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半導體產業, 只有第一名有錢賺!

2005.11.15 by
數位時代
未來半導體產業, 只有第一名有錢賺!
根據美國製造業ISM指數,全球半導體第四季仍有四%的成長,明年會有一○%的成長,而明年第四季更有可能衝上一六%,「只要是半導體景氣往上走的時...

根據美國製造業ISM指數,全球半導體第四季仍有四%的成長,明年會有一○%的成長,而明年第四季更有可能衝上一六%,「只要是半導體景氣往上走的時侯,台積電的爆發力特別強!」美林證券半導體首席分析師何浩銘說。
儘管半導體設計公司一直是投資人最愛,但半導體製造業才是台灣半導體的主力,產值占台灣半導體總產值的五九%。而過去半導體製造一直是景氣循環股的首選,但現在景氣循環的波動不像過去這麼顯著,也讓台積電享受景氣循環投資(Cycle investment)的優勢不再,未來台積電還有甜頭可嘗嗎?

趨勢一 第一名賺錢第二名苦撐

從今年第三季台積電主要對手聯電的法說會上,就可以看見在半導體的大趨勢下,未來連「老二」都很難占便宜。過去在科技界一直遵循市場「前三名」可以生存下來的遊戲規則,但是現在只有第一名可以賺錢。
半導體產業未來最重要的趨勢,就是過去是「金字塔型結構」的產業,未來將被「沙漏型結構」取代。IC業者就指出,在贏家通吃的狀況下,各領域的龍頭也會跨領域合作,大者結合,連排名第二的公司都優勢盡失,反而是最低價的產品還有活躍空間。這時市場單價最高的產品,或是單價最低的公司都能生存,反而是中間的公司被排擠,形成了一種「沙漏型結構」,無疑的,台積電就是其中最上端的沙漏。像一些IC設計公司都把高階產品下單台積電,至於低階,反而就給最便宜者,不一定會給第二名的公司。

趨勢二 製造中心往大陸移動

第二個趨勢,是半導體製造中心繼續往大陸移動。張忠謀就曾指出,近二、三十年當中,世界半導體的生產重心已經轉移了兩次:第一次是二十年以前(一九八○年代),轉移到日本;第二次是十年以前(一九九○年代),轉移到日本以外的亞洲,主要是韓國和台灣。但亞洲一直都不是開發的重心,開發的重心都在美國,沒有轉移過。
而現在這個轉移動能,會轉移到大陸去。只要學會了製造,重心就會轉移。像生產重心轉移到日本,美國就沒有資格參與了。韓國、台灣已經學會了,現在轉移到大陸去。但是,大陸其實不懂半導體,所以才會搞到產能過剩。張忠謀指出,每一次「重心轉移」,對半導體業都是浩劫,這也是許多半導體公司虧本的原因。但是對台積電來說,他們掌握了製造服務的策略,已經漸漸學會避免傷害。

趨勢三 技術多元化造成訂單分散

第三個趨勢,則是技術愈來愈多元化。美林證券何浩銘指出,明年半導體有一○%的成長,但是在製造代工方面的成長,大約有一四%,高於平均值,儘管IDM(整合性元件製造廠)今年釋出訂單的力道不強,主要是○.一三微米和九○奈米的訂單,但是對台積電來說,中芯和全球第三大的特許半導體威脅漸漸轉弱。
儘管微軟Xbox的訂單,確定由特許拿走,但是特許在全面製程上的能力有限。至於中芯曾經一舉抓住了○.一八微米的爆發期而崛起,但是下一個爆發期,是屬於○.一三微米以下高製程的爆發期,中芯能不能繼續跟上不無疑問。
另一方面,台積電也正面臨IDM大廠搶進代工訂單的挑戰。像十一月初,以低耗電製程聞名的富士通三重縣十二吋晶圓廠,就成功地吸引威盛電子子公司旭上科技(S3 Graphics)的九○奈米繪圖晶片訂單。威盛就指出,他們採用富士通的製程,不但能提高二五%時脈速度,也至少能節省二五%耗電。
這也是威盛第二次把訂單從台積電移出。二○○四年威盛也曾決定使用IBM在SOi(絕緣層上覆矽)的製程,來生產新世代微處理器C7。不過台積電仍是威盛最大的產能來源,像是威盛的晶片組、網路晶片、PC周邊晶片等,台積電還是威盛最大的代工廠。

台積電的對策 強化開發縮短製程時間

面對IDM的搶單來勢洶洶,台積電在特殊製程上不斷強化開發的能力,積極開發銅、Low K(低介電質)、低耗電等製程,過去台積電把一個新製程推到全線產品都可以採用,大約需要六、七季的時間,十一月的法說會上,台積電執行長蔡力行就發下豪語,要把製程全線採用的時間減少到一至二季。
這種「減少三分之二」時間的大躍進,主要還是為了緊緊抓住客戶,滿足各種新製程產品的需要。台積電研發部門的資深副總蔣尚義也指出,如果用武俠小說來比喻,台積電的晶圓代工模式,就是必須把每一個門派的武功都學會,並且達到一定的水準後,才能爭取到大廠的生意。因此,台積電要成為與國際大廠同步,甚至進一步領先國際製程技術,就必須把每一個門派的技術都練到上等的水準,這也是台積電能迎戰景氣高低起伏的最大武器之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