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第一家個性釀酒工作坊

2006.01.15 by
數位時代
台灣第一家個性釀酒工作坊
很多創業的念頭都是來自於人生中獨一無二的體驗,從中間慢慢萌芽成為一種商業模式。但是這種商業模式是否可行,在整個創業過程裡就需要不斷地修正,拚...

很多創業的念頭都是來自於人生中獨一無二的體驗,從中間慢慢萌芽成為一種商業模式。但是這種商業模式是否可行,在整個創業過程裡就需要不斷地修正,拚了命讓夢想成真。 原本在外商軟體公司當高階主管的盧震宸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回想十多年前,他在澳洲留學時,寄宿在一對英國夫婦的家中,每天晚餐的餐桌上都少不了各式各樣的葡萄酒。澳洲是全球葡萄酒的重要產地之一,而盧震宸因此開始了解葡萄酒的學問,也養成了品紅酒的嗜好。 學管理的盧震宸回國後在外商公司工作長達十三年,在創業之前,已經做到參數科技(PTC)的亞太區副總裁,「剛創業的時候,有談話性節目請我去談(如何賺到人生的第一個一百萬),我非常不好意思地回絕,因為在參數工作八年,累積的財富超過千萬,」盧震宸說這番話,並沒有炫耀財富的用意。因此當他決定要辭職創業時,被父親氣得大罵:「你是哪根筋不對了?」甚至在創業第一年父親負氣揚言,絕不踏進店裡一步。 做足市場研究才投入 盧震宸從事業務銷售工作多年,品紅酒的習慣從未間斷,甚至會利用出差的時候,從國外找些台灣沒有進口的酒,和家人、親友、甚至客戶一起品嘗。「常常幾口紅酒下肚,大家的話匣子就會打開,心也打開了。」 但是多年下來,盧震宸發現台灣人愛喝紅酒,但是真正認識葡萄酒的人卻寥寥無幾,「不過,台灣人對於紅酒的口感卻很挑剔,」盧震宸觀察到,就算喝到再名貴的酒,很多人都還是會希望口感能夠再酸一點、再甜一點,更符合自己的需求。 這種大眾化的反應讓盧震宸創業的念頭蠢蠢欲動,「如果大家可以動手釀出自己理想中口感的葡萄酒,應該會受到歡迎。」再加上盧震宸在美國當會計師的哥哥常常越洋來電敲邊鼓,「個性釀酒的風氣,在美國、加拿大都很風行。」甚至熱絡地幫忙找原料商、設備商,或是利用出差之餘,一起去參觀各地的私釀酒莊。 做過行銷工作的盧震宸,還去找了台灣經濟研究院的酒品市場調查報告,「台灣紅酒市場一年至少有五、六億元的營業額。」更堅定了他的信心,因此兩年前,當民營酒廠開放成立後,盧震宸便辭了工作,代理了全球最大的個性化葡萄酒製程連鎖體系諦梵尹(D' Vine Wine),開設台灣第一家個性精釀葡萄酒坊。 繳學費是必然的過程 「我們引進原料、設備,開設品酒會,教大家如何調酒、釀酒。還有專屬美工人員,為客人量身訂做酒標,」為了做行銷,他一開始花了近百萬元在生活類雜誌刊登廣告,「但是反應是零,客人都還是靠口碑相傳而來,」盧震宸說。 因為來的都是親朋好友或是客戶介紹而來,盧震宸自然盡主人招待的責任,讓大家很盡興地暢談、品酒,「所以我前面一年半的時間,幾乎都睡在店裡的地下室,凌晨送走客人,一早還要起來幫忙訂貨、送貨,」盧震宸說,不過口碑打開後,這種情形逐漸改善,因為來上門的企業客戶增加,像是去年的聖誕節、除夕夜都有公司來包下全場,辦品酒會,由諦梵尹提供餐點和美酒狂歡整晚。此外,還有許多證券、保險公司常常藉由舉辦品酒會,招待貴賓客戶。 創業進入第三年,營收開始打平,但是他先後投入的三千多萬元,仍然還沒回本,「當初我想到這個商業模式時,覺得非常興奮,所以相信發展的空間還很大,」前晚出貨熬夜到四點的盧震宸說這番話時,眼睛突然為之一亮。 就在採訪結束時,高齡七十的盧伯伯頂著室外只有十度的寒風,從自家步行來店裡探望大家。「我父親本來只喝高梁,但是他現在改喝紅酒,也算是對我的肯定吧。」盧震欣慰地說。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