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比別人敢砸錢 找最優秀的人研發

2005.11.15 by
數位時代
要比別人敢砸錢 找最優秀的人研發
十月十八日,一封由比利時魯汶(Leuven)發出的新聞稿,讓這大半年來,在台北、歐洲兩地奔波的台積電技術研發資深副總蔣尚義,終於可以鬆了口氣...

十月十八日,一封由比利時魯汶(Leuven)發出的新聞稿,讓這大半年來,在台北、歐洲兩地奔波的台積電技術研發資深副總蔣尚義,終於可以鬆了口氣。 這份由半導體技術研發組織IMEC(Interuniversity Micro-Electronics Center)發出的新聞稿指出,台積電將成為IMEC第八位會員,也是全球第一個加入的晶圓代工業者。未來,台積電將與英特爾(Intel)、德州儀器(TI)以及三星(Samsung)等半導體大廠坐在一起,共同制定四五、三二、甚至二二奈米的次世代技術規格,「加入IMEC,等於讓台積電走進全球半導體技術的最高殿堂,」坐在台積電總部六樓辦公室的蔣尚義,看著窗外灑進的午後陽光,臉上露出的盡是心滿意足的笑容。 邁入三二奈米確保領先 從四五奈米到二二奈米,加入這個國際組織的台積電,一口氣掌握住未來三個世代的技術,如果以兩年為一個世代,一直到二○一一年都可以保持技術領先的地位。然而,IMEC究竟是什麼樣的單位,能讓台灣最會賺錢的科技公司再下「三」城? 一九八四年成立、總部設於比利時魯汶的IMEC,是歐洲在奈米科技、微電子技術等領域最大的獨立研究單位,主要出資者為歐盟以及比利時政府,研究人員總數約一千四百人,每位加入組織的會員,除了百萬美元以上入會費外,每年還必須付出一千萬美元的高額研究費用。 由於對會員的資格嚴格審查,因此目前只有英飛凌(Infineon)、英特爾、松下(Matsushita)、飛利浦(Philips)、三星、意法半導體(ST)及德州儀器等七家大廠得以加入,其他像是應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ASML等半導體設備商,都只能以列席的方式,不能參與最後的技術表決,「由此可以看出,這個組織的影響力非常巨大,」美國(商業週刊)如此評論。 「我們一直是他們積極想拉攏的對象,」代表台積電進入IMEC最高決策委員會的蔣尚義說。在半導體行業裡,有三家業者的動向,足以當成業界景氣與技術的指標,分別是英特爾、三星與台積電。IMEC也清楚了解這點,幾年前,成功順利說服英特爾與三星加入後,這個組織就利用多種特殊管道來敲台積電的大門,希望台積電參與,補齊三角拼圖中的最後一角。 「之前沒答應,是因為這是一個很大的承諾(Commitment),」蔣尚義表示,加入組織的廠商,除每年必須支付龐大的研發費用外,還必須派六個人常駐在比利時,與其他會員派駐的團隊一起研究,「這六個人必須相當資深,才能對IMEC有貢獻,並且將研發出來的技術帶回。因此若再加上薪資與出差費後,公司負擔的成本會變得非常高,」蔣尚義皺著眉頭說。 經過四年的審慎考慮,今年二月,蔣尚義與當時任台積電副總執行長的曾繁城決定親自前往比利時,在看完當地環境、實驗設備,以及與其他會員廠商訪談後,回來向董事長張忠謀報告,認為值得編列大筆經費投資。為求慎重,幾個月之後,研發處長又再度帶隊前往比利時,做簽約前的最後確認。 擴產六五奈米拉大差距 台積電在先進製程的投資還不止於此。十一月初,台積電決定從口袋裡掏出七億美元,擴充六五奈米以及八吋廠的○.一八、○.一五微米的產能。今年中,蔣尚義便指出,台積電已用六五奈米產出具有良率的十六百萬位元(MB)SRAM(靜態隨機存取記憶體)。以此經驗判斷,未來在推向量產過程中,已沒有太多風險存在。 目前,台積電已啟動六五奈米的共乘服務(cyber shuttle),並獲得Altera、博通(Broadcom)、飛思卡爾(Freescale)與高通(Qualcomm)在內的五家客戶訂單,「今年底,六五奈米就可進入小量試產,二○○七年之後,就可邁入主流製程,」蔣尚義在十一月初的「第一屆亞洲固態線路研討會」(A-SSCC)演講時表示。 同時台積電的主要競爭對手聯電也宣稱,在六五奈米部分,目前已經掌握包括德州儀器在內的四家客戶,將於明年第一季小量生產。因此,台積電擴產六五奈米的動作,也被外界視為拉大對手差距的積極作法。 台積電展現研發能力 面對競爭者不斷的挑戰,蔣尚義指出,半導體技術每演進一個世代,雖然晶片顆粒就會縮小五○%,在相同面積的晶圓上,成本就可下降一半,創造一○○%的成本優勢,但是若扣除IC設計與晶圓廠的研發費用、良率、通貨膨脹、跌價損失後,IC設計公司還剩下二五%的利潤,然而晶圓代工廠花費在設備投資上,往往會吃掉這剩下利潤,「因此,摩爾定律(Moore's Law)遭遇到的已經不是物理極限,而是金錢極限,」蔣尚義指出,在此假設下,產能規模愈大、研發費用愈高的晶圓廠,設備折舊攤提的速度快,缺陷密度(defect density)的學習曲線,也可因投產片數高而快速下降。 若以台積電與聯電去年的研發成本為例,聯電投入研發的金額是營業額的五.六%,台積電為五%,兩者在伯仲之間。然而從絕對數字來看,聯電為六十五億新台幣,台積電則為一百二十五億,多出一倍以上。雖然蔣尚義沒有明說,但暗地裡還是顯露出台積電在研發上的優勢。 台灣資金最多的研發團隊 要打造「技術領先」的台積電,還得有一批訓練有素的研發團隊才能夠實現。目前台積電的研發團隊高達一千一百人,其中負責技術研發(R&D)約八百人,設計服務(Design Service)約三百人。 在這一千一百人當中,碩、博士以上的學歷占掉八成,曾經出國留學或是工作過的比重也高達二成。另外,去年台積電的研發費用占年度營收的五%,達到一百二十五億新台幣,這個數字已經是工研院的兩倍、清華大學的七倍,「不管是研發人數或金額,台積電都是台灣所有公司、機構中最高的,」長期觀察台積電的標竿學院院長朱博湧指出。 台積電執行長蔡力行在(科學人雜誌)中也談到,一九八九年他剛進台積電工作時,當年營收不到一億美元,「因此研發費用還很少,」但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董事長張忠謀就開始注重研發,研發費用的比例提高到五至八%後,就一直維持這個水準。到二○○○年時,研發費用首度突破二億美元,「去年更突破三億美元,雖然這個數字不是全世界最大,但卻是最有效益。」 同時為鼓勵研發人員繼續從事研發,台積電也開始實施「院士制度」。 蔣尚義表示,三年前,台積電決定引進這套在國外行之有年的制度,並且將它分為首席院士(Principle Fellow)、資深院士(Senior Fellow)、院士(Fellow)與科技委員(Admission)四等級。目前已經有前瞻研究專案處長鄧端理、研究發展處長薛福隆與製程可靠處長奧茲(Tony Oates)等三人晉升院士,另有八人為科技委員。 「要管理這麼龐大的一個研發團隊,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加入台積電八年、不喜歡用制度束縛研發人員的蔣尚義指出,他看過很多聰明的研發人員,但是個性卻不容易跟其他同事相處,不能為對方著想,或是執行專案時,不接受專案領導人的指揮。「遇到這樣的情況,除了打考績時必須多方徵詢外,我們也會讓他轉調部門,一旦改變客觀環境或是主從關係後,很多人就會反省過去(不體貼)的行為,同事間的摩擦也就減少很多。」 然而他也強調,過去台積電的研發人員多半從國外回來,「英特爾、惠普、貝爾實驗室(Bell Lab)、超微(AMD)與IBM都有,就像是八國聯軍。」雖然可以明顯感受每個人代表不同的企業文化,但因為在國外磨練過,個性強悍卻不會難相處,爭執也是對事不對人,「現在留學比例低,這種磨練機會已經少很多,」蔣尚義感嘆。 但儘管如此,台積電早已是台灣最「人才濟濟」的公司,蔡力行自信地強調,「我們早已跳脫過去只是代工廠的角色。」確實,再過兩年就要二十歲的台積電,在研發上所展現的能量,正在讓全球半導體業刮目相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