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伯斯創意學

2005.11.15 by
數位時代
賈伯斯創意學
蘋果電腦執行長賈伯斯(Steve Jobs)是個有創意的人,已經是全世界都公認的事實,但他「為什麼能這麼有創意?」,卻仍是個謎。 從心理學...

蘋果電腦執行長賈伯斯(Steve Jobs)是個有創意的人,已經是全世界都公認的事實,但他「為什麼能這麼有創意?」,卻仍是個謎。
從心理學的研究看,一個人是否比較有創意,是有跡可尋的,包括較自由的童年成長經驗,對自我的高度自信,或者具備某種與生俱來的「天份」等等,但這些答案,卻也都無法回答一個根本而關鍵的問題:假如我們都沒這種來歷,那麼平凡人如何也可變得有創意起來?

在貧瘠的環境中創造驚奇

要從賈伯斯的一生,來找尋我們如何可以變得「有創意一些」的線索,也許要先來解決一個最淺顯的疑惑:什麼樣的事物或表現,才可以被稱之為「創意」。
有一種答案是:用最少的資源,做出最有價值的事物。譬如用更短行數的程式語言,就可以寫出一套更多工的軟體;或者發明一種用更少的汽油,卻能跑更多公里數路程的汽車引擎。 另一種答案是:用全新的想法,創造出人們前所未見的事物。譬如當年美國3M最神奇的發明,就是那種「黏,卻又不太黏」的貼紙,3M的這點子不僅造紙業的人想不出來,做黏膠的公司也發明不來。從這種思路看,發明「行動電話」的人根本不算有創意,而那發明「電話」的人,才是創意人。
這兩個角度是當今提倡「知識經濟」的學者們,最常拿來吵架或辯論的對立主張,前者強調創意是用來「解決問題」,後者則指出創意就是要「創造驚奇」,假如滿街跑的都是前者的「創意人」,那又有何創意之處呢?
在賈伯斯身上,我們都可看到「解決問題」和「創造驚奇」這兩種特質:當年的Apple II至今仍讓科技史家津津樂道,就是它最經濟,解決了「價值」和「價格」比過小的窘境,從而吸引所有專家投入,醞釀起整個PC產業。同時,賈伯斯也是個時時創造驚奇的人,譬如說:滑鼠這個介面玩意兒就是蘋果第一個做出來的;至今人人都用的微軟Windows視窗其實也是蘋果的創見。但,光只如此,我們也還難解釋:賈伯斯的「創意成功比率」為何會比任何人都高?畢竟這世界上讓人「驚奇」的發明可還不少,但要人人都樂於擁抱、進入這驚奇,或與這驚奇日日共眠,那可就鳳毛麟角了。
也就是在這思考裡,我們可以發現賈伯斯創意的第三個特質:一位傑出的創意人,其實是人類集體情感的先知,他能預先感受到人們在下一刻生活裡的夢想或渴望,提前為之做企劃或準備,而當社會裡那潛伏的情感需求逐日水漲船高、而人們卻無以名狀之際,「啪」地一聲,這更能「解決問題」又能「創造驚奇」,而且還能紓解渴望的新產品,便成為這產業裡「最偉大的創意」。
如今看來,歷來所有讓人嘖嘖稱奇的蘋果產品,不都是那個社會、那個時代情感的第一個代言人嗎?蘋果創造出第一個讓「個人」擁有得起的電腦,對應的是一個「個人主義」決堤而出的80年代;拿掉軟碟機、透明水果色的iMac,召喚的則是連整個電腦工業都要「個人主義化」、「客製化」(customized)的網路時代;而乳白色的iPod,則根本個是把所有機器顏色都拿掉,方便讓個人塗上各色私我裝扮(音樂庫、皮套、影像記錄)的蘋果效率管家。 如果由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就比較容易學賈伯斯了──如果「創意」是來自對群體情感的先一步理解,我們應該比任何人都更先來經歷這難言的痛苦與渴望,將心比心地來設想起各種寬慰的方案,理性地解決更多問題,感性地創造更大驚奇。
每一種經濟產值背後,愈來愈是代表一種社會情感,賈伯斯看得到,其實我們也看得到,差別只是你敢不敢冒險去放棄現有的成見,相信「社會永遠比你聰明」而已。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