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新生] 伍中行以茶領路,傳承好食文化

2015.04.05 by
莫小莉
[品牌新生] 伍中行以茶領路,傳承好食文化
做為台灣第一家連鎖店,隨著南北貨需求減少,伍中行一度淡出人們的記憶。因捨不得老味道消失,捨不得家業沒落,具科技業背景的第三代,放棄大通路模式...

做為台灣第一家連鎖店,隨著南北貨需求減少,伍中行一度淡出人們的記憶。因捨不得老味道消失,捨不得家業沒落,具科技業背景的第三代,放棄大通路模式,以精品店概念,從找茶出發,找到回家的路,找出台灣走進世界的路。

很多年輕人不認識伍中行,但對許多中老年人而言,在伍中行購物辦年貨,卻是一段美好的回憶。伍中行的歷史得從中日甲午戰爭說起,中國戰敗後,割地賠款,台灣成為日本殖民地。為了讓在台日人可以買到日本食物,西村武士郎奉命到台灣開設西村商社。當時只要有日租界,就有西村商社,日本人在北中南五個據點,形成連鎖店的樣貌,不但織起綿密的食物網絡,也把情報偷偷織進裡面。

西村商社到台灣開設的第一家店,就在當時的府城台南。當時吳爕堯家族在台南家大業大,西村武士郎向吳家租倉庫,兩家的淵源也就此展開。1945年,日本戰敗,西村商社遷出台灣,既有的基業則由5個中國人承接,改名伍中行,由吳棟樑接棒,是伍中行第一代始祖。

老伍中行的店內情景
(圖說:第三代吳傑熙為了傳承家業,放棄科技公司的千萬年薪,將伍中行從老舊舖子轉型為精品茶食行。圖片來源:伍中行提供)

當時台灣尚未從戰亂中復甦,一般大眾根本消費不起高級食品。伍中行危危欲墜時,上海四行倉庫傳來消息,還有兩千箱克寧奶粉等著運到伍中行。青幫傳奇人物杜月笙出手相助把奶粉運抵台灣,倉庫裡的存貨救了第一代,成為伍中行打天下的基礎。

伍中行也改賣南北貨,而且一定是品質最好的。金華火腿早上才掛滿牆,天還沒黑,全被搶光了。伍中行的烏魚子更出名,進貨量也大,如果當天伍中行買辦沒有到港口批貨,烏魚子就不開盤。

霸氣成這樣,也容易惹人眼紅。當時從香港來的貨物,被檢舉是匪貨,董事長更因為通匪被關了兩個星期。總統蔣中正的家廚來買東西,隨口問起董事長,才知道他被關了。家廚馬上說:「不用擔心,我回去跟侍衛長講一聲。」董事長很快就被釋放。董事長雖然獲釋,大大小小的麻煩卻不斷。吳棟梁的兒子吳義雄決定加入公職,他天資聰穎,第一名從調查局畢業,從此再也沒有人敢找伍中行麻煩。

不做大通路

從戰後到民國70年代,伍中行無比輝煌,過年時更人潮滿滿,一天的營業額可以在台北市買一棟房子。吳棟樑卻隱約感到不安,民國60年代,他到日本探望西村家後人時,他們告訴他日本正在流行便利店,建議伍中行可以拓點,增加通路。只不過當時伍中行正火紅,錢如潮水般來,便利店是全新的概念,第二代經營者們不想惹麻煩,只肯固守舊業。伍中行還來不及改變,就被時代遠遠拋在後面,昔日華麗光景轉瞬間灰飛湮滅。

民國101年,第二代吳義雄的妻子鄭美香臨終前,叮嚀第三代的吳傑熙:「伍中行是阿公創立的,你是長孫,要把這個招牌接下來,擦亮它,千萬不要讓它蒙塵。」兩天後鄭美香辭世,吳傑熙不久後就結束自己的科技事業,回到伍中行。

吳傑熙是阿公捧在手心養大的小孩。兩歲的吳傑熙打破阿公珍藏的清代茶壺,阿公沒有責罵他,反而帶他去茶莊,買了一只70元的茶壺,還叮嚀他:「這個壺,爸爸要工作兩天才買得起,你要好好珍惜。以後你想泡茶,就用這個壺,不要用阿公的壺。」

承襲家業是吳傑熙的責任,無可逃避。傳到他手上的伍中行已經大不如前。吳傑熙甚至拿出在科技業賺到的錢,跟其他家族的股東搜購股票,成為伍中行的最大股東。錯過成為大通路的機會,伍中行只能利用最好的產品,跳過通路,讓客人直接進門。

吳傑熙決定從茶藝出發,他的茶藝是阿公親手教的:「所謂富三代懂吃穿,不是在炫富,而是我品過最好的茶,我知道什麼是好茶,我可以從這裡出發,把伍中行『精緻之食』的文化傳下去。」

這時倉庫裡的存貨再度救了伍中行。吳傑熙清點倉庫時,發現好多老茶堆在角落,無人聞問。原來台灣人愛喝新茶,茶舊了,便無人要買,丟了又可惜,只好一直堆著。老茶是寶啊,這幾年老茶市場炒得兇,這批老茶成為第三代伍中行的鎮店之寶。

重新發現老味道

吳傑熙也到阿里山買茶。茶農開價1斤1,500元,他不只不殺價,還主動抬高價錢:「1斤1,700,我全部都包了!」茶農傻了,向來茶商只會殺價,怎麼可能抬高價錢。沒多久,茶農間都流傳開了:「台北的吳先生好傻,主動加價。」吳傑熙的朋友也罵他傻。

「半年後,我就收到成效,茶農最好的茶都會先拿給我,因為我價格最高。」吳傑熙很得意。這也是阿公教他的,當年伍中行最紅的商品就是烏魚子,吳棟樑跟漁民買貨時,並不會因量大就殺價,相反的,他會給最好的價錢。他說:「我們要讓漁民也有錢賺,他們才會用心做我們的東西,否則我們壓低價錢讓他沒有利潤,他為了獲利只好偷工減料,長期下來,受到傷害的還是伍中行。」

除了老茶,他也在雪山山脈最南段的白姑山買五分地種茶,他用科學方法種茶,做出冠軍茶。他甚至動手燒壺,用古法燒紫砂壺,卻用科學方法調整變數,最後把鐵質燒到表面,成品正在請專家研究、鑑定。

因為太懷念舊時滋味,吳傑熙除了賣茶,還賣烏魚子,而且跟之前一樣,他堅持用野生烏魚子,找老師傅來醃漬,現在已經沒有人這麼「厚工」了。養殖烏魚可以利用荷爾蒙調整公母比例,用機器烘乾只要一天就完成,吳傑熙卻堅持手做、風乾,讓風慢慢吹出好滋味。「我捨不得老味道消失!」吳傑熙說。

做茶做魚都很快樂,賣茶卻讓他撞牆。那是落回現實的一刻,老茶市場多半是中國人在搜購,他們出手闊綽,帶了4、500萬現金來買茶。有好客人,豪爽地買;也有奧客,不懂行情亂殺價,硬是要把200萬的老茶殺成100萬,吳傑熙毫不客氣:「要就200萬,不然就不要,你也不用留電話給我,我可以給你名片,你想清楚再回來買。」做生意是一回事,尊嚴又是一回事。

把好物推向世界

「人活著,不要把金錢看得太重。」吳傑熙突然哀傷:「這幾年,父母、孩子都相繼走了,我一直在想人要怎麼活著,錢真的不是最重要的。我願意用1億元換回母親、孩子,卻辦不到。」他講起士林夜市有家隱藏版烤肉攤,每天半夜1點半出來擺攤。有天深夜,他突然嘴饞,就跑去買烤肉,小小攤子上一家三口快活地聊天工作,吳傑熙回到車上後放聲大哭,「真的不用開多大的店,一家人可以快快樂樂在一起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中年吳傑熙不再追求金錢,只盼自己做的事情有意義。除了傳承伍中行,他還想推動台灣茶的認證:「台灣是產茶國,卻沒有好的認證機制,茶農騙茶商,茶商騙顧客,一直在惡性循環。為什麼不能像咖啡豆一樣,建立精品認證的機制?這個工程超出我的能力,但我一定要努力,這是我們對後代的責任。」

時代流轉,伍中行只能毅然斬斷過去的榮光,重新出發。在這次的出發中,吳傑熙調整商品,他揚棄曾經獲利最多的南北貨,改以人人可入手,卻又需要高度鑽研的茶葉為主,搭配新鮮食材的食品罐頭為輔,他苦笑:「誰還會煮金華火腿、發魚翅?沒有市場了。」他要把台灣最精緻的好物推向世界。他還打算進軍英國、美國、德國,設置茶坊,用煮咖啡的概念,教老外輕鬆學泡茶。

老品牌維持不易,如果想要通拿,想要維持門面,只會加速死亡。走精緻細膩的路線,傳承老品牌精神,才能長久。講起伍中行的未來,吳傑熙說:「只要可以把精神延續下去,後人想賣什麼都可以,只要記得,無論時代怎麼變,伍中行永遠堅持只賣夢幻逸品。」

伍中行第三代吳傑熙
(圖說:第三代吳傑熙為了傳承家業,放棄科技公司的千萬年薪,將伍中行從老舊舖子轉型為精品茶食行。圖片來源:蔡仁譯攝影)

數位時代251期封面
(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註明資料來源:《數位時代》第251期)
其他精彩內容》》
訂閱數位時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