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蠢的應用程式Yo,為何能獲得百萬美元投資?

2014.07.29 by
熊方瑜
愚蠢的應用程式Yo,為何能獲得百萬美元投資?
(圖說:Yo App。圖片出自:wikipedia)你能想像嗎?一個只能傳送單一文字訊息「Yo」,看似十分愚蠢的的App,居然能夠比醫...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Yo App。圖片出自:wikipedia

你能想像嗎?一個只能傳送單一文字訊息「Yo」,看似十分愚蠢的的App,居然能夠比醫療照護系統更獲得投資者的青睞!當全世界都在嘲笑這個App的愚蠢,同時又一面在下載「Yo」時,這家公司卻獲得100萬美元的投資金額。對於百萬投資金挹注在愚蠢App上的舉動,這當中是否有一些極小可能性?譬如這項應用程式的技術值得百萬美元?或者這項應用程式本身具百萬美元的價值存在?都不是。接下我們讓我們藉由歷史來看「Yo」的未來性。

與核心行動體驗(Mobile Experiences)競爭

當Android和Apple為智慧型手機打造一個延伸性平台時,他們能持續掌握手機上絕大多數的核心使用者經驗。憤怒鳥(Angry Bords)和Pinterest可能是為了手機而創造的App,但他們皆未挑戰手機上真正的核心使用慣例,多數的應用程式通常會從手機上來延伸出新的使用狀況。

然而,每一次在應用程式上一種新的體驗出現,同時又挑戰手機的核心體驗,而就基礎面來說,這些新經驗都為核心經驗創造了一些耀眼的替代性。像是Evernote創造電話時的替代筆記應用程序,以及Dropbox的雲端同步概念。

有些替代性經驗將它下一步的發展方式,連接到原來經驗所沒有的網路效應。如Instagram將手機翻轉成一個以攝影為中心的社群,這是手機相機的應用程式所未曾有的。而 WhatsApp則顛覆了原先的通訊軟體應用程式,將手機變成了一個又一個的聊天社群,聊天者擁有更多的靈活性。

但是這種替代性力量,當它最終建立一個標準,使得手機上的應用程式都體現在核心經驗時,這樣的舉動才能讓將其真正嵌入到手機平台內部。神奇的是,「Yo」具有它淺在的發揮空間。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 Yo App介面圖示。圖片出自: windows Phone)

創造一個新標準

以一個應用程式來說,我們不得不同意,「Yo」的確很愚蠢。作為一個應用程序,我們要來評估它時,或許它不符合目前的評估標準。但若是作為一個平台,「Yo」已經向外踏出了一步。

提醒和通知都是手機上核心使用體驗的一部分。他們自然地進入了智慧手機平台,並且在手機上面的任何一個應用程序上,都存在著提醒和通知的功能。而這將使事情變得更加有趣: 「Yo」不是關於訊息,而是關於提醒和通知。比起任何一個應用程序,「Yo」更具有成為一個平台的潛在性。

作為用戶,我們討厭提醒和通知。在手機螢幕上,對於一個提醒或通知的出現,沒有人會感到興奮。然而,在短短的幾個星期內,已經有數百萬人下載這個應用程序,只比發送提醒的人們還多一些。事實上,這個提醒甚至不代表甚麼,但它的使用量仍然持續增長。

如果在歷史標準上無所適從,準則中也不需要擁有技術上競爭激烈的狀況,他們只需要獲得適應的速度夠快。就像當初Betamax和VHS之間的戰爭,證明了多方採用標準的細微差別。

對於 「Yo」有機會成為一個數十億美元的平台,它所踏出的第一步,意味著背後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如同所有的開發平台,它需要推動消費者和開發商之間,快速並同時採納。

「Yo」現在已經將自身開放作為一個平台,而我們也已經看到"嚴肅"的使用狀況出現。以色列導彈通知服務、紅色警戒,都使用「Yo」來警告將被導彈襲擊以色列人。

「Yo」為其所做的準備,在現在的消費者中大量被採用。我們都知道,這可能只是一種時尚。但若這樣的大規模採用持續下去,同時「Yo」可以撐起平台的角色,並獲得足夠的開發商,使用「Yo」來做為他們的應用程序通知服務,以建構他們真正的價值,「Yo」具有發展下一個新事物的潛在力。

下一個新事物

下一個新事物將會圍繞著那些看似愚蠢的事物。專家們嘲笑維基百科的錯誤,史密特(Eric Schmidt)將Twitter稱為"窮人的電子郵件",Airbnb被視為是一個床墊共享網站,直到它的成功完全讓酒店業者們傻了眼。

那麼,「Yo」會擾亂通知嗎?我們不能斷定。但是看在它被大量採用的份上,人們必須相信,在未來的某一天會。通知需要替代品,並且給予足夠成長的適應力,「Yo」便有可能會被看好。

「Yo」的成功或失敗取決於它的通知平台,在未來某一天是否能夠成為所有的應用程序通知。作為一個標準,它有可能會被鑲嵌在所有其他應用程序的運作之中,而那就是「Yo」在企業規模效益的外在機會。誠如我們所知道的,「Yo」的智慧或許在於它的傻頭傻腦。

文章來源:TC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