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火的經濟

2006.01.15 by
數位時代
煙火的經濟
2006年第2秒鐘開始,新力電視品牌「BRAVIA」就隨8100發煙火映入數十萬名台北市民眼中,一月上旬只要走在市區,抬頭還能看見全球第一高...

2006年第2秒鐘開始,新力電視品牌「BRAVIA」就隨8100發煙火映入數十萬名台北市民眼中,一月上旬只要走在市區,抬頭還能看見全球第一高樓台北101大樓上頭亮著這個名字。 據稱那是台灣史上最大一場倒數跨年晚會,十分之一的市民來到市府廣場。「Shit, 大家2006年記憶都被Sony包下來了!」在我身旁一位台灣IT大廠行銷高幹輕嘆。現在Sony可以在全世界播放這個錄影畫面,只要台北101還保持全球最高樓的這一段時間,都是新力的活廣告。 抓住了台北101「高度」冒出的機會,而新力付出的「機會成本」,其實是全球化市場的分攤操作,這是新力的優勢。
有趣的是,BRAVIA這個電視品牌,新力也選在2005年8月24日在中國大陸做全球首度發表,反而是9月陸續才在美國、日本本土上市。新力善於選擇他們的「機會」,而且是在不同時間、空間下精密計算出來的機會,把行銷學上的波浪理論在全球漫延。 如果說中國是台灣的「機會」,但哪裡是力量蓄積蔓延之處?哪裡又是煙火的高潮? 渴望機會、抓住機會是人類天性,不幸的是太多「機會主義者」,昧於時間和空間的機會計算,包括媒體工作者在內,才有一波一波的大陸熱。其實更深一層探討,機會本來就是促進冒險和發展的因子,許多經濟制度就是在促進交易機會,但如何跟著「大家眼中的機會」(趨勢)、又同時定義真正的機會(也許就在你家門口的台北101),才是經濟發展的良性循環,無關於大城市和小城市、多數或少數、企業和個人、甚至到每一個國家,都應該沉澱思考屬於自己的機會。
簡單的說,就是做到「保障少數」,才能真正「促進多數」的幸福。去年剛過世的中國傳奇經濟學家楊小凱就有一段深刻的看法:只有政府的「機會主義」限制住了,經濟才能發展起來。他研究了工業革命前後英法的資本主義發展,他認為「共和制度」的成功,才能限制「當權者的機會主義」,讓更多活力在民間展開,也可以做為少數對抗多數的一個機制。
長達了七個月的採訪歷程,《數位時代雙週》的前進動線拉到了少有媒體跟進的城市,包括橫店、包頭、南昌等,製作出近一年來台灣媒體上頁數最多的年度中國專題,因為機會主義者端不出新菜時,正好是讀者開始沉澱出新方向的機會。
其實,全球化企業的分權和授權,也比較像「共和制度」而非「民主制度」,保障了少數,又能成就多數,最近鴻海、台積電都在學習這套模式,像遠在台灣的三分鐘的煙火,都能在全球發揮效應,又更何況是開枝散葉的中國大陸經濟陸續覺醒?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