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研發實力,當快閃記憶體的鴻海

2010.05.28 by
數位時代
靠研發實力,當快閃記憶體的鴻海
過去幾年群聯一直在整合小型記憶卡(俗稱大拇哥)的上中下游,包括踏入封測業及系統等,這種「垂直整合」的布局,也讓群聯一直在最競爭的環境之下,保...

過去幾年群聯一直在整合小型記憶卡(俗稱大拇哥)的上中下游,包括踏入封測業及系統等,這種「垂直整合」的布局,也讓群聯一直在最競爭的環境之下,保持最高的成長動力。

群聯的員工很年輕,全公司平均年齡三十歲,三十二歲的馬來西亞華僑潘健成,是群連的總經理。因為擁有紮實的技術,讓東芝(Toshiba)願意投資新台幣一億三千萬元。「我們從大學時就在念快閃記憶體、研究所的論文是Flash在工業電腦裡的應用,業界裡很少有人鑽研的比我們久。」潘健成回憶起一九九三年誤打誤撞填到交通大學電機控制系,靠著每個月在福利社與圖書館打工賺來的三千元,以及每學期第一名的獎學金,就這樣省吃儉用讀到碩士。

在交大時,潘健成的老師一個月給他五千元,要他去幫忙一個快閃記憶體晶片設計的案子。需要錢的他,二話不說馬上答應。之後,老師要他去慧亞(現改名為慧榮科技)上班,他還是沒說一句話,乖乖就跑去。後來慧榮的創辦人之一周邦基拿出新台幣兩千萬元,要潘健成等人負責快閃記憶體控制晶片的設計研發,兩個月後,周邦基因慧亞其他股東有意見,資金籌不出來,加上與經營階層理念不合,他也離開慧亞。

 

 

開發出全台第一支隨身碟

 

因為與慧亞簽訂的離職合約內容,讓他們不能繼續研發SD/MMC控制晶片的技術,但是看好快閃記憶體發展的潘健成,決定自己創業,往USB(通用序列埠)的應用前進。為了省錢,跑去找工業技術研究院育成中心協理張清俊幫忙,將群聯設在育成中心的地下室,並獲得工研院的補助,前後共取得四百萬元。幾個月之後,每天以實驗室為家的他們,開發出全世界第一個USB控制單晶片。

之後群聯更開發出全台灣第一支隨身碟,由於快閃記憶體規格變動快速,因此對於群聯而言,必須盡早找到一個上游夥伴合作。創業不久的潘健成,以群聯十多項的專利為誘因,並以採購東芝快閃記憶體為條件,三次登門拜訪,花了五個月的時間,終於說服東芝掏出新台幣一億三千萬元,成為群聯最大的法人股東,有了東芝的保證,群聯的業績也扶搖直上。

「東芝如果在第一時間投資我們,只要十元,後來他們是以每股一百二十元投資的!」潘健成強調當初真的不被看好,另一方面,潘健成的前東家慧亞在群聯設立的第一年,就發動攻擊,控告群聯侵權,假扣押四千五百萬元。潘健成說,那時候他才二十六歲,準備要結婚,又負債一百多萬,「為不讓公司資產被扣押,我到處去籌錢,還要忙著上法庭,差點活不下去。」

「還好員工都支持我,沒有一個離開,讓我找到撐下去的力量,」潘健成說,撐過挫敗之後,公司將照顧員工視為第一目標,而公司也練就了強健的體質,上下游垂直整合,禁得起未來殺價的戰爭,潘健成認為,任一消費電子產品要大量普及,都必須經過至少一波的大殺價。

 

 

靠研發在混戰中殺出重圍

 

至於目前在最紅的數位相框方面,目前推出系統產品的時間未到,加上該公司並無如廣達等大股東配合,且通路與原產品也不同,因此,在數位相框產品線方面,並不會如大拇哥等產品,提供IC、模組、甚至成品,而是單純賣解決方案,與系統廠客戶策略合作。

「依我的估算,台灣從北到南,大約有四十家公司在做數位相框,」潘健成形容數位相框的激戰。外界預期群聯切入數位相框領域後,預計七、八月開始出貨,每季出貨量至少在五十萬件以上,加上返校潮備貨等效應,二○○七年下半年開始業績表現會如虎添翼。

潘健成認為,群聯具有R&D(研發設計)實力,更有系統整合的能力,未來將朝向ODM的方向發展,並將積極提升晶片的出貨量,他預期群聯未來隨著IC出貨的比重提升,將使群聯在毛利率的表現上,出現較低的波動幅度,「我們希望客戶能在這裡得到One Stop Shopping的解決方案,也就是快閃記憶體產業的鴻海!」潘健成自信地說。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