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中文,是老外 21世紀最要緊的功課

2006.02.01 by
數位時代
學中文,是老外 21世紀最要緊的功課
當世界工廠轉變為世界市場,中國大陸磁吸了全球各大企業的目光與投資,也讓學習中文成為顯學,美國大學理事長主席Caston Caperton在二...

當世界工廠轉變為世界市場,中國大陸磁吸了全球各大企業的目光與投資,也讓學習中文成為顯學,美國大學理事長主席Caston Caperton在二○○五年於北京首次舉辦的「世界漢語大會」上,更是用中文說:「現在,到了人們講漢語的時刻了!」 中國經濟崛起帶動的中文學習浪潮,是從過去的中國熱轉為中文熱的表現,因為全球超過一百個以上的國家都與中國有經貿往來,所以中文人才的市場需求動能不斷擴大,這就是造成中文熱的關鍵原因。 目前世界上通過各種方式學習漢語的人數已超過三千萬人,共有一百個國家和地區、超過二千五百所大學在教授中文,不僅在英美日韓等國的中小學課程表上有漢語選修課,墨西哥、巴西、阿根廷、秘魯、智利、西班牙、葡萄牙等國更逐步將中文教學列入了大學學位課程。同時,全球各地每年參加中國大陸主導的漢語水準考試(HSK)人數,也以四五%的等比級數增加,中文熱真是有夠熱。 以美國的情形為例,根據美國語言學習先進研究中心的調查顯示,六百四十所美國大學已開始提供專門的中文學習計畫。同時美國人口普查局的報告則顯示,中文在美國已成為僅次於西班牙語的第二大外語,超越法語、日語等過去的強勢語言。 在俄羅斯,雖然同為金磚四國的一員,但是俄文的吸引力卻遠不及中文,因為就連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mir Putin)的二女兒,想要進入聖彼得堡國立大學東方語文學系的中文組也不得其門而入,因為競爭者太多,造成中文組入學標準太高。連普丁的女兒都進不去,就可知道中文在寒冷的俄羅斯境內有多搶手。

想進華人市場,先學中文

回到亞洲,中文熱度依舊不減。在日本、中國加盟WTO之後,雙方之間的貿易額連年擴大,人員往來愈來愈頻繁,中文也成為英語之後的第二大外語。根據日本文部科學省在二○○五年的統計,日本全國共有五百五十三所高中和十四所國中開設了中文課程,僅次於英語課程,而這個數字可是十年前的二.九倍。在韓國,學中文的風氣更是全球之最。韓國平均每兩個人就有一人能上大學,但是在著名的首爾外國語大學中,其中文系在二○○五年的錄取率竟創下歷史新低的二.一%,遠低於一般科系的五○%,令人乍舌中文竟是如此具有魅力。 而且以在台的韓商LG與三星兩家公司為例,即使每日工作量繁重,LG台灣區董事長朴洙欽以及台灣三星總經理全龍聲仍舊會利用每天上班前的一小時帶頭學中文。朴洙欽更在電視上,用中文大力推銷自身產品,讓消費者忘都忘不了。而這兩家國內最大的韓商代表,其派駐在台的韓籍幹部更是個個中文通,不是過去曾在香港、台灣或中國學過中文,就是最起碼也在高中選修過中文,因為LG規定凡是要外派的員工都必須要先學會當地的語言,才有機會得到外派的工作,因此中文好不好可是攸關這些韓籍幹部未來的發達之路。 不過,面對這一波中文熱,過去主導華語教學的台灣,現在卻聲勢漸歇,因此有人擔心,會不會在中國大陸經濟磁吸效應下,出現外國人都學簡體字的疑問。台灣師範大學華語文教學研究所所長信世昌就認為,從英語發展的模式觀之,也分為美式、英式等種類,外國人學習動向應取決於何者的教學品質好,誰教導的文化意涵夠完善才是重點,因此只要繁體中文具備同樣的溝通能力,並且更能促進了解中國文化,他相信繁體中文絕對有發展的空間。

教中文讓台灣奪回商機

不過,文化大學華語文中心主任王玉琴卻認為,中國有十三億人口,政治和經貿的往來國家遍佈世界各地,以中文流通的程度來說,簡體字早就打敗繁體字。她表示,對於外國人士而言,繁、簡體對他們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能透過中文教學來達到他們各自的目的,這才是重點。以中國熱所帶動的中文熱來看,二○○四年有七千多名外籍學生到台灣學中文,卻有六萬五千多名外籍生到中國大陸學中文,而台灣各大學設立的語言中心僅十多個,但中國大陸教中文的學校卻多達兩百多所,就連台灣本地也吹起簡體字的學習風潮,台北大學就曾經舉辦認簡體字比賽,因此孰勝孰負,或許已經可以看出端倪了。 事實上,如果所有外籍人士學習中文都是學簡體字,或是都到中國學習中文,那世界各國受到中國的影響將愈來愈深,台灣的國際發展空間也會日漸受限,所以台灣官方版的華語文檢測國家標準化,在去年六月開始啟動,雖然落後中國大陸甚多,但有做總比沒做好,以免讓中國搶占所有中文熱的市場,也避免讓台灣在語言面臨邊緣化的窘境。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