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bye!葛林斯班

2005.11.15 by
數位時代
Goodbye!葛林斯班
在現代的經濟學家當中,再也沒有人比得上葛林斯班(Alan Greenspan),擁有如此家喻戶曉的知名度與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力。 自從一九八...

在現代的經濟學家當中,再也沒有人比得上葛林斯班(Alan Greenspan),擁有如此家喻戶曉的知名度與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力。
自從一九八七年八月接任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eral Reserve Board)主席以來,在過去的長達十八年任期中,他不僅主導了經濟規模達十二兆美元、全球第一大經濟體美國的貨幣政策,在冷戰結束後的全球化潮流下,經濟發展對世界的重要性,遠超過政治與軍事的對抗,更使得他動見觀瞻,若稱「葛林斯班打噴嚏,全球金融市場重感冒」絕不為過。
隨著十月二十四日,美國小布希總統正式宣布提名現任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柏南克(Ben Bernanke),出任下屆聯準會新主席後,葛林斯班將在明年一月底正式卸任。自從一九五一年聯準會成立以來,擔任主席十八年六個月的葛林斯班,在位期間僅次於首任主席馬丁(William Martin)的十八年十個月。而自從冷戰結束、日本經濟長期衰敗後,美國在九○年代展現全球經濟獨霸的地位,聯準會的重要性便與日俱增。
葛林斯班任內共經歷四任美國總統、兩次波斯灣戰爭、冷戰結束、美國史上歷時最久的經濟擴張期(一九九一年至二○○一年)、兩次股市崩盤、日本經濟大衰退、科技泡沫起落、亞洲金融風暴、俄羅斯破產、巴西債務危機、九一一恐怖攻擊、恩隆(Enron)假帳事件、美元危機、中國與印度先後崛起等,今年高齡七十九歲的他,豐富的經歷恐怕未來無人能及。

下險棋,搞出黑色星期一

有如事先安排好的,他一上任聯準會主席,就註定要成為全球焦點。一九八七年八月,葛林斯班從素有「通膨鬥士」(Inflation Fighter)的沃爾克(Paul Volcker)手中接任之後,相較於沃爾克二百公分的身高,略有駝背、看似木訥寡言的葛林斯班,上任之初並沒有獲得太多肯定的掌聲,但自九月開始,葛林斯班就陸續調高利率兩碼來抑制持續高漲的通膨氣焰。然而此貨幣政策一出,卻直接導致紐約股市持續下跌,並在十月十九日的「黑色星期一」,道瓊工業指數重挫二二%,創下美國一九三○年代「大蕭條」以來的單日最大跌幅,並引發全球金融市場連鎖大跌。在葛林斯班的要求與主導下,美國銀行團開始紓困華爾街,聯準會也宣布降息,幾個月內,道瓊工業指數便收復失土,一九八七年整年還以上漲作收,黑色星期一所引發的恐慌,很快就成過往雲煙,「聯準會新主席通過考驗,」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的(華爾街日報)頭版標題指出。

再施險招,降息閃過風暴

真要顯示葛林斯班過人智慧與能力的,莫過於一九九七至一九九八年間,全球約有四成的國家陷入金融危機當中,他卻讓美國排除在金融危機之外。這場金融風暴從亞洲最先點燃,波及的層面既深又廣,印尼、泰國、馬來西亞外匯重挫,日本金融體系接近崩潰,韓國無力償還外債,緊接著俄羅斯破產,東歐各新興國家經濟一蹶不振,巴西也即將面臨債務危機,整個拉丁美洲國家的債務則拖跨整體經濟,亞洲、歐洲、拉丁美洲到處一片慘澹,世人多悲觀地認為,全球經濟風暴遲早會衝擊美國。
在葛林斯班快速反應主導一波降息,以阻擋持續湧入美國的國際熱錢,以及當時美國財政部長魯賓(Robert Rubin)與財政次長桑默斯(Larry Summers)主導美國配合國際貨幣基金(IMF),對危機國家一系列的貸款紓困與金融制度整頓後,不僅使這場金融風暴落幕、美國倖免於難之外,一九九九年初的美國經濟成長率,更創下五%的傲人成績,失業率則創下二十八年來的新低,葛林斯班、魯賓與桑默斯因此一起登上(時代)雜誌(Time)的封面,被譽為「拯救世界的三巨頭」。
除了擁有面對重大金融事件果斷的處理智慧之外,降低「痛苦指數」(Misery Index,失業率+通貨膨脹率)這項聯準會主席的首要任務,葛林斯班也展現出傑出的能力,「非常清楚的,葛林斯班是聯準會成立以來,最有效的主席,」第五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同時也是芝加哥貨幣學派開山祖師傅利曼(Milton Friedman)讚美。
由於對經濟展望優異的判斷能力,使得葛林斯班能在經濟惡化前先採取措施,靈活地調整利率水準,使經濟發展趨於穩定,根據統計,美國痛苦指數在一九七○年代平均達一三.三一、一九八○年代平均達一二.八四,而在一九八○年,甚至高達二○.七六;但在葛林斯班任內,一九八七年至二○○四年的十八年間,平均痛苦指數卻大幅下滑至八.六七,自一九九三年後,痛苦指數就再也沒有突破一○,這項傑出的成就,讓「葛林斯班可能被記載為史上最好的央行總裁,」美國富國銀行(Wells Fargo)執行長柯瓦希維奇(Richard Kovacevich)指出。

三度創造新經濟神話

在葛林斯班任內,最大的爭議則是由他所引發的新經濟浪潮,功與過至今尚未定論。自從一九八七年由雷根總統任命以來,葛林斯班一直就是由雷根開創「供給面經濟學」(Supply Side Economics)的頭號代表人物,主張降低高所得者與企業的所得稅,提供投資租稅優惠;同時聯準會則以較低的利率水準、寬鬆的貨幣政策降低企業的資金成本,促使企業提高科技投資,從供給面增加生產,一方面增加就業,另一方面則降低通貨膨脹壓力,帶動經濟成長,隨後創造出一九九○年代末期「低失業、低通膨、高經濟成長」的新經濟神話,並引發科技股全面飆漲。
「若沒有葛林斯班,一九九○年代末期有助提升生產的科技投資可能根本不會出現,」美國(商業週刊)指出,「而許多優秀的新興科技公司(start-ups),得要面臨高昂的創業資金成本。」一九九七年初,面對已經逐漸升高的通貨膨脹,葛林斯班獨排眾議反對升息,持續維持低利率水準直到一九九九年中,促使美國企業科技應用大幅提升,不僅造成生產力自一九七○年代以來首度正成長,並促使科技產業在一九九○年代末期的年成長率超過八%,扮演經濟成長的主力,美國科技產業對經濟成長的貢獻,從一九八○年代末期的一四%左右,大幅提高到超過三○%,美國甚至於全球的總體經濟結構,至此徹底改變為以科技主導。

功過難論,留歷史評價

儘管科技扮演經濟成長主力,但過度的投資與氾濫的資金,也造成科技泡沫快速浮現與破裂,新經濟神話旋即結束。那斯達克指數從二○○○年三月衝破五千點之後,便急轉直下的崩盤,在二年半內跌幅超過七五%。此外,因陸續減稅造成的財政缺口,葛林斯班贊成一方面提高社會安全稅(退休金按薪資比例提列的比重提高),另一方面則修法將社會安全稅移至美國聯邦總預算中,等於拿薪水族的退休準備金,去填補對企業與高所得者減稅所造成的缺口,更引發美國眾多經濟學家,對葛林斯班「劫貧濟富」、「擴大貧富差距」的爭議。
「葛林斯班創造了繁榮商業的環境,」思科(Cisco)技術長、有可能是執行長錢伯斯(John Chambers)接班人的蔣卡羅(Charlie Giancarlo)指出,「過去,我們認為一%到二%的經濟成長率是常態,現在我們則視三%以上為常態,這是他的重大成就。」其中,關鍵就在於科技產業快速成長與變化的本質,已經徹底反映在我們這個時代的經濟成長率。 究竟,在葛林斯班擔任聯準會主席期間,對全球經濟是功還是過?對總體經濟的後續影響究竟會是什麼?隨著他即將退休,他的功過是非勢必會被世人討論許久,但,可以確定的是,在現代經濟史當中,他絕對已經寫下傳奇的一頁。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