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眼光短到不能再短!

2006.07.15 by
數位時代
台灣的眼光短到不能再短!
台灣近視人口占總人口比例世界第一,大學生9成以上戴眼鏡,高於日本的八成以及美國的不到3成。近視人口中19%是高度近視,比例也高居世界第一。要...

台灣近視人口占總人口比例世界第一,大學生9成以上戴眼鏡,高於日本的八成以及美國的不到3成。近視人口中19%是高度近視,比例也高居世界第一。要證明台灣人目光短淺,還不只近視率一項指標。
先看金融市場,舉凡稍具規模的經濟體,很少像台灣一樣沒有成熟的債券市場。因為要建立債券市場,必須要是長期的利率包括現在利率以及對未來短期利率的看法,以形成一條合理的殖利率曲線。然而由於台灣的債券市場沒有超過3年眼界,游資全部擠在短期市場,才會頻頻創下各項全球利率最低的紀錄。
3年不算太短?再看看,台灣有全球壽命最短的房屋貸款,目前房屋貸款平均年限不到3年,也就是通常每個人不到3年就會換一家銀行貸款,也就是房屋貸款週轉率比國際基金公司的股票週轉率還快。
金融市場的短視,和一般人的生活大有關係,當壽險公司提供保戶長期保單時,如果金融市場上沒有一條合理的殖利率曲線,也就是沒有成熟的債券市場,不是保戶要多繳保費,就是人壽保險公司要賠本,因此去年ING集團半年報出爐時,表示在「假設最壞環境」下,總部必須為台灣ING安泰人壽提列責任準備金28億至33億歐元,換算新台幣最高將達1320億元,消息披露時震驚市場,除了安泰人壽當年賣給客戶的保單利率太高之外,台灣沒有健全的債券市場也是主因。
台灣的政治也是短視的,台灣本來就有全球最短的國會議員任期,執政部門又看得更短,於是台灣第一條完工的捷運線,當年採取與其他線截然不同的系統,原因之一就在於希望早日完工讓現任者剪綵。也因此馬路常常挖了又補,補了又挖,因為建設馬上看得到,但台灣的下水道普及率卻在全球52個主要國家中排第49名,因為主政者視野只到任期結束。
因為近來政府及國營事業人事汰換過快,主政者的視野更是短到連任結束也看不到。例如某些金融機構負責人,甫上任就以超低利率衝短期業績,不考慮倒帳風險,因此業績節節高升,官位也節節高升,從總經理到董事長到部次長,不但留下三、五年內就會浮現的呆帳,也重創了整個金融市場。
即使不為任期逼迫,也可能因為意識型態等理由而視野短淺,例如政府要求投資大陸的基金在台灣下架,卻不知目前國際資金流通自由,禁令的效果不到一個月,投資人紛紛到大陸直接開戶,結果只有更糟,因為資本因此正式流出台灣的金融體系之外。
或許權要女婿斂財之道,最能顯示台灣社會的目光短淺,絲毫不加遮掩的方式,顯示他缺乏長線的眼光,無法判斷出所仰賴的勢力在未來數年內終將消退。
台灣式的短線經營,終究會帶來災難。更慘的是,如果主政者持續「看報治國」,純粹以「社會觀感」等如流水般變換的民意為施政指標,台灣的短視,將會短到只有一天,頂多撐到第二天報紙出刊前。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