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研院育成台廠40載,產業大老談創新也談變革的勇氣

2013.06.10 by
劉建宏
工研院育成台廠40載,產業大老談創新也談變革的勇氣
四十年來,台灣經歷了許多不同階段的經濟發展,勞力密集、資本密集、技術密集、創新密集,在不斷蛻變與轉型的過程中,工研院在驅動台灣各產業發展上扮...

四十年來,台灣經歷了許多不同階段的經濟發展,勞力密集、資本密集、技術密集、創新密集,在不斷蛻變與轉型的過程中,工研院在驅動台灣各產業發展上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也培育了無數產業人才。

近日,工研院特地將歷年來協助企業轉型、升級、再進化的經驗,收錄40個精采案例,集結為《跨產業談創新:從變局到新局》一書,並邀請台中精機總經理黃明和、碩禾電子材料董事長陳繼仁、工研院董事長蔡清彥、台泥董事長辜成允、晶元光電董事長李秉傑、鐿鈦科技董事長蔡永芳、全家便利商店協理蕭大誠等產業代表舉行新書發表會。

我們都需要突圍的勇氣

工研院董事長蔡清彥一開場便有感而發地表示,從1973年工研院一成立的時候就在想如何幫助產業界,「以前還送這些博士們去海外學技術,一開始是成立聯電、後來有台積電、世界先進,慢慢地我們逐漸從科技產業延伸,再把台灣更多產業納進來。」

綜看現在40年後,台灣電子產業如何轉型?蔡清彥認為,前瞻研發且進行跨領域合作很重要,「過去是研發後再技轉,這樣的模式已經太慢了,例如工研院現在於研發階段,便密集與產業界連結,同時將研發、商轉、量產的速度提前,甚至過程中也扶植許多新創公司成立。」

台泥董事長辜成允則表示,「雖然台泥是很傳統的水泥業,但我們把環保能源變成公司的長期戰略,而台泥也在工研院協助下,進軍綠能電池產業,或是將生產過程中的廢熱發電、將二氧化碳與水泥製程結合利用碳補捉節省能耗。」

他認為,工研院有人才、資金與時間,也有很多科專技畫,「像台泥這麼老的傳統產業都能與工研院合作,我相信有更多的新創企業也可以與工研院合作。」辜成允觀察,一間公司其實可用跨產業的知識和技術去整合出完全創新的商業模式,並不一定要全部都是自己來做。

研發能量開枝散葉

全球第一大LED磊晶廠晶元光電董事長李秉傑指出,「真正的創新是要有意義的創新,這要對大家有影響的,首先,對產業對客戶有影響,先去想終端客戶有哪些問題,先用一個方式去解決這些問題。」

(圖說:晶電董事長李秉傑表示,今年LED整體產業Q2會比Q1好3成,接下來連續三個月已看到明顯的拉貨力道和需求,而晶電今年底前也預計規畫總產能將增加25%。攝影/劉建宏)

舉例來說,LED科技產業現在要與傳統照明的人合作,但他們對半導體不懂,晶電的解決方案是,讓這燈具廠只要把燈絲換成LED線就好,解決他們在應用和使用上的困難,同時也擴大了LED在市場上的滲透率。

李秉傑認為,台灣著重分工,但這樣還不夠,要看整個產業鏈,不能都只解決了短暫的差異化就滿足,對一間剛創業的公司來說,一定要從長期來看,把未來的輪廓先畫出來,就會先決定你現在的思維要怎麼去做,一個系統性的布局,先鎖定未來可能型態,當然口袋也要深,仍得要有一些資金做後盾。

他回憶,當年晶電團隊剛從工研院出來,他們這群人只會做研究,於是就被先關在工研院的育成中心待了一年好好上課,被教一教,先閉關練練功再說,當時李秉傑的全心全力都在想量產和蓋工廠,但等工廠蓋完可能產業變動已經很不一樣了,工研院則提供了許多技術、市場策略的輔助。

「以前我們做紅、黃、藍光,但不會做綠色,綠光就交給工研院,我們策略規畫最初也做得不好,當時可能覺得夠,但後來包括紅、橙、黃綠藍所有的可見光顏色我們都會做,現在產能是全球第一大。」

產業育成最佳推手

太陽能導電漿龍頭廠,碩禾董事長陳繼仁則是早年出身工研院材料所,他1989年進入工研院,一開始從事磁性材料的開發,經過二、三年歷練接了新實驗室的主任,不僅跑客戶、了解客戶、也提供技術和售後服務給客戶。

碩禾原本是屬於母集團光碟片大廠國碩旗下的公司,「我記得以前我剛開始創業時,接的是一些光儲存媒體和被動元件的專案,選擇最上游最冷門的東西來做,就是被動元件裡要用到漿料,雖然當時是用在不同的領域,但這提供了我在第二次創業時很好的想法。」

因為過去的經歷,讓陳繼仁有了更多創業想法和市場經驗,自此國碩有了好的開始,碩禾電子材料分割獨立上市後,不僅成了太陽股的獲利王,股價也是不斷飆高,當年更創下,公司成立時間最短就上市掛牌的企業,這才讓大家知道原來有漿料這種東西。

他鼓勵不論是現正在創業,或未來有計畫創業的人,「跨領域的技術整合很重要,因為能協助我們開發出不一樣的想法,而另一個則是技術+服務的整合,要把很多服務的概念加進來,而不是只有單一的技術為主而已,但前提是,你仍必須以技術為基礎,但之後要想辦法以服務為導向,這絕對是未來台灣在產業發展上要去思考的地方。」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