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富讓位,小資勝出

2005.11.01 by
數位時代
暴富讓位,小資勝出
正當阿隆索的雷諾賽車飆抵終點,奪下今年F1上海站冠軍,引擎還沒來得及熄火,另一項奢華活動又迫不及待在上海展開,而且名字取得通俗易懂,就叫「上...

正當阿隆索的雷諾賽車飆抵終點,奪下今年F1上海站冠軍,引擎還沒來得及熄火,另一項奢華活動又迫不及待在上海展開,而且名字取得通俗易懂,就叫「上海奢侈品大展」。展場裡有頂級汽車、家具和珠寶等售價從百萬人民幣起跳的商品,總計三天展出時間成交額達兩億人民幣,其中有一人就訂了兩套售價千萬的仿古家具。

街景愈來愈和台北相似

兩週前,中國才剛討論完成第十一個五年計畫,重點是要縮減貧富差距。對於在內地農村每天辛苦耕作仍不得溫飽的農民來說,如果看到上海這些場面,肯定不覺得自己是身處同一個國家、甚至同一個世紀當中。
但是要完成這種跨越,也許不需太長時間。台灣早期農村也存在貧窮,等到發展工業社會富裕起來,許多農地變更為建築用地,一下子造就許多「田僑仔」,也是狂買賓士車和千萬家具,和今天中國暴富起來的人一樣,雖然發家原因各有不同。
我身邊所認識的,更多是小富的人,跟著這個時代的進步節奏而上來。他們多半有大學學歷、從事白領工作、存錢準備買車買房、下班會相約去吃飯逛街、偶爾上健身房鍛鍊、週末到電影院或美術館,和在台灣認識的沒什麼兩樣。
這些小富(大陸稱為小資)是推動上海進步的重要力量。採光明亮的辦公樓、雨後春筍的星巴克、25塊人民幣一客的簡餐、書種愈來愈多的書店、提供各式生活用品的大賣場,都是為這些小資而開,那些暴富者只占據這個城市的一隅(南京路和外灘精品店以及各種奢侈品展),正從主角淪為配角。
上海和台北愈來愈像,起碼咖啡館的密度接近。我辦公室底下的二樓新開了一家上島咖啡,隔街對面剛開一家星巴克,星巴克另一側對面巷子裡,也有幾家小咖啡館,這些變化都是在這一年內發生。一杯咖啡的價格,也從40塊人民幣下降到20塊左右,從一種炫耀式的消費進入到尋常中產階級的生活裡。

老友、同學在上海碰面機會多

中國今年大學聯考報名者逾900萬人,有一半來自農村,今年畢業人數逾320萬人,明年還會增加。這是讓人口真正脫貧的解決之道,從教育著手,培養更多白領,日後成為城市的骨幹。
因為上海的消費型態和台北近似,最近有更多朋友從台北來此找機會。昨天剛接到一通多年不見的高中同學電話,他剛被開連鎖賣場的公司派到上海,辦公室就在附近。連鎖賣場我懂的不多,但見面聊聊問題不大,反正上島和星巴克就在樓下,有事沒事都想去坐坐,總比在辦公室裡泡三合一強得多。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