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與商業,兩者並無分別

2006.06.01 by
數位時代
藝術與商業,兩者並無分別
Q:琉璃工房在中國經營了10年,是否遇到很多隔閡? 張毅回答(以下簡稱「張」):1996年我們剛來中國發展,我們要求工作伙伴都要互相問好,...

Q:琉璃工房在中國經營了10年,是否遇到很多隔閡?
張毅回答(以下簡稱「張」):1996年我們剛來中國發展,我們要求工作伙伴都要互相問好,這樣的事表面上容易,實際上困難。有人會質疑說:「為什麼我要跟別人問好?」經過不停地提醒,工作伙伴們才打破個人主義與冷漠,慢慢地開始會低著頭說「你好」,久了以後,這件事就變得自然了。另外,我要求台灣籍的員工,不要對這邊的員工用「你們」、「我們」、「他們」這些詞彙來分別。
楊惠姍回答(以下簡稱「楊」):即便是一個為琉璃博物館監工的工作伙伴,我都會要求他多去看精緻的東西,才能把工作做好。鼓勵他們多看多聽,即便是逛街也有幫助,因為只要是創意都是相通的。例如現在時裝的剪裁、設計概念都與過去不同,讓生活中充滿這些東西,才會有自己的方向。

Q:現今的台灣也在大力推廣文化創意產業,兩位認為要從事文化創意產業,需要具備什麼基礎?
楊:做文化創意產業很辛苦,它是全面性的。產品本身僅是一個載體,文化卻應該有一種背後的、大的概念呈現,這就複雜了。如果一個店是在賣玻璃器皿,那就是玻璃器皿店;但若要說這家店賣的是文化產品,那就得鉅細靡遺,包括服務者的言行舉止、公司理念、整體氣氛都有意義。

Q:台灣產業常常要擔心如何面對中國以低成本、大量傾銷所產生的威脅,文化創意產業也不例外。兩位如何看待中國?
張:看到景泰藍、鼻煙壺在中國的發展,給我們很大的警惕。1992年我們聽說河北橫水有很多鼻煙壺工廠,出產很好的玻璃原料,跑去看卻嚇傻了。他們把上好的原料做成模型挖空,讓百來個年輕女孩以隨手從日曆上撕下的圖案,用精細的工夫做內畫,10塊錢人民幣一個。愛瑪仕一個景泰藍小鐲子賣3,800元人民幣,但景泰藍的技術難度到底有多高?我們親眼看見在中國3個倉庫堆滿了貨品,2萬元人民幣就都可以帶走。這是什麼文化產業!我們的出發點就是「創作有益人心的作品」,這就是美的。再冷酷的人,內心也有空虛的感覺,需要感受關於歷史與正面的人心價值。

Q:琉璃工房如何平衡藝術的理想與商業的考量?
張:我過去總以為這兩件事是得平衡的,但現在我發現這是同一件事。所謂的商業性是想要更多的利潤,若能讓更多人認同我們的作品,讓我們繼續做下去,兩者就沒有分別。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