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級生職場真情告白

2006.08.01 by
數位時代
6年級生職場真情告白
愛自由的新銳導演--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姓名:盧泓 ●年紀:27歲 ●職業:娛樂產業(電影、廣告、音樂) ●工作時間:1年半 ●換...

愛自由的新銳導演--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姓名:盧泓
●年紀:27歲
●職業:娛樂產業(電影、廣告、音樂)
●工作時間:1年半
●換過幾個工作:0

我的個性不喜歡受拘束,最希望能夠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賺到名聲和錢。我喜歡嘗試新鮮事,也因此現在這份導演的工作特別如魚得水。工作時,我常常會因為案子不同而有新的學習機會,對我來說,「選擇」就是我工作上最重要的課題,也就是如何在有限的時間裡,選擇對我的成長與學習最有幫助的案子。
從我拿起DV開始學習拍攝到現在,也不過3年,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擁有現在的工作機會,除了機運之外,我覺得這也是我一路上用心選擇的結果。
「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是我的個性上優勢,卻也是我現實上的弱勢。因為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所以我很挑案子。然而我也常面臨沒案子可接,或合作的對象較少的問題。不過,我倒是十分看得開,因為我覺得這其實也是一種選擇,端看你願不願意空出時間來等待機會。
對於未來,我希望可以獲得足夠的資金拍出兼顧商業與藝術的片子,也會往跨國工作者的目標努力,因為唯有如此,才能夠一直遇到新的人與環境,給我更多學習機會。(整理=何宛芳)

不再茫然的「老」學生--不愁前路無知己

姓名:高宏銘
●年紀:30歲
●職業:學生(台灣大學商學研究所)
●工作時間:半年
●換過幾個工作:2

我和大多數相同世代的人們有些不同,畢竟一個快滿30歲人卻還在學校念書是很少見的。回想起在大學念書的那段歲月,對未來有著無限的期許,也有著些許的迷惘。就在這種複雜的情緒下畢了業,入伍服役,快退伍時驚覺自己對未來十分茫然。
好在無數次獨坐西子灣畔,看著浪花湧起又消逝,漸漸確定自己的下一個目標,就是要成為一位法律專業人士。在跌跌撞撞下,我完成法律學位,也通過律師和司法官考試。回想五年多前在西子灣畔的自己,那時如果告訴別人我要當一位律師,一定沒人相信,可是我現在已經在律師事務所實習了。
人生就是這麼奇妙!會走進商學與企管的世界也是充滿了偶然。現在我一邊當實習律師,一邊在商研所攻讀MBA。30歲後的我會走向何處?我也不知道,可是卻已經不再焦慮,或許這就是成長吧!
不管未來要如何開創自己的人生,我只告訴自己,絕對不要忘記詩人高適的詩:「千里黃雲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整理=童儀展)

超有正義感的俠女--大家都不照老師教的來

姓名:吳玉鈴
●年紀:31歲
●職業:待業中
●工作時間:8年半
●換過幾個工作:4

我進入職場後的最大感慨,是發現學校教的派不上用場,而社會所需的,學校卻沒有教。更奇怪的是,職場上大家都不太照老師教的做。比如學校老師說,做人要謙虛、有禮貌,但是職場上總有人投機取巧,總有些破壞份子不按學校教的規則來。也許有人會覺得,做事情變通沒什麼不好,可是如果連基礎良善的心都沒有了,那麼賺再多的錢,又有什麼用呢?
六年級前半段的人,還傳承到四、五年級生的職場倫理,可是後段班卻比較像草莓族,他們不care職場倫理,只重視職場表現,毫無章法可言。處於這種世代間的矛盾與衝擊下,夾在中間的六年級前段班,應該是很大的困擾。這種衝擊,遠比當初四、五年級生在帶我們時更嚴重。
處理人的問題,是我職場最大的困擾。我自己的深刻體會是,「老闆永遠是對的,當你覺得老闆不對的時候,就是你該走了。」
職場或人生必修的學分是如何讓「忠言順耳」,這也是我未來自許與學習的目標。雖然學校沒有教,但我想,我必須該要學會與人相處的應對進退之道。(整理=王志鈞)

熱愛音樂的新鮮人-- 這代人的生活其實很苦

姓名:朱心瑩
●年齡:31歲
●職業:音樂器材業
●工作時間:2年
●換過幾個工作:5

我非常熱愛音樂與戲劇,學生時代就玩樂團、搞劇場,出了社會後,我參加實驗性劇團,和朋友組地下樂團在餐廳駐唱。過了兩年,別的同學都找到正常的工作,我卻像打零工四處遊蕩。
像我念外文系,可以去做秘書,甚至當老師,但是我很不喜歡上班族日子,所以我一直逃避應徵相關工作。可是隨著年紀愈大,玩樂團與劇場的朋友漸漸散了,那時我才開始面對我自己。
一開始我去大賣場的公司做特助,但無法適應職場文化,不到3個月就離職了。中間又換過動畫公司的業務、美術設計公司等,但我一直找不到我要的。現在的公司是賣音樂器材的,與我當初熱愛音樂的興趣還算有些許關聯。
我覺得六年級這代的人,其實生活得很苦、很茫然。就拿學歷來講,以前五年級念完大學就可以找到好工作,但是六年級這代卻是碩士滿街跑,再加上社會轉變太多,我們面臨的壓力是一種無法安身立命的感覺。如果你問我對自己或對未來世界的期待,我只想說:「讓我們都可以生活的easy一點。」(整理=薛怡青)

有創意的菜鳥律師 --期待能為司法界做些改變

姓名:鄭佑祥
●年紀:27歲
●職業:律師
●工作時間:0.5年
●換過幾個工作:0

我在研究所第二年考上律師執照,因此當兵時是以替代役在台北地院做公設辯護人的工作,會接觸到社會陰暗層面,又得到認真的前輩指導,對我後來的工作態度影響很大。
一般律師的工作量都是很重的,平均一個人手上同時有三、四十件案子。因為每周有六件案子要開庭,幾乎剛開完庭馬上就得準備下一件,如果比較不放心的當事人又一直找你開會,時間根本不夠用。系上學長姐或同學沒有考上律師的人,有的在做法務,有的在討債公司或信用卡催繳部門上班,同時還得補習準備律師考試,比我還辛苦。
六年級生的優點應該是衝勁與創意吧,例如寫狀子的切入角度就比較活;缺點就是經驗不足,像我就還在學習如何快速與當事人建立信任。老實說,律師的工作比較像商人,業界又面臨過度競爭的問題。我比較想專注於法律服務,因此有考司法官的計畫,希望能從事法官或檢察官工作。雖然社會大眾對於司法界印象不好,而且公職人員面臨很多誘惑與政治力的干擾,但還是期待自己能做些改變囉。(整理=賴珍琳)

愛飆網的新娘秘書--善用網路彌補經驗不足

姓名:戴佩儀
●年紀:30歲
●職業:新娘秘書兼婚紗造型講師
●工作時間:2年
●換過幾個工作:1

我曾在金融業工作,但畢業之後,我先在有台北市「婚紗街」之稱的中山北路婚紗公司服務。因為金融業生態改變,我也得出去跑業務,而且工作時間也變得不穩定,所以後來決定跳出來當蘇活族(soho),現在身兼「新娘秘書」。
拜網路發達之賜,「新娘秘書」這類的蘇活族工作才能興起。像我曾被年代新聞以「新婚秘書達人」的身分訪問過,媒體也是透過網路找上我的。
我們這行業大都靠口碑。但對於想要跳出來創業的年輕造型師來說,最先要面對的問題就是如何找客源?因為我喜歡飆網,我觀察到網路對人們生活習慣的改變,上網已變成民眾快速解決問題的答案,所以花很少的錢找網路公司幫我建立「幸福魔髮屋」的個人網站,這讓我解決了客源的問題。
網路可以提供給客人準確性高且更完整的資訊,更可以讓我隨時更新作品集,提供給客戶參考,所以我不會被變化快速的時尚行業給淘汰。我覺得六年級生這一個世代,最大的優勢是運用網路的能力,沒有經驗的人,一樣可以靠網路多涉獵專業知識。(整理=陳宏霖)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