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推理小說搞懂經濟學

2006.04.01 by
數位時代
讀推理小說搞懂經濟學
兩個人生活在一起,有一些情況總是無解,挺煩人的,比如他總是記不得我託付的事,我得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到最後威脅、恐嚇等招式盡出,卻還是常常...

兩個人生活在一起,有一些情況總是無解,挺煩人的,比如他總是記不得我託付的事,我得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到最後威脅、恐嚇等招式盡出,卻還是常常誤事。有次氣到不行,我詛咒似地撂下狠話:「這點小事都辦不好,還想做什麼大事!」奇怪的是,他自己的事他卻從來沒有閃失過,而且做得還不錯,可見我這論點是有問題的,只能自己生悶氣。
最近我終於明白這是什麼道理,也比較能釋懷,簡單說,就是「機會成本」的概念。我的事耽擱了,充其量被臭罵一頓,反正老夫老妻這麼多年也不少這一次。但是他的研究計畫可不能有一絲差池,學術聲譽、評鑑升等,這可是一輩子的賭注。換句話說,惹我生氣所必須付出的「成本」,遠遠低於耽誤研究工作所需承擔的「後果」,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優先順序就很清楚了。
早知道可以這樣想事情,就不用心裡犯嘀咕,白白浪費許多美好的光陰,畢竟我關心他的生涯前途遠勝於我那些無謂的「小事」。
這觀念的轉變來自於我最近讀的一本推理小說(致命的均衡),故事是關於一個哈佛大學年輕教授因為升等被駁回而自殺,之後校園陸續發生離奇命案,死的都是教評會的成員,種種線索指向年輕教授的未婚妻,因愛生恨而出毒手。這本推理小說有趣的地方,在於故事中扮演偵探角色的是一位經濟學教授,他從「機會成本」的概念出發,對於人類之間所有感情的難題,他都可以用經濟學的原理來分析,看他抽絲剝繭,推敲故事中人物的行為動機,讓我對搞懂經濟學又重燃信心。 一談到經濟學,大多數人想到的就是貨幣、稅率、投資等複雜的概念和專有名詞,不由得頭痛了起來,所以經濟學又被稱做「憂鬱的科學」。但是,經濟學其實可以運用在許多有趣的主題上,因為說到底,經濟學處理的就是解釋「人類如何得到他們的所需」,生活中看似錯綜複雜的事,只要從「誘因」的角度稍稍往下挖,再從遠處想,很多事情便昭然若揭。去年在美國出版、至今仍熱賣的(Freakonomics)甫由大塊文化出版,中譯書名(蘋果橘子經濟學),以及前文提到的史匹曼教授經濟學推理系列,都可以讓人以輕鬆有趣的角度理解經濟力量如何影響世界的運作。 被尊稱為現代經濟學之父的亞當.斯密原本致力成為道德家,但在那資本主義剛萌芽的年代,深感這股新興力量將對人類社會帶來巨大的變革,他最後成為一位經濟學家,提出個體「自利」的本能猶如一隻「看不見的手」,主導市場運作。「道德」是人類想像中理想社會運作的方式,但是真實世界的運轉靠的是經濟學,任何人任何時候,有意識或無意識的,都在精密運算對自己最有利的情況。 然而,個人從自利角度出發的算計結果對整體往往不見得是最好的,此即諾貝爾經濟學得主納許所提出的「囚犯困境」,賽局理論的重要性與應用之廣便是奠基於此,如何獲致所有人的最大利益才是最重要的,也就是「計利當計天下利」。 實不相瞞,我曾經算計過,如何在兩人生活裡徹底貫徹我的意志,但考量他做為一個社會科學家,懷抱遠大的理想和不絕的熱情,為大局著想,唉,還是算了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