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用表現去證明 華爾街是錯的……」

2005.12.01 by
數位時代
「我要用表現去證明 華爾街是錯的……」
Q:百度股票上市後,吸引許多注意和報導,你自己怎麼看? A:上市是很好的品牌效應。之前百度這個名字還未被認為是中國第一,但是透過上市和每天...

Q:百度股票上市後,吸引許多注意和報導,你自己怎麼看?
A:上市是很好的品牌效應。之前百度這個名字還未被認為是中國第一,但是透過上市和每天的報導,這個印象就建立起來。美國股市兩百多年來,外國公司股票首日上市的漲幅記綠,是百度所創,這對中國網際網路產業起了積極作用,那幾天帶動在美國上市的其他中國網路公司股價上漲,整體市值增加了三成左右。

Q:瑪麗.米克(Mary Meeker)最近發布的(中國網際網路報告)當中,推薦了網易、攜程和騰訊這三家公司,卻沒有百度,為什麼?
A:美國股市規定,公司股票初上市四十天內,不能發表相關研究報告,百度是八月五日上市,米克那份報告在九月初出來,所以沒有百度。

談股價受挫 不該短視,忽略長期價值

Q:百度從上市首日以一百二十二美元收盤以來,有關股價過高的研究報告和說法,不斷被提出,甚至高盛和Piper Jeffrey這兩家幫百度上市的承銷商,也認為目前七十美元的股價過高,合理價位在三十五美元附近,你怎麼回應?
A:我需要用表現去證明股市是錯的。股價波動對我的確有壓力,但不會改變我的作法。華爾街太看重短期盈利,缺少耐心,但我看的是長期,百度要創先例。我們也會給業績預測,但只給營收數字,不會給獲利數字。 搜尋在中國是大生意,正高速成長,百度在為下一個五到十年衝刺。身為執行長,我必須關注長期投資,而不是讓短線進出者快樂。我告訴華爾街的投資人和分析師,要看百度在二○一○年的每股盈餘,而不是下一季。 他們憑什麼相信我?這有賴我的信譽。百度從成立第一天到現在,一直在建立信譽。不管是找投資人、招聘員工或開拓客戶,我說服每一個人百度有前途,而且在每一階段都拿出證明我之前說的是對的。 剛成立百度時,我到校園去招人,那些學生都將信將疑。中國一流大學生都想進跨國公司,其次是有規模的本地公司,像百度這種新創公司根本不考慮,和矽谷剛好相反。我用自己的經歷告訴他們,我在美國留學、擔任工程師,最後放棄幾十萬美元的股票選擇權回來創業,因為我相信做搜尋有機會,這張股票以後會值幾百萬美元。 工程師來百度報到的第一天,就有股票選擇權,隨著不同階段增資,一股從二毛、五毛到兩塊,大家開始相信;我們做的技術,開始有客戶願意用;進來公司的實習生,兩年後有升上經理的,我的承諾一一兌現,我的信譽也透過這些過程建立起來。 最初,百度不直接面對網民,而是和入口網站合作,由他們提供給網民使用。兩年後,我覺得模式不對,要改,因為我們努力做出來的產品,入口網站不願付好的價錢,他們只想買最便宜的搜尋技術,而不是最好的。我和投資人與董事會溝通,強調要改變模式,直接面對網民,他們都不贊成,還說當初他們投錢可不是要做這個,我反問他們:「你們是想賺一、兩倍,還是十倍、二十倍的回收?」 股票上市也是一次機會,向原始投資人證明,他們投這家公司是對的。創業和經營公司的過程,就是不斷累積信譽。我能說服別人向前看,是因為有過去的記錄。

談負面報導 內部信心足,不在意唱衰

Q:除了你和百度的信譽,還有什麼因素能讓投資人把眼光放長?
A:中國上網者達到一億,這些人都很年輕、受過良好教育,還有很多需求等著被開發。中國目前僅有十多家上市網路公司,但重點是他們都已獲利,過了泡沫時期進入良好狀態。 美國有兩億上網者,人數很難再成長,未來只有中國還有增加一億、兩億、甚至三億上網者的機會。像中國移動有二億多個手機用戶,市值比任何一家美國行動電話服務商都大,網際網路產業也會如此。
任何一個快速發展的產業,都要面對質疑和不解。十年前,微軟的市值超過IBM,大多數人都看不懂背後的意義。今天,百度在中國做中文搜尋,面對Google和MSN這些世界級強手挑戰,大家都要進中國市場,很多人也不清楚這是什麼意思。媒體有關百度的新聞,負面常比正面的多。從外面看,百度搖搖欲墜,我們自己在裡頭看是欣欣向榮。

Q:和這些國際公司競爭,百度有什麼機會?
A:網際網路不只是技術現象,更是文化現象,在中文搜尋這一塊,我們比別人更了解中國字和詞的意義,而且比別人早進來。更何況,有關網頁搜尋的超鏈分析方法,美國第一個專利是我發明的。
與競爭對手不同,百度很專注,只做中文,不做其他語言,而且百度只做搜尋,不提供電子郵箱或網路電話等其他功能。

談起步比人晚 用時間換取中文網頁成長

Q:你比楊致遠和Google的兩位創辦人都早跨入研究搜尋技術,但為何直到二○○○年才想要創業?
A:一九九五年我就想回國,但是當時中國的網際網路沒有基礎,並不需要我。到了一九九九年,規模漸成,網路已是年輕人的時髦工具,機會成熟。我回來時,有人建議我乾脆開發自動翻譯軟體,把英文網頁翻譯成中文,因為當時絕大部分網頁都是英文,中文搜尋技術再好也沒什麼中文內容可搜。 十年前,九成網頁內容是英文,所有其他語言加起來占剩下的那一成。現在中文頁面就占一成,英文和其他語言加起來占了九成。換句話說,英文頁面占的比重下降,中文頁面的比重上升,趨勢是朝著對百度更有利的方向走。Google能搜多種語言合計八十億頁面,百度則能搜八億中文頁面。 百度做了五年多,累積很多技術和經驗。現在,競爭對手要進來做中文搜尋,很多我們走過的路他們一樣要走,不是花大錢就能走得快。中國的網際網路人才不多,做搜尋的更少,我敢自豪地說,中文搜尋技術排前二十名的人,有十五個在百度。即便要花大錢做研發,投一千萬甚至五千萬美元,我們也可以,百度是美國上市公司,知道怎麼運用資本市場。

談競價模式 戴爾和eBay都是百度客戶

Q:百度有超過九成以上收入來自銷售特定關鍵字的競價排名,客戶都是想賣產品的企業,等於幫他們撮合買方。下一步呢?
A:競價排名業務成長很快,但我們還不指望這上頭能做交易,要等將來環境成熟。但是,有關電子商務的訊息檢索,我們一直在做,不管是B2C或B2B方面。現在有很多客戶,特別是中小企業,不知道如何評估他們在網路上推廣的效果,在入口網站上買一個橫幅廣告,或到百度來買關鍵字做競價排名,究竟有什麼差別? 使用過競價排名服務的客戶,就了解它的投資報酬率很高,花多少錢能帶來一位潛在買家點選他的網頁進去看,幾個點選中會有一通電話打去諮詢,幾通電話當中可以完成一筆交易,成本和效益都能算的很清楚,像戴爾和eBay這些大公司就很會用,現在都是百度競價排名的大客戶。

談侵權官司 先行者自然是眾矢之的

Q:唱片公司控告百度的侵權官司還在進行,你怎麼看待這件事?
A:百度提供的是檢索功能,是把網際網路上提供的訊息整理分類,讓網民可以查詢。至於哪些網頁不合法,以及網民連上去之後會做什麼,這超出我們的控制,要交由法律判定。我也希望法律能清楚地告訴我們,邊界在哪裡?哪些網頁不合法?我們就把這些網頁的連結拿掉。 有關線上版權的問題,很多地方還有爭議,但百度是先行者,所以大家自然把目標對準百度。我們不可能去做網際網路的警察,一個一個去鑑別說這個是正版,那個是盜版,我們沒有這種能力。我們認為可以做的,也許對一些唱片公司來說是不可做的,大家需要有一個爭論的過程,這很正常。我們也希望跟唱片公司合作,共同推動這方面的發展,而不是扼殺(線上音樂)這個產業。

談線上版權 大家都把目標對準百度

Q:有打算利用這次機會,反過來和唱片公司談,取得合法授權,成為像iTunes那樣的下載網站嗎?
A:這要看時機,目前時機還不成熟。在中國,你隨便到外面的攤上都可以買到盜版光碟,搜尋音樂要收費,需要較長時間的認同。此外,百度提供的檢索,跟那種點對點(P2P)軟體公司有區別,他們是一個封閉網路,這個網路大家在共用一些東西,你沒有辦法去找網路裡頭的這些人。但對於百度來說,我們是搜尋引擎,只告訴用戶網際網路上公開的資訊在哪裡。

談自己歷史定位 不放棄這時代賜予的機會

Q:你怎麼和父母以及上一輩的人,解釋網際網路和你在做的事?
A:的確滿難的。中國雖有一億網民,但大多數都很年輕,接觸新鮮事物要容易得多。中國三十歲以下網民人數是全球最多,跟美國不同,美國五、六十歲的人也在上網。在中國,年齡稍大一點的,仍有恐懼心理,靠我們一家的力量不見得能推動這個事情,只能隨時間推移網際網路向更高年齡層去滲透。也許再過兩年,四十歲左右的人就會上網,然後再過兩年,再逐步往上推移,這方面我們需要有耐心。

Q:在美國,一個新的產業會造就一大批相關企業和創業家,像一九六○年代的半導體工業、一九七○年代的個人電腦工業,以及一九九○年代的網際網路產業。在中國,這樣的現象開始於你這一代,就在網際網路產業。你怎麼思考自己在這裡頭的角色?
A:我非常同意你的看法,我們這一代人被時代賜予這個機會。網際網路對中國來說,是第一次我們可以站在全球範圍內平起平坐,去跟其他公司競爭,去融資、去跟投資者溝通,完全按照現代企業制度、國際資本市場規格來做事情。因為網際網路是新的,美國還沒有產生足夠強大的公司,能迅速在全球滲透,所以中國造就一批創業家,懂得資本市場,懂得現代科技,按照市場規律來辦事情,滿足客戶需求。
在這方面,我們這一代人跟以前的中國企業不同。我們跨出這一步,以後可以有更多人走出來。在傳統產業裡,比方汽車,中國要跟國外車廠合資,才能獲得相應的市場地位;在網際網路領域,這種合資關係就不重要,大多數都是自己獨力做起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