶄露頭角了,」他這麼說。 

傑出的網路工作者總是有他們的一套方法,來和直屬長官以及其他上司與同事共事,正是他們創造了非正式的網路。現在有了社交媒體,他們就等於擁有了一套快速擴張的工具來拓展關係,甚至用來改變他們所屬的公司。研究機構Forrester Research的夏琳.李(Charlene Li)和喬許.柏諾夫(Josh Bernoff)在他們有關社交媒體的新書《Groundswell》中,詳細列出了Best Buy的例子。

二○○六年,兩位行銷經理為了創建內部的社交網路「Blue Shirt Nation」,週末一同在公司工作。如今這個網路已經成長到擁有超過兩萬名參與者,其中八十五%是業務相關人員。在一個年度人員流動率達六十%的公司,創立者之一蓋瑞.柯林(Gary Koelling)的部落格卻指出,這個團體的人員流動僅有八.五%。

Blue Shirt Nation也獲得了一些成果。在這個網站上的一項宣導活動,幫助說服了四萬名員工簽署四○一(k)退休金帳戶。這種由下而上的方法推動起來,要比經過公司核准流程的提議快得多了。缺點呢?這種新的情況有利於那些加入網路、製造喧嘩,並自我推銷的人士。管理者必須要確定那些較安靜的員工不致出局。 

這種改變在媒體上更為劇烈。我們在二○○五年就預見,主流媒體這些老狗(像我們)必須學習部落格這種新把戲,用來擴展我們的到達率與影響力。我們認為自己正被一群獨立的部落客所包圍,他們每一個人都有獨特的利基。 

 

大型部落格網站帶來的競爭

代表圖示麥克‧阿靈頓(Michael Arrington)。他的部落格涵蓋所有Web 2.0的大小事。

 我們舉史提夫.魯貝爾(Steve Rubel)的例子來說明。他是公關公司的高層,同時也是位部落格傳教者(evangelist),我們在二○○五年特刊的封面拉頁,登了一張整頁的魯貝爾的照片,他站在廣大遼闊的紐約中央車站大廳裡,正在像超人一樣把汗衫從身上扯掉。

魯貝爾的任務是幫助各企業在這個新世界裡進行溝通工作,他用部落格開拓自己的品牌,這種方式還不賴。他持續扮演部落客江湖的強者,而他的名聲讓他得到艾德曼公關事務所( Edelman & Associates) 的職位,掌管數位媒體部門,並得到有著大窗戶可以俯瞰時代廣場街景的辦公室。

不久前的一個早晨,魯貝爾坐在辦公室裡,面對著寬螢幕的蘋果筆記型電腦,他投下一枚爆彈。他不再大量寫部落格文章了,他讓自己最有名的「個體說服力」(Micropersuasion)網站乾枯在那裡,直到終了。以前他曾經一天更新部落格好幾次,甚至已經坐在床上也能更新;而如今我們寫這文章,對他而言卻簡直就是天理不容。

哪裡不一樣了?他說,有兩件重要的事改變了:科技和媒體。在二○○五年,一個擁有部落格、聰明又過度活潑的公關人,確實可以在科技領域領先別人。魯貝爾進一步深究,從那時候開始,擁有支薪員工的大型部落格網站就開始崛起,比如說麥克.阿靈頓(Michael Arrington)的TechChurch和歐姆.邁立克(Om Malik)的GigaOm,而現在他們已成巨人。

有Techmeme和Digg這些網站統整最新熱門新訊,其中大部分來自這些大型部落格網站。這些都是新媒體中的冠軍,而他們完全是在舊媒體排名的體系之外。他們有些可能比某些都會區的日報、甚至是雜誌,還能發揮更大的影響力——當然這點可能還有得爭論。

我們可以上一下technorati搜尋引擎,看看有多少部落格資料是連到TechChurch這個推動矽谷業界合作的主要資源。連結數只是用來計算影響力的方法之一而已,但卻非常關鍵。這個數字是十七萬九百零八個,比連往《商業週刊》網站的還多!

那好,TechChurch和其他這些傢伙受到高度重視,但這值多少?價值衡量是針對社交媒體的熱門質問之一。

安德魯.拜倫(Andrew Baron)是早期影片部落格Rocketboom的創辦人之一。幾個星期前他宣布要在eBay上拍賣自己的Twitter帳號,目前此帳號已有一千三百多個追隨者。所有想要一個馬上就擁有群眾支持和某些有影響力的追隨者的人,都可以加入競標,當然這些追隨者換了新的主權可能不會留下,這也是必須納入計算的風險之一,這項競標很快就衝到五百美元以上。

就在這次競標仍在進行過程中時,有更多的人加入成為拜倫的追隨者(我們也是),好見證這戲劇化的進行式。增加的群眾數,照理說又增加的他Twitter產權的價值。到最後他取消了拍賣,而截至我們寫這篇文章的同時,他的追隨者數已升高到二千三百零九個。

 部落格泡沫何時出現?

 既然我們講的是錢,那就重看一下我們寫過的舊文章中最大膽敢講的斷言,說到部落格泡沫會不會破?「答案很簡單,」我們這們寫過,「不會。」這裡的邏輯是,既然部落格是一種免費又自由的出版,它什麼都有,就是沒有高度資本化企業化。

即便是研發部落格科技的公司如Six Apart和 Technorati 也都只是無足輕重的幾根蔥,由矽谷創投資金中的幾根稻草支撐著。這樣建立在免費勞工和免費軟體上的泡沫,是要怎麼破掉?根本破不了。

但是社交媒體卻一定會面臨危機。自從我們報導之後,各大投資人和企業都非常關注社交網站的潛在利潤,正如拜倫的Twitter信眾暴增,這些網站保證的是人際關係,成千上萬的人際關係。

這種媒體可以讓你發財,或是更貼切的說,他們非得讓你發財不可。過去三年裡各種科技和媒體公司,都不斷地為這些資產投入資金背書,Google砸了十六億五千萬美元買下YouTube,新聞集團(News Corp.)花了五億八千八百萬美元來買MySpace,而微軟(Microsoft)則開了高價買下部分Facebook股權,使整個公司的價值上看一百五十億美元。而在這當中,各個創投公司也全都爭相把錢投資在新起的社交媒體公司上。

對這些公司來說,大部分的商業策略還是模糊的。就算像MySpace這種巨人網站也仍在掙扎著釐清財務。而沒人敢保證網路大眾們的忠誠度會多持久,如果投資者對這些建立在人際關係上的新投機資本失去信心,一切可能瞬間陷入地獄。結果可能有各種形式——強烈震盪華爾街、使不景氣加劇、讓退休金付之東流。

但你知道嗎?第二天我們又會回到部落格和社交網站上,看看彼此的動態、上傳我們做的分析、四處探索風暴中可能存在的機會。

就算這個泡沫泡破掉了,正如我們預期的。社交媒體造成商業和社會轉型的力量還是繼續茁壯。

 

 

從紙本到網路後再回頭:一個因部落格模式所產生的問題

 當我們打算更新二○○五年的封面故事時,開頭只在網站上進行,一切都顯得簡單不過。至少就技術面來說,我們不過在整篇文章中穿插了各式註解與更正,線上讀者只要點擊畫面,彈跳式視窗立即出現。但該怎麼把這套玩意兒搬到紙本上頭呢?最後我們決定重新撰文,再擺上一堆的圖表資料來解釋過去三年來整個社群媒體的轉變。以下整理歸納了我們看到的、沒看到的,以及那些發生的變化。

 

 

我們沒注意到這些…

下面是我們當時遺漏的重要網站與服務

 YouTube

僅僅三年,此站讓線上影音數量暴增,在美國就有六千六百萬次訪客,促成了無數業餘導演及二線演員。

 Twitter

140個字母能讓你說些什麼?這個僅僅兩歲大的微部落格服務公司受,歡迎的程度,讓我們了解到輕薄短小能有多甜蜜(當然可能是無聊),有時甚至是才華洋溢。一起來看看三年後還能不能這麼夯?

 維基百科(Wikipedia)

這個全民參與的百科全書並未出現於當時的文章裡,卻已是社會媒體的典範。過去三年內它的規模迅速成長,已經位居線上最受歡迎網站第七名,同時美國的使用者人數從五百萬增加到五千九百萬。

 Spam Blog

傳送大量訊息來吸引Google的廣告,這種又被稱為splogs的手法在二○○五至二○○六年間大量充斥於部落格空間。目前大約有九○%張貼於部落格的文字屬於此類,幸好大多數都能被有效過濾。

 Facebook及MySpace

三年前寫專題報導時,最紅的社交網站是Friendster,由此可見社群媒體的變化有多快。

 iTunes

沒錯,我們知道這是蘋果推出的音樂服務,但卻沒猜到它會成為播客(Podcast)下載來源的排行榜冠軍。並且播客轉化為傳統廣播而非競爭對手一事,更與我們的預期大相逕庭。

 

  

我們曾說:「主流媒體將會開始看起來像部落格。」

 一點也沒錯。部落格在主流網站上不斷增生,美國《商業週刊》自己的網站上現在就有20個。名人像是安德魯.沙利文(Andrew Sullivan),原來Wonkette部落格的寫手安娜‧瑪莉‧考克斯(Ana Marie Cox),以及《蘋果橘子經濟學》(Freakonomics) 的作者史蒂芬‧杜布納(Stephen Dubner)和史蒂芬‧李維(Steven D. Levitt),他們如今都在為主流刊物寫部落格。 

 

 

連連看:傳統媒體和他們相關的部落格

 

1.《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 

2.《大西洋月刊》(Atlantic Monthly 大西洋月刊 )

3.《時代》雜誌(Time) 

4.時代華納(Time Warner)

 

a) 安德魯.沙利文(Andrew Sullivan)的部落格:政治逆向思考者的觀點 

b) 搞怪經濟學(Freakonomics)部落格:非正統經濟學,帶出熱賣的暢銷書 

c) Swampland:政壇隨筆,偶有諷刺性的短文 

d) TreeHugger:為有罪疚感的消費者提供詳細的環保訊息 

e) TMZ:八卦,令人尷尬的照片,以及紅地毯上的狂妄言行 

 

**反轉的小字體

答案:1b、2a、3d、4c、5c

 

 

部落格越來越多(其中一拖拉庫僵屍)

 

二○○五年春天,搜尋引擎Technorati報告可搜尋到九百萬個部落格。今天的數字呢?七千四百萬個。聽起來很嚇人,但是只有一丁點部落客,在最近兩個月裡張貼過文章。去掉那些沉睡者,整個部落格江湖萎縮至五百二十萬。FeedBlog的執行長凱文‧波頓(Keven Burton)質疑,真正活躍的部落格要來得更少,大概只有二百萬到四百萬。

但不論是那一種情況,都還是遠大於能閱讀的量。實際上根據Forrester Research的研究,美國上網的成年人中,只有四分之一每個月會讀一個部落格。 

 

 

我們曾說:「Dooced:這個詞用來指某人因為寫部落格而丟了工作。」 

 

三年之後,我們不再那麼常聽到那個字了。昇陽電腦(Sun Microsystems)的網路科技負責人提姆‧布雷(Tim Bray)認為我們誇大了風險。「我想,新的故事是大屠殺的消失,」他說,昇陽的部落格增加了四千名員工。「沒有人被開除。沒有人因為部落格而損失了工作權益。」 

 

 

 

 

 

他們如今在哪裡? 

其中有些人是我們二○○五年封面的關鍵人物  

 

巴伯.魯茲(Bob Lutz) 

這位通用汽車(GM)副總裁,於二○○五年為公司開設了FastLane部落格,讓他成為部落格寵兒。他現在的文章較少,而且讀起來更像公關文。 

 

戴夫.雪弗瑞 (Dave Sifry)

我們的預測?雪弗瑞的Technorati部落格搜尋引擎會被搶購。實則不然。相反地,它為規模而掙扎,並被Google超越。雖然雪弗瑞仍然是Technorati的總裁,但去年他已從執行長的位子退了下來。 

 

丹‧吉爾墨(Dan Gillmor) 

這位公民新聞的擁護者無法將他的熱情變成事業。他在加州成立的社群新聞網站Bayosphere從來沒有做起來過。 

 

 

我們曾說:「部落格的泡沫榮景有可能幻滅嗎?答案真的很簡單:不可能。」 

 

嚴格來說,這個答案仍然是成立的。部落格本身代表最少的投資,但是他們並不孤單。他們是社交媒體的一部分,人們把它和YouTube、Facebook 以及對新廣告收入的高度預期連在一起,這泡沫市場有可能破滅,然而,卻依舊不會影響到大部分的部落格。 

 

 

我們曾說:「一個預測:主流媒體將會……大量接管部落格世界的商業延伸活動。」 

 

糟糕!實際上在政治、科技、八卦和媒體,部落格正在大展身手。因著較低的成本以及較大的回響,許多部落格在流量及影響力上和主流媒體不分軒輊,甚至猶有過之。舉例來說: 

 

癮科技(Engadget)

最受歡迎的團隊共同編輯部落格,為二百五十萬讀者不斷更新最新最炫的科技玩意兒。 

 

Huffington Post 

由亞利安娜‧賀芬頓(Arianna Huffington)領軍,這個有著一拖拉庫,將近一千五百位部落客的地方,每個月吸引了超過四百萬位參訪者。政治評論是它的謀生之道。 

 

TechCrunch 

麥克.亞靈頓(Michael Arrington)這位律師,把這個有關科技新秀的網站變成了矽谷的供電所,有著超過五十萬位狂熱的讀者。 

 

Community-Driven Blogs 

記錄了地下戀情、可愛照片以及更新那些不太被傳統媒體報導國際事件。這包括了一堆非常熱門的網站,例如PostSecret、Icanhascheezburger 以及全球之聲(Global Voices)。

 

 沉默的明星部落客就在你身邊

 

我們大部分同事都不知道凱莉.米勒(Kerry Miller)在角落有個部落格,但她主筆的「消極的激進筆記」——專門收集讀者來信中的惡搞塗鴉,已經造成我們努力製造但都達不到的轟動程度,證明了一個好主意可以用自己的力量高飛。他每個月都帶來1300萬人次瀏覽和幾千個讀者留言。3月時,米勒辭去他在本刊的工作,好將她的部落格文章集結出書,也為新的點子而努力。

 

 

終於輪到播客

 

我們解釋過這種鄉土式的收音機廣播型態有多重要,但到今年度這種型態才開始大幅成長。而且依然是由美國國家公共廣播(NPR)等主流專業所主控,而不是由獨立分子推動的革命性媒體。

 

 

社交媒體如何影響你的世界?

 

我們把這個問題放在Twitter和Blogspotting等社交網站上,然後收集回應(限制少於140個字元)回應列舉如下:

Mikemookie:它讓大品牌開始想人們的需要,而不是他們的目標(但並不代表大品牌已經有在做了……)。

Jonathanfields:部落格是大秀的舞台,即時通訊/社交網站是後台出入證,而Twitter/微部落格則是續攤,而重點是觀眾進入的權限。

AmandaMooey:我只是想在你們的Blogsporring文章留言,身為一個即將畢業的大四生,它影響我超……大的,這個時代的履歷表限制字數是140字元。

Ekivemark:市場充滿著各種對話的流動,最棒的對話通常發生在茶水間,Twitter就像是我們的茶水間。

ThomasEriksen:有90%的人都還沒搞懂微部落格的用意是什麼?就好像我們也搞不懂人生一樣。

Jspepper:問題就是現在有很多賣假貨的人橫行。

Unfluff SM:這表示立即性、永遠連線、超強連線的溝通方式。收新聞很棒、危機來時就很混亂,有時候會有知識爆炸的風險。

 

 傑夫.賈維斯(Jeff Jarvis)和安卓亞娜.哈芬頓(Arianna Huffington)兩個大咖部落客,針對舊媒體如何因應面對部落格時代下的現狀,提出以下觀察:

 

**傑夫.賈維斯的Buzz Machine

3年前部落格對商業讀者來說還充滿神秘感,因為它夠新到可以拿來寫一篇封面故事、夠奇特所以需要一些解說。現在部落格和社交媒體不斷被廣泛接受、使用、而且漸漸被認為對媒體、甚至是商業上必需的一環。接下來我想《商業週刊》的讀者會看到的是,社交媒體會漸漸改變其與用戶關係架構的基礎,從提供服務到著重共同合作。

不,我不是說所有產品都要變成合作社出產,但是想要出聲的用戶會這樣做、聰明的企業不但會傾聽,還會將這些資訊用在決策上。這不只是在公關和形象上會有影響,還會影響包括產品設計、行銷、銷售、客服在內的一整個公司。

接下來3年,我敢預測《商業週刊》的封面不會再是部落格和工具,而是建立在社群基礎上的公司。

 

**安卓亞娜.哈芬頓的《哈芬頓郵報》

新媒體記者的成長會是一個綜合體,混合傳統平面媒體最好的部分,和網路帶來最好的部分。我們依稀可以從《紐約時報》等舊媒體和《哈芬頓郵報》等這種新媒體的大小變化中得知。網路對平面的辯論時至今日已經完全過時,就好像在舊酒吧裡面,爭論金吉兒(Ginger)和瑪莉安(Mary Ann)(譯註:此二人皆為美國早期電視明星)誰比較漂亮一樣過時。

現在是2008年,為何不來三方對談呢?傳統媒體都有注意力缺乏症,他們步調停不下來;不願錯失任何題材。而網路記者則是有強迫症,我們對一個故事鑽牛角尖,在我們挖到精髓之前絕不輕言收工、進行下個題材。

在平面和網路媒體之間游移的動力,讓我想到魔鬼終結者裡面的莎拉康納(Sarah Connor)和T-101號機器人。一開始來自未來的訪客(數位),似乎是想殺掉莎拉(平面),但隨著他們增進彼此間的關係,終結者變成了莎拉和她兒子得救的最後希望。現在你幾乎可以聽見數位媒體(這位不知為何有著濃濃的奧地利口音)這樣告訴平面媒體:「想活命的就跟我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