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犯隱私是網路發展的原罪?

2014.08.15 by
陳荻雅
協助開發世界上第一個網路彈跳式廣告的麻省理工學院公民媒體中心主席 Ethan Zuckerman日前指出,當代網際網路永遠有著侵犯隱私的...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協助開發世界上第一個網路彈跳式廣告的麻省理工學院公民媒體中心主席 Ethan Zuckerman日前指出,當代網際網路永遠有著侵犯隱私的本質是因為廣告為主的商業模式引起的;Ethan Zuckerman同時也是網路公民媒體Global Voices的共同創辦人,他投書The Atlantic並以「原罪」形容這樣的兩難,因為只要廣告是唯一獲利模式,收集網友資料就無可避免,而這不僅限於Google或Facebook-如果這是真的,我們該怎麼辦?  

Zuckerman表示,今年稍早時Pinboard創辦人Maciej Ceglowski在一場論壇中指出「免費的網路服務對網友而言是有害的」,他深受啟發;Ceglowski認為正是這樣的商業模式導致「網路公司都會把自己賣給別人,然後再被併購者關掉」。  

Ceglowski認為Google的出現可視為一轉捩點,因為Google設立的初衷是一項科學研究專案,本質上沒有商業模式-直到AdSense出現,人們發現廣告是網路最好賺的錢,廣告以網路產業救生艇之姿降落,人們至今還賴在救生艇上不肯走。  

排除部分以廣告利潤為主的網路公司,有些網路事業體甚至把廣告當作吸引投資人的亮點,我們常聽到新創網路公司對創投說:「我們的網站/服務/應用程式只要加入廣告,並融入使用者的資料及使用方式等數據,就會變得更有價值!」Ceglowski直指:「這樣的想法是壓死隱私權的最後一根稻草,包括實體店面結帳櫃檯的人臉偵測器或是街上的互動式廣告都是如此而來。」  

令人驚訝的是,身為網路廣告推手之一的Zuckerman表示他非常後悔自己曾為此努力過;Zuckerman所開發的第一隻彈跳式廣告是1990年代末期為一個不想要自家廣告和不雅廣告在網頁上並列的廣告商做的,現在看來彈跳式廣告已經不夠創新,Big Data才是王道。  

Zuckerman說,要比Facebook更精準投放廣告就需要更多的監控,例如紀錄網友的行動裝置位置與瀏覽紀錄、上天下地買網友資料庫等,這樣的循環不會終止。  

事實上,網路不是第一個收集使用者資訊的媒介,只是科技讓網路在Big Data的應用上超越了電視台或報紙等媒體,誰能保證網路若打從一開始就是收費使用,人們就不會落入收集隱私的生意中?  

當然,Zuckerman不否認免費的網路服務讓網路的影響力快速擴散,網路不論貧富都能使用,既然不可能推翻廣告模式,就該想辦法改善它;他建議在網路發展已成熟不少的今天,以網路貨幣小額付費解決這個問題(不盡然是比特幣),例如付費版的Facebook將保證不會轉售網友的發文或位置等Big Data。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