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擔風險,就是最大風險

2006.08.15 by
數位時代
不擔風險,就是最大風險
10年前,我是入行才3年的年輕記者,有一回採訪一位外商總經理,對方相當年輕,英語流利,專業知識豐富,讓我印象深刻。採訪結束後,我們又聊了一會...

10年前,我是入行才3年的年輕記者,有一回採訪一位外商總經理,對方相當年輕,英語流利,專業知識豐富,讓我印象深刻。採訪結束後,我們又聊了一會兒,才發現他和我同一個大學同一個系畢業,是大我整整10屆的學長。
他能在三十多歲當上外商總經理,除了本身條件,敢冒險也是一個因素。他原本在一家待遇不錯的軟體公司,但是看到網路設備業將冒出頭,便賭了一把跳出來,正好那時有一堆外商網絡設備公司到台灣設點,他因此當上總經理。不少資歷比他好、年紀比他長的人,因為心存觀望,也就錯過了。

勇於押注,才能贏得超額利潤

之後,這位學長輾轉換了不少公司,膽子愈來愈大,甚至曾到一家還未上市的新公司,就賭那家公司會上市。「人生沒幾次機會,事後後悔沒有用,」在履新前,他約我在台北一家咖啡店見面,很興奮地說起即將展開的新冒險之旅。
他從來沒創過業,但總是把自己的生涯當籌碼,押注那些處於創業階段的公司或個人,求取盡可能的最大回報。他勤於做功課,而且敢行動,命中率一直很高。
兩個月後,那家公司在那斯達克上市,旋即被另一家大公司買下,這位學長也跟著進了這家大公司,被派到北京。豐厚的股票利益,讓他賺到足夠退休的錢,但他的冒險指數也跟著急遽下降。
上個月,我到北京參加活動,晚上約了他出來吃飯。他目前所待的外商公司,剛經歷一波人事大改組,他很可能飯碗不保。這讓他很沮喪,過去一向是他把公司開除掉,從來沒有他被公司開除的經驗。我再仔細問,為什麼如此捨不得這份工作,才明白公司幫他付高額房租和兩個小孩讀國際學校的學費。
我建議他,不妨試試國內公司,他們能提供的待遇也不錯,但他完全不考慮,因為已習慣外商的工作方式,要重頭適應國內公司的做事方式太累。至於改去其他的外商公司呢?也有機會,但因為這就算是當地雇用,所以公司不會再負擔房租和小孩的教育費,這讓他很煩惱。那晚在餐桌上,10年前意氣風發的自信沒有了,留下的只是一個想保有工作的焦慮中年男子。
人生往往如此,當我們覺得所有風險都排除,可以高枕無憂時,其實正是最大的風險,因為承受風險的能力已經不在了。
最近,我在上海協助一家公司創業,也幫忙面談合適人選,得到的答覆卻多為否定。「這是新公司,誰知道能開多久?」、「等你們先開始一陣子,再過來看看」,被人拒絕不是頭一回,訝異的是這些人年紀和我差不多或小很多。他們選擇不承擔風險,卻可能面臨更大風險。我完全不擔心這家公司,卻開始為這些人擔心。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