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賽車特殊文化

2006.05.01 by
數位時代
歐洲賽車特殊文化
牧場俱樂部(Paddock Club)是歐洲賽車世界裡相當特殊的文化,專門提供頂級貴族的看車享受。百年前熱愛追求速度的歐洲貴族,從賽馬一路玩...

牧場俱樂部(Paddock Club)是歐洲賽車世界裡相當特殊的文化,專門提供頂級貴族的看車享受。百年前熱愛追求速度的歐洲貴族,從賽馬一路玩到賽車運動,因此在早期的賽車年代,那些拖運賽車的馬車、卡車等,就停在車隊維修區後方,這個區域因此被慣稱為Paddock(牧場)。而位於賽車車隊維修區上方的二樓,讓貴族們近距離欣賞賽車的頂級包廂,就稱為Paddock Club。這個有喝不完香檳紅酒,以及樓下F1賽車引擎一發動,整個地板都會震動的地方,現在更演變為賽車手與贊助商,或是贊助商彼此之間的聯誼場合。 儘管Paddock Club的門票有對外公開銷售,但一般看賽車的觀眾,通常買不起一張要價約13萬新台幣的票。但在亞伯特公園賽車場這種臨時場地,有個好處就是管制並不太嚴格,所以熟門熟路的澳洲車迷,都懂得「摸」到Paddock Club入口前,等著崇拜的英雄車手進出,趁機照相或要求簽名。其實在賽車場上,若能要到明星車手的簽名,可是最不虛此行的收穫。像車神舒馬克都是一出來,跟群眾揮揮手便駕著他的Maserati跑車離開。不過,像Williams車隊的澳洲本地車手韋伯(Mark Weber),就會很大方走到鄉親父老面前簽名合照,運氣好的話,如果可以跟車手拍張紀念照,那可真的不虛此行了。 到墨爾本除了看賽車, 還能逛哪裡? 與其他F1城市很不一樣,墨爾本在F1比賽期間,只要走出亞伯特公園,就很難在市區裡感受到太強的速度氣氛,這個城市的寧靜秩序清晰到有點讓人覺得理所當然。趁著緊張的賽車空檔,一定要好好在這個到處是公園的城市,享受難得的自在。 走在格局長得有點像英國國旗的Fitzroy Garden公園內,享受墨爾本式的悠閒時,一定不能錯過公園中央,那棟不起眼的小房子──「虎克船長之屋」(Captain Cook's Cottage)。雖然連花園在內,整個小屋面積僅百坪左右,但卻是全澳洲最有名的景點之一。因為在英國的歷史上,澳洲這塊大陸,是虎克船長(第一個踏上這塊土地的英國人)在1770年,為了證明地球應有個南方大陸的理論所發現。 墨爾本Fitzroy Garden的「虎克船長之屋」是從船長英國北部約克郡故區,一磚一瓦完整拆下後的真實重建。 花了約80元新台幣門票,進入虎克船長的故居,赫然發現所有的家具都相當袖珍,顯然這位大航海家並不勇猛威武,從床的尺寸看來,身高甚至不會超過170公分,儉樸的陳設彷彿把人拉回兩百多年前。沒想到音速噴射機4個小時才飛得完的大陸,整個近代歷史竟是從這個不起眼小房子開始。 另一個可享受墨爾本恬靜的地方,就是位於南邊制高點上的戰爭紀念館(Shrine of Remembrance)。這個1934年落成的建築物,主要紀念1萬9千名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於歐洲戰場上陣亡的澳洲士兵,建築風格是相當少見的希臘式方頂,儘管是70年前所建,現在看來仍毫無歲月痕跡。 全世界類似的紀念館,都會透過建築語言,訴說一種簡單又祥和的氣氛。漫步在戰爭紀念館,也可清晰感覺當時氣氛。此外,這個紀念館還特別配合天象,透過精巧的建築幾何結構,在每年11月11日上午11點(也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的時間),有4分鐘的時間,太陽光會從紀念館屋頂天井的小洞口射入,落在館中央的紀念碑上。這種不需要透過繁複語言,而是以代表希望的太陽光來紀念戰爭,倒是相當有特色的歷史反省。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