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循規蹈矩的新日本人

2005.12.15 by
數位時代
不再循規蹈矩的新日本人
一個日本人從出生到死亡,大抵上是一趟容易預測、沒有太多波折的人生旅程:學校畢業後,大多數男人進入公司,成為穿著鼠灰色西裝、擠電車上班、靠著累...

一個日本人從出生到死亡,大抵上是一趟容易預測、沒有太多波折的人生旅程:學校畢業後,大多數男人進入公司,成為穿著鼠灰色西裝、擠電車上班、靠著累積年資等候升職的上班族;大多數女人念完短大後,工作幾年就嫁給同學、同事或聯誼認識的對象,生養小孩。這樣的人生,在日本是一種安穩而類似宿命的歷程。
或許是頻繁的地震、或許是因為日本文化中原本就不具個人主義的元素,日本人對穩定性的在乎、對集體意見的服膺、對與眾不同的畏懼,一直以來讓中年創業、女強人、高齡未婚、出國流浪……幾乎等於反社會的行為。「對於日本人而言,成為社會的常態(norm),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也是歸屬感跟安全感的來源,」研究日本人三十年的博報堂生活綜合研究所研究部負責人藤原真理子如是說,「從二次大戰後到九○年代泡沫經濟崩盤前,同一世代(以十年為分野)的日本人,基本上都過著大同小異的生活,是一個均質性極高的社會。」

三十代社長挑戰舊倫理

然而情況慢慢有所轉變,或出於深刻的自省,或出於穩定環境的崩解,開始有人對這種廣泛的可預測性產生質疑,追求命運主導權的個人主義慢慢萌芽,對組織的忠誠度順從漸漸瓦解。除了因追求自由或無法謀得正職而只做兼職工作的飛特族(freeter)之外,體制中的上班族們,開始出現放棄穩定人生的選擇,走上創業的道路。老男人當道的日本商場中,也出現看透年資無用並服膺實力主義的年輕社長,如堀江貴文、三木谷浩史之流,自行創業催生了橫跨網路、零售、娛樂的Livedoor跟樂天集團。
這些「三十代社長」,作法和傳統日本商社完全不同,他們重視股東利益更甚於遵守業界舊倫理。往日不易擔當大任的女性,因為教育、機緣和個人努力等因素,愈來愈多人在企業裡扮演社長、智囊、創辦人等非傳統角色,顛覆日本職場中,女性只能擔任花瓶或庶務工作的刻板印象。

放棄主流找尋自己的路

政府部門也出現變化:藤末健三厭惡官僚體系的顢頇跟政治改革的牛步,從東大畢業生群聚的通產省辭職,參選議員直接衝撞政治體系;年僅二十八歲的寺田學,和一大堆父執輩競爭參選議員;佐藤由香里放棄投資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身份,擔任小泉首相的「女刺客團」,與舊派系政客競選議員。這些新面貌、新想法、新作風的浮現,都為老氣沈沈的政界帶來不少新想像。而一般人民的選票支持,也反應大眾對改革的期待與創新的支持。
社會上也出現不同的人生選擇:武田雲辭去NTT(日本最大電信公司)的工程師工作,努力發揚傳統書道,當個書法家;日本職棒養樂多隊名捕手古田敦也,球技精湛,腦袋更聰明,今年他以球員工會會長的身份與球團談判,明年將身兼球員和總教練;研究成果影響數百家公司的東大教授村健,不在乎賺多少錢,只在意科技如何讓人類的生活更美好;內佐惠厭倦工商社會的井井有條,花了七年時間在第三世界國家拍照。這些人揭示了一種「新文藝復興人」的典型,讓下一代的日本人,看見一種新的人生可能。
也許有不少人會嘲笑他們的天真、他們的理想性,不能理解或認同他們的選擇,但是這些懷抱著改變世界熱情的行動者,以自己的人生為賭注,追尋自己認為真正有存在價值的實踐方式,是不是讓天天被現實、政治、八卦、貸款、deadline逼得喘不過氣的我們,有那麼一點點羨慕呢?
頑強地對抗那些你不信仰的主流價值,絕對非常辛苦;但溫馴無反抗地承受約定俗成的人生,那將更為悲慘。
這是一些新日本人的故事,他們真實的故事,應該可以給對現狀感到不安的人們一點啟示。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