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強勢女性 時代來臨

2005.12.15 by
數位時代
日本強勢女性 時代來臨
穿著和服,低著頭溫柔婉約地走在老公左後方一步,木屐聲輕巧地敲進你耳裡,這是夏目漱石小說裡,上個世紀的日本女性印象。進入二十一世紀,日本女性比...

穿著和服,低著頭溫柔婉約地走在老公左後方一步,木屐聲輕巧地敲進你耳裡,這是夏目漱石小說裡,上個世紀的日本女性印象。進入二十一世紀,日本女性比她們的祖母輩、母親輩受到更多的教育、擁有更多的工作機會、享有更多的個人自由、更能支配自己的生命。在日本二千五百年的歷史上,沒有一個時間的女人們比此刻的日本女性在社會上更有影響力。

女刺客攻占政治重要位置

今年九月日本眾議員改選結果,提供上述假設的第一個證據。四百八十位眾議員裡有四十三位女性議員當選,九%的比例,打破自一九四六年以來,女性參政歷史紀錄。雖然這個比例比起其他先進國家仍顯過低,但首相小泉純一郎當時刻意佈樁的「女性刺客」所捲起的社會風潮,大舉震撼了男性主導的日本社會。
小泉提名了多位在各個領域具有高知名度的傑出女性參選,其中包括曾當選東京大學小姐、名模,最後成功轉型成日本財務省第一位女性預算審查官的片山皋月,曾任電視新聞主播的環境部長小池百合子,前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首席經濟學家的佐藤由香里,以及被譽為「日本的馬莎史都華」的烹飪家藤野真紀子。這四位代表人物都代表了日本新生代女性——高學歷、聰明、事業成功而且外型都相當亮眼,絲毫不失女人味。

社會轉型讓女性握有權力

商業界的日本女性也已經開始掌握權力。今年六月,日本三洋電機宣布將外部董事野中知世拔擢為企業最高負責人,掌管這個成立近五十年、集團員工總數超過十萬人、海內外關係企業超過三百三十家的日本科技集團。
但野中在三十年前,從美國拿到碩士回日本時,竟然在一個面試結果通知書上看到這樣的回覆:「相信妳能勝任攝影記者的工作,可是我們無法錄取妳,因為妳是女的。」當時的日本對女性工作者的期許是倒茶和影印服務,沒有人預料得到當年被拒絕的留美女碩士,日後會接手日本指標性大企業。
三十年來日本社會女性的轉型不只發生野中知世身上。今年初日本超市連鎖店大榮集團也在泡沫崩壞整頓尾聲,挖角前日本BMW總經理林文子為新任的總經理。
此外,日本女性也沒有在新興創業熱潮中缺席,近來知名度最高的南場智子,她創造了EC網路拍賣公司DeNA,今年初公司上市後,個人身價超過一百億日圓(約三十三億新台幣)。女性創業大賽此起彼落地在日本展開,自己就是創業大賽冠軍的Finance Clinic創業者本亞里在接受(數位時代雙週)專訪時就說:「我今年到日本各大都市去推廣這個創業大賽和分享個人得獎經驗時,發現參賽的女生跟四年前比起來更年輕、更熱情,數量也更多。」
日本女性開始敢作夢,尋求在倒茶影印、相夫教子之外的另一種可能。促使日本女性改變的引爆點,是一九八五年通過的「男女雇用機會均等法」。法律終於給予女性基本工作權的保證,一九九二年開始的泡沫經濟崩壞更推動這股力量,因為「泡沫崩壞後,男性的薪水一下子掉了下來,完全扭轉男性工作者對自己生活的滿意程度,而造成他們失去信心,反而是女性因為薪水本來就低,泡沫前後沒有太大差別,情緒上比較沒有變動,」日本博報堂研究員大內悅子表示。

喜好女星人氣排行大洗牌

除了政商界的女性開始出頭,從人氣偶像明星排行榜的改變也可嗅出女性對社會、甚至對自己的期許正在改變。
「日本女性以前崇拜山口百惠,她在事業最高峰的時候退出演藝圈結婚生子,從此消失在螢光幕前,儼然日本女性的最佳典範。但是今年四十三歲的松田聖子結婚了卻還繼續演藝生命,不但搞婚外情離婚,又和年輕的牙醫師再婚。她勇敢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事業還是很成功,臉蛋、身材也保養得宜,還有一個女兒。日本中年婦女看到她,再想到自我的犧牲,肯定要悵然若失,」大內悅子在訪談中提到她的個人觀察。
日本女性變強壯了,而且遠比你想得更強壯。最受三十歲以上日本女性歡迎的偶像是黑木瞳,她不但演技精湛,婚姻看來幸福、有小孩,笑容依然甜美可愛,皮膚永遠白晰明亮;二十歲出頭的年輕女生最喜歡濱崎步,她能歌善舞,還會寫歌寫詞,而且還有個非常愛她的帥哥男友長瀨智也。日本女性開始說:「美貌、事業、婚姻、小孩、錢、愛情這六點,我全部都要。」日本媒體稱這種情感為「萬能感」。
現在三十到四十歲之間的日本女性是日本戰後第一個沒有經歷過戰爭,受到新價值觀教育的世代,她們只願意接受自己的生命往上加(plus),卻無法忍受任何人,甚至是小孩,拿走她們盤子裡已經擁有的寶石。「大學畢業的日本女性大致上會變成兩種:第一種走傳統的『就業M曲線』,也就是大學畢業後工作,結婚生子後退出職場,等到小孩長大就讀中學後,再出去找兼職打工,一直到五十歲時退休,」長期研究日本女性、博報堂生活綜合研究所研究部負責人藤原真理子分析指出,「另外一種就是在職場上不斷地踢球進洞,同時也在自己的工 作領域上遊刃有餘的女強人,」後者的際遇表面上看起來令人稱羨,但是實際上她們永遠會走在自己的路上,看著走在另一條路上的大學同學或是朋友,不斷地問自己:「這條路我選對了嗎?」

年輕女性不願走母親的路

儘管變得更自信、更成功了,日本女性仍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根據日本厚生產業省的統計,日本私人企業中居於管理職的女性僅有七.七%,而且平均薪資只有相同職位男同事的六九%。美國(時代)(TIME)雜誌以美國標準來看日本社會,認為這樣的改變還不夠,甚至形容日本女性是少子高齡化的日本社會裡,被浪廢掉的寶貴資產。
其實,(時代)雜誌可以樂觀點。日本正在改變,女性也在改變。在我們所採訪的十位二十世代的日本女性中,最大的共同點就是,她們的母親清一色都是家庭主婦,但是她們之中沒有人願意繼續重複母親的人生模式,「我高中時寫作文,說我最討厭的人是我媽媽。儘管現在覺得那時候很任性,可是我絕對不會讓自己沒有經濟能力要靠丈夫養,」其中一位女性信誓旦旦地說。
更何況, 二○○一年日本皇室公主敬宮愛子出生後,日本人已經開始議論要修改憲法來開放女天皇的法律限制,如果一旦成真,對於長期在父權社會奮鬥的日本女性而言,將是一個莫大的鼓舞。日本女性請加油!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