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威] 政府裡面沒有人

2014.09.05 by
鄭國威
太陽花之後,政府從上至下有點神經兮兮,使了勁想針對「年輕人」或「網民」去溝通政策。於是開始學習上PTT、製作懶人包、找社群意見領袖泡茶、約網...

太陽花之後,政府從上至下有點神經兮兮,使了勁想針對「年輕人」或「網民」去溝通政策。於是開始學習上PTT、製作懶人包、找社群意見領袖泡茶、約網路新媒體參加活動、搞會議線上直播⋯⋯。

做為一個旁觀者,其實感覺有點啼笑皆非。先不論政府這波「改革」背後是何居心,我樂見政府更頻繁使用新的傳播管道,但過於急切而失措,反而會讓對立升高。過去我在專欄中已多次討論政府與民溝通的問題,以及我建議的作法,這篇希望是最後一次。

首先,沒有什麼改變是一蹴可及的,若要強求溝通,結果將是揠苗助長、摧殘幼苗。這點政府裡頭有點智識的人應該也明白,只是上頭一股腦交代下來,加上自我說服形勢比人強,所以就都拍腦袋辦事。

政府形象跟給人的信任度低落,不是一天半餉才發生的事,台灣媒體激化對立、刻意栽贓玩弄矛盾更是習以為常。不去面對現實,只想靠懶人包跟線上直播來改變現實,真是很不現實。

最近幾次到政府單位演講,聽到的狀況,指出了問題的核心,那就是政府裡頭沒有人專職負責網路溝通,沒有網路相關部門的配置(頂多是負責MIS的資料中心),沒有人受過資訊傳播專業訓練,更沒有人在2C的網路公司上過班,有足夠的歷練。最懂的大概是替代役或約聘人員,至於經歷過高普考的正職公務員或高大上的政務官,恐怕是真的不懂。

要懂網路,能有多難?我必須說很難、非常難。要與網路一同呼吸,能瞬間明白網路文本脈絡,有辦法跟各路意見領袖有點稱得上交情的互動,知道怎樣做事能不被酸,怎樣回應能禁得起酸,明白技術本身就是訊息,但依舊能不被日新月異的技術迷昏,並且讓跟你無親無故的陌生社群,與你一同正向攀爬陡峭的高峰,協助你駕馭亂流。

上頭說的還只是基礎,因為再怎樣好的社交手腕,也得要堅實的知識做後盾。要對網路文化與各種另類文化略知一二,要花非常多時間學習跟浸淫(例如1萬小時)。接著更挑戰的是,你要能將這所有轉譯成政府內的同事跟長官能大致理解而不走精的版本。然後你的權責要大到足以快速自己回應或找到人回應網路脈動,要多快?比媒體還快。

如果政府沒有辦法把自己的組織結構調整成這樣,沒有辦法找到對的人來做正確的事,還在批評媒體或鄉民扭曲政府原意,那麼我敢保證情況只會越來越糟。

最後打個預防針:是的,我知道歐巴馬也找了很多網路公司的人加入團隊,而且很善於利用網路溝通,但現在還是很慘。但那是雙方軍火都在升級,台灣政府單方面的停滯,我認為不能相提並論。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