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觀點] 創業拔萃基金「健達出奇蛋」:三個願望,能一次滿足?

2015.03.18 by
翁書婷
[數位觀點] 創業拔萃基金「健達出奇蛋」:三個願望,能一次滿足?
今日國發會與遠傳電信、聯合報系、CID 華威國際集團、富邦人壽、中國信託創投、開發國際等九大法人,共同成立新台幣 15 億元「本誠創投基金」...

今日國發會與遠傳電信、聯合報系、CID 華威國際集團、富邦人壽、中國信託創投、開發國際等九大法人,共同成立新台幣 15 億元「本誠創投基金」,用以投資網路新創企業。國發會創業拔萃計劃邁入新的里程碑,為了讓台灣新創有更多機會邁入國際市場,國發會首度引入非對稱型「創業拔萃基金」,利用這個基金協助台灣新創介接國際創投資源,而本誠創投基金正是創業拔萃基金的其中一支。


(圖說:國發會與遠傳電信、聯合報系、CID華威國際集團、富邦人壽、中國信託創投、開發國際等9大法人共同成立「本誠創投基金」。圖片來源:之初創投提供)

創業拔萃基金主要有三大願望:
1. 增加台灣新創得到國際創投資金機會
2. 把國際創投投資知識傳遞給台灣創投
3. 鼓勵台灣新創闖蕩國際市場

不過,這個非對稱型投資基金,是否真如健達出奇蛋,一次可以滿足三個願望?以色列是政府領導的非對稱型投資先驅,我們先來看看非對稱型投資的始祖怎麼做?

以色列優茲瑪(YOZMA)經驗

時間退回到1993年,當時的以色列缺乏專業創投,以色列新創團隊專長在研發產品,並不擅長國際市場行銷,以色列創投投入早期科技公司的資金遠低於成熟期(其實和台灣現在的創投環境非常類似)。因此以色列政府在1993年大膽施行一項投資基金。這個基金有一個很可愛,很女性化的名字:優茲瑪(YOZMA)。

財政並不闊綽的以色列政府,僅僅投入1億美元在優茲瑪基金中,但是在第一期計劃中,小兵立大功成果斐然,最後甚至變成其他國家的模仿對象,陸續吸引澳洲、南韓、丹麥、紐西蘭、新加坡等國的效仿。提到以色列創投發展史,一定會提到優茲瑪計劃。

優茲瑪計劃是怎麼運做?以色列政府拿了1億美元,和來自美國、德國、新加坡、日本等地的國際創投合作,成立了10個創投基金(每個基金大小約為2000萬美元至2500萬美元),專門投資以色列本地的早期高科技新創團隊。

為了讓以色列本地創投可以和知名國際創投學習,計劃規定:每一支基金必須由以色列本地的機構管理,但應該由一家知名的國外創投與以色列本土金融機構組成。此外還設計獎勵機制:國際創投可以在五年以內以優惠的價格,買回政府基金的利潤,最後10支基金中有8支買回。

最後,這個計劃不但讓以色列政府一毛都沒有虧損,賺回1億美元、讓8家以色列新創公司最後被併購或IPO、這些合作的基金規模也從最原始的2.1億美元,成長到2006年的40億美元以上規模,更讓以色列本地創投市場蓬勃發展起來。

我們來看看以色列創投投資協會(IVC)的數據吧!1993年當年以色列創投投資規模僅有1.5億美元,但是到1997年已經成長到7.2億美元,2000年時更直逼23億美元,成長速度驚人。這些數據說明優茲瑪的力量。

表一:台灣創業拔萃基金與以色列優茲瑪比較

國家名稱 台灣 以色列
資金名稱 創業拔萃基金 Yozma優茲瑪
基金來源 政府(國發基金)100%出資 政府100%出資
投入基金總額 沒有上限 1億美元
推出時間 2015年 1993年(第一期)
每支基金政府最高投資額佔比 40% 40%
投資團隊種類 1.非台灣新創
2.台灣相關新創:台灣早期或國外早期新創,但在台設有分公司或子公司
以色列早期新創
基金模式 台灣與國際創投分別申請 以色列與國際創投共組基金申請
基金申請條件 1.台灣創投但有國際佈局策略
2.國際創投但將在台灣設立分公司或辦事處
1.每一支基金必須由以色列本地的機構管理
2.基金必須由一家知名的國外創投與以色列本土金融機構組成
基金讓利機制 基金投資於台灣相關新創,投資比例超過30%以上,並且基金有賺錢 國際創投可以在五年以內以優惠的價格,買回政府基金利潤(最後10支基金中有8支買回)
申請通過的創投 本誠創投(台灣)、華美創投(台美)、500 Startups(美)、TransLink Capital Partners(台美)(截至目前) 美、德、日等10家,其中5家為美國創投

比較之後,我們發現創業拔萃基金與優茲瑪基金主要有三大差異,而這也是外界的主要疑問。1.創業拔萃基金沒有要求參與創投一定要投資台灣新創,也就是說拿國發基金的錢,投資國外新創也可以。2.優茲瑪強調國際創投必須和本土機構共組基金,以便於把國際投資知識傳遞給以色列,但創業拔萃基金並沒有要求國際創投與台灣創投共組基金。3.以色列啓動優茲瑪時,以色列國內以國際市場為導向的團隊眾多,新創國際化程度比台灣新創高。

疑問一:國際創投不用投台灣新創也可以?

國發會一方面擔心國際創投對台灣新創公司沒興趣,因此「不強制」國際創投投資台灣新創,但一方面卻又希望國際創投投台灣。因此國發會以讓利機制「鼓勵」國際創投而非「強制」投資,國發會認為這樣做可以讓國際創投對台灣新創產生興趣,飛到台灣看新創。而飛到台灣後,若看上台灣新創,並且投資賺錢,就可以拿國發會的讓利利潤。但若只是要達到這個目標,不強調實質投資,並不需要大費周章設計這些基金,把台灣優秀團隊全部找到矽谷去把國際創投找來辦一場Demo Day,台灣新創一樣有機會拿到國際資金。

疑問二:基金沒有要求由國際創投與台灣本土創投共同組成?

國發會基金重點在引進國際創投知識,但卻沒有像優茲瑪計劃要求雙方共組基金。對此疑問,國發基金表示:「擔心國際創投不想和台灣創投共組基金。」為什麼我們要先退一步的認為,國際創投不想和台灣創投合作呢?若沒有要求國際創投和台灣本土創投合組基金,如何把國際創投知識高效率地帶給台灣創投?

疑問三:台灣團隊國際化程度不比以色列,台灣新創案源充足?

以色列執行優茲瑪計劃時,正處創業爆發期。從1988年開始到1992年四年間,以色列新創數量三倍成長,案源很多且多瞄準全球市場,但國際投資不足,因此啓動優茲瑪計劃,吸引國際資金,計劃中有五成為創投來自美國,同時美國也以色列新創重要併購國。但台灣,這個大不大,要小不小的市場,給創業家不一定要走向國際的好環境,和以色列新創相比,台灣新創國際化程度較低,而這正是國際創投興致缺缺的重要原因。因此若這個問題沒有解決,光靠創業拔萃基金並不容易大幅增加國際創投資台灣新創意願。

這是台灣第一次嘗試非對稱投資。國發會創業拔萃計劃立意良善,但計劃設計卻處處「扭捏制肘」,希望增加台灣新創得到國際創投資金機會,但基金卻可不投台灣團隊。想把國際創投知識傳遞給台灣創投,但沒有要求雙方共組基金,加上台灣新創國際化程度不比以色列,讓我想問「三個大願望,真能一次滿足嗎?」

對於以上疑問,之初創投共同創辦人暨合夥人詹益鑑認為,「創業拔萃基金的開放架構比較好。因為創投非常重視夥伴關係,不只是利益,若硬逼台灣和不熟悉,也沒有太多合作經驗的國際創投,綁在一起共組基金,恐怕短期內看不到效益。另外,利用讓利機制『利誘』而不是強制投資台灣新創也是一樣的道理,保持機制的彈性,創投的錢自然就會流向有錢賺的地方。至於台灣新創國際化程度不夠高,這個問題需要整體改革,如人才面的創業簽證或開放更多白領外國人來台就業,法規面的《公司法》修法等整體創業環境都要一起調整,創業拔萃計劃基金才會看到成效。」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