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技100強- 王傳福~最霸氣的中國科技首富

2010.06.22 by
數位時代
中國科技100強- 王傳福~最霸氣的中國科技首富
就在郭台銘為了頻繁發生的員工跳樓事件,親自從五台山請來高僧祈福的時候,王傳福正在洛杉磯成立美國總部。一年前,郭台銘曾非常忿忿然地指責巴菲特(...

就在郭台銘為了頻繁發生的員工跳樓事件,親自從五台山請來高僧祈福的時候,王傳福正在洛杉磯成立美國總部。一年前,郭台銘曾非常忿忿然地指責巴菲特(Warren Buffett)投資比亞迪一事:「相信時間會證明一切,因為沒有誠信的公司不會長期存在。」事與願違,如今的比亞迪走得比過去一年還要好。
業績證明一切。比亞迪股份去年銷售收入年增四七%,達到人民幣三百九十五億元;另一上市公司比亞迪電子,去年收入約一百一十二億元,年增三一%,今年更同時拿下中國科技一百強及世界科技一百強的榜首。
與比亞迪電子一樣,富士康也有兩個上市公司,一個是集團上市公司鴻海精密,去年合併報表收入為新台幣一.九兆元,比前年同期僅增長○.四%;另一個與比亞迪電子一樣以手機業務為主的上市公司富士康國際,去年財報顯示,其收入為七十二億美元,業績較前一年下滑二二%。
比亞迪的增長,恰好是對富士康的蠶食,因為郭台銘和王傳福所做的事情有很大一部分是重疊的,兩者此消彼長。

此消彼長的恩仇

王傳福一九九五年在深圳創立比亞迪,涉足電池生產。在短短數年間,先後拿下飛利浦(Philips)等廠商的大筆訂單,又與摩托羅拉、諾基亞等手機廠商合作,一舉成為與三洋、索尼比肩而立的全球三大電池供應商之一。即便去年經濟危機,導致比亞迪的電池業務銷售額年減三四%,但其在該領域的領導地位仍不可撼動。
如果王傳福早一點出生,將創業時間提前至郭台銘創立鴻海的一九七四年,那麼他可能就是郭台銘。比亞迪在手機產業的布局和代工模式,與鴻海驚人的相似,當鴻海以連接器等核心零組件逆向整合整個產業鏈時,比亞迪則從手機電池為起點,開始了同樣的逆向整合運動。
王傳福隨後進入的電腦和電子書代工領域,也是郭台銘的優勢產業。以電子書為例,據Digitimes分析師預計,富士康的市場占有率將遠大於六○%,業內認為就像當初從郭台銘手中搶去手機的代工訂單一樣,未來比亞迪也將分食鴻海的電子書訂單。
郭台銘實際上是欣賞王傳福的。兩人的第一次見面,是郭台銘主動邀請王傳福,郭台銘見王傳福的目的很單純:拿下一筆比亞迪的生意,成為其電池塑膠殼的供應商。只是沒想到,王傳福最終成為郭最強勁的對手。

如出一徹的霸氣管理

在郭台銘和王傳福身上,可以找到很多相似的品質。兩人都是工作狂,王一天工作至少十二個小時。兩人都十分簡樸,郭在創業時期從不穿名牌、不坐商務艙,買私人飛機的事情則是後話;王更是勤儉節約,出差一律經濟艙,住宿一律招待所,他還笑稱即便企業做得像富士康那麼大,他也絕不會買私人飛機,除非他想從製造汽車轉向製造飛機。
兩人都很霸氣並有點獨裁,郭常常標榜自己是「獨裁為公」的領導者,他認為「民主是種氣氛,領袖應該帶著霸氣」。儘管與郭的聲色俱厲相比,王傳福在外表上要顯得溫和綿軟,但在王身上也充分體現出「民主是最沒效率的做事方式」。王傳福規定集團下所有事業部的總經理直接向他彙報,也就是說複雜的過程只依賴一個人的大腦。
比亞迪和富士康無疑都是成功的企業。在所有相似的構造條件下,形成了一個最大的共同理念:低成本獲取利潤,這也是中國代工業的本質。但富士康已經度過了高速發展期,而比亞迪正好適合這個時代的變遷。
郭台銘有一個著名的「全球成本競爭」概念,也就是「社會成本+國家成本+公司行銷成本」的競爭。所以郭台銘在一九九八年將鴻海拉到了中國,那裡各項費用都低,而政策又優惠。至今郭台銘仍在沿著這條低成本的道路前進,比如沿海勞動力成本提升了,郭台銘就把工廠從東邊移向西邊的重慶,繼續享受低成本、高政策。

追求低成本的管理思維

王傳福似乎不屑這麼做。比如富士康到外地出差的員工,回來報銷時要求把每一張發票都填清明細,甚至要註明起始點和終點。比亞迪沒有這種規定,王傳福覺得這樣做有些太苛刻。
在王傳福心裡,從大處著手降低成本,比和員工一分一厘地計較這些更有效。在比亞迪沒有全自動化的流水線,生產線上全部是自己開發的半自動化設備。他把每一道工序分解成若干個工位,由廉價的熟練工人和他們手上價值只有幾元的夾具完成。
郭台銘卻恰恰相反,他對自動化設備情有獨鍾,只要有錢他就去買最先進的設備,他甚至將機器人應用到生產線上。但是在簡陋的生產環境中,比亞迪生產出比索尼、三洋便宜一五%的手機電池,比富士康低二○%成本的手機。「光是設備,我們的成本就比他們節省四○%,」王傳福對此頗感自豪,並這種模式延續至汽車業。
自己做設備的方式,被王傳福稱之為垂直整合中的「前向整合」。而向產業鏈中其他零組件環節整合的方式,則是「後向整合」(即逆向整合),比如比亞迪提高手機代工「一站式」服務,包括提供零組件、組裝,甚至整機設計。在即將大規模推出的太陽能電池,比亞迪也將應用這種垂直整合方式。王傳福表示,雖然產品的毛利率低一點,但公司整體毛利率並不低,「用這種方法可將多晶矽的成本從三十五美元降到十五美元。」
王傳福一九九○年畢業於中國北京有色金屬研究總院,主修冶金物理化學,獲碩士學位。他的手下說,在王傳福面前誰也不敢稱自己是技術專家。他對電池技術有著自己的鑽研和熱愛,這是他的看家本領。
縱觀比亞迪涉足的所有業務,都是由電池延伸而來。電池到手機到電腦,做汽車業也是因為王傳福想實現自己電動車的夢。比亞迪將在洛杉磯設立北美總部,就是是為了純電動車E6的銷售做準備。
帶著對電池技術的熱愛,王傳福還要做太陽能電池。「太陽能計畫」是王傳福未來五年內的三個夢想之一,另外兩個是儲能電站和電動車。他覺得自己有信心、有能力實現夢想,因為比亞迪有著獨特的低成本模式,還有自己的技術能力。
相較於王傳福不遺餘力地打造「比亞迪」這個品牌,郭台銘至今沒有找到品牌的落腳地,去年曾開出「萬馬奔騰計畫」,試圖從零售終端打通品牌,但至今為止還沒看到這樣的門市。
鴻海或者富士康,難道一直是代工業的代名詞嗎?它所承載的產品和夢想究竟是什麼?當中國大陸不再具備強大的製造優勢,即將把製造產業轉移到其他國家之後,郭台銘將靠何獲利?他以生產連接器起家,可是這個小小的連接器能連接多大的夢想?
相較之下,郭台銘像是一個開疆拓土的開國將軍,而現在這個時代需要的是擁有產品夢想的理想人士,例如蘋果的賈伯斯。王傳福也是這樣的人,他迎合了時代的需求。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