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乎股價高低只想好好做事

2006.01.01 by
數位時代
不在乎股價高低只想好好做事
Profile 陳天恕 玉晶光電董事長 46歲,光武工專機械科畢業。之前曾擔任和欣光學廠長。興趣是爬山、打高爾夫球、抽菸等。就在玉晶光...

Profile
陳天恕 玉晶光電董事長 46歲,光武工專機械科畢業。之前曾擔任和欣光學廠長。興趣是爬山、打高爾夫球、抽菸等。

就在玉晶光電(以下簡稱玉晶光)上市前的兩個禮拜,陳天恕帶著弟弟與其他主管一起出席法說會,這是他第一次對外曝光。面對台下爆滿的法人,陳天恕緊蹦著臉,直呼:「壓力好大!」會議結束後,與所有主管一起拍照時,在眾人的起鬨下,要陳天恕大喊「四百五十元」。「幾塊錢真的不重要,我只想好好做事,」這就是陳天恕,十七年來只想專心做好一件事。 十二月二十日,玉晶光電上市,股價從掛牌的二百三十八元,一路漲到收盤的四百九十九元,猛漲一一○%,成為僅次於宏達電、大立光的第三高股價。一夕之間身價暴增為五十八億新台幣的玉晶光董事長陳天恕,卻一如往昔,窩在不到五坪大的辦公室裡看著成堆的文件。陳天恕每天待在這個用三合板隔成的辦公室裡超過十二個小時,就是為了讓自己心思不受影響,能夠「專心聚焦」。

主攻拍照手機鏡頭大獲利

主攻拍照手機鏡片的玉晶光,從外掛式的手機相機模組開始做起,一路挺進到內建市場,去年玉晶光在手機鏡頭的出貨量達到七千二百萬組,是台灣最大的廠商,今年預期要突破一億組。
然而許多人不知道,幾年前數位相機開始走紅的時候,玉晶光被光學三雄(大立光電、亞光和今國光)夾殺,根本拿不到數位相機鏡頭的訂單,於是傾全力進攻手機鏡頭,「這是玉晶光能夠鹹魚翻身的主要原因,」建華證券董事長黃敏助指出。
「他們的技術,真的很厲害,」年近七十歲的大立光董事長林耀英,非常稱讚這個急起之追的晚輩。話說當初既然要開始做塑膠鏡片,他面對的第一個考題,就是技術取得。塑膠鏡片的進入障礙,關鍵在於模仁,但這個產品的開發技術全掌握在日本人手上,沒有本錢的玉晶光,當然拿不到授權。於是不服輸的他,決定自己買各種材料回來試驗,每天就一個人關在工廠小房間裡面,累了就睡在工廠,整整花了兩個月的時間,終於做出理想品質的模仁,「他當時將這些技術密密麻麻地寫在三本筆記本上,這三本秘笈就像是玉晶光的傳家寶典,」玉晶光特助劉駿宏半開玩笑地說。
然而擁有技術的玉晶光,雖然拿到一些訂單,但將近八成數位相機的訂單都被與日本廠商關係良好的三大廠商——大立光、亞光、今國光拿走。因此,他決定帶被排擠在外的玉晶光,尋找另外一個新戰場。

抓住機會一步一腳印

在一次與經銷商的聚會中,一向負責業務的弟弟陳天慶得到一個訊息,就是「未來手機會有拍照的功能」。雖然當時三星(Samsung)的手機已具有照相功能,卻因單價高,不被看好。弟弟回來轉告陳天恕後,眼見機不可失的他,就這樣一頭裁入手機相機鏡片研發。 除了洞燭機先外,陳天恕的熱心,更是贏得客戶尊敬。群光電子總經理韋泉斌回憶道,二○○二年群光要開發一台二百萬畫素的數位相機,但是因為群光切入這塊市場的時間晚,技術能力不夠,因此陳天恕就親自帶隊,一個星期三天,從台中開兩個小時的車到五股,一步一步教導群光如何開發數位相機,「如果沒有他的支援,群光絕對不可能成功,」韋泉斌的話裡盡是感謝。

從負債3000萬到 身價58億 陳天恕苦盡甘來 五專畢業的陳天恕,退伍後回到台中和欣光學工作。30年前,這家專門生產玻璃鏡片的工廠,由陳天恕、陳天慶(目前擔任玉晶光電總經理)兩兄弟的父親擔任董事。但公司突然間發生財務危機,他的父親獨自承擔了3千萬新台幣的債務。 當時,從基層一路做到廠長的陳天恕,看著員工一個個掛冠求去,從極盛時期的100多人,兩年之間快速流失只剩30個,產能也只剩過去的十分之一。父親的身體更因為壓力過大而亮起紅燈,「我不忍心和欣在我父親的手上收掉,所以我決定一肩扛起,」當年才30歲、身為家中長子的陳天恕,天生血液裡就流著不服輸的基因。 陳天恕曾考慮將工廠整個結束,但他心想出去當上班族,一個月只有一萬5千元的薪水,要還光債務100年都不夠。但是即便陳天恕再怎麼努力,每天都拚命工作到三更半夜,終究還是無法彌補流失的競爭力。 台中,一向是精密機械與光電產業的大本營,包括紅極一時的大立光、亞洲光學等都是從這邊發跡。當時,技術跑在前面的大立光,已經做出第一個塑膠材質的鏡片。聽到這個消息的陳天恕便開始評估,由於塑膠鏡片需要的人力是玻璃的三分之一,對於員工走了大半的和欣而言,或許是個「重生」的機會。於是他在1990年2月,毅然決然將和欣結束,成立玉晶光,專門生產塑膠鏡片。 如今,玉晶光是台灣廠商手機鏡頭出貨量最大的公司,股價更直追宏達電,陳天恕多年的努力終於苦盡甘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