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蘋」如伴虎?

2015.05.30 by
歐洲動態2.0
今年(2015)5月18日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第13版以4/5的版面報導「Asian suppliers host...

今年(2015)5月18日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第13版以4/5的版面報導「Asian suppliers hostage to Apple patronage(亞洲供應商因沾蘋光而被鏈)」,主要內容在描述台、日、韓、中的 iPhone 手機零件和裝配廠,如何地因雀「蘋」中選而光,同時也因「蘋」棄而苦的故事,令人有伴「蘋」如伴虎之感。此外,全球智慧手機市場似已呈現日益飽和的情況,再加上中國的紅色供應鏈快速地崛起,所有台日韓的手機供應鏈廠,似也有戰雲密佈之勢。

Apple supplies chain
(圖說:Apple手機主要零件供應鏈,圖片來源:FT.com)

以下是報導摘要:

  1. 先細數iPhone分布於4國的供應鏈

a.台灣
i.機殼:可成、鴻海集團、Castek
ii. 相機鏡頭:大立光
iii. 手機晶片代工:台積電
iv. 軟式電路板:台郡
v. 裝配:鴻海集團、和碩

b. 日本
i. 觸控面板:Japan Display
ii. Capacitor:Murata
iii. 相機感測器(Sensors):新力(Sony)

c. 韓國
i. 手機晶片代工:三星
ii. 觸控面板:三星、LG Display
iii. 記憶體:三星、SK 海尼士

d. 中國
i. 喇叭組合:AAC Tech

  1. 今(2015)年第1季iPhone手機較去年同期成長40%,所以雀「蘋」中選的供應商如:日本Murata第1季的營業利潤就較去年同期成長116%;我國的大立光的營業利潤則成長61%;韓國LG Display更是成長了8倍;報導第1段似乎想彰顯,凡沾上蘋果光者,業績便有如神助。

  2. 但蘋果供應商也常會因「蘋」棄而苦,例如日本做面板的「夏普(Sharp)」去年便因此虧了$19億美元;我國裝配 iPhone手機的鴻海,因和碩分食25%的裝配量而感受到壓力,同集團做機殼的公司(註:可能是鴻準。),也因蘋果自2011 年起,逐步將訂單轉到可成以及Castek後,股價跌了69%;另我台郡和臻鼎則因能供應蘋果更精密的觸控零件,而前景看好。

  3. 蘋果推出大螢幕手機後,目前市場上的高階智慧手機, iPhone 6可說是一枝獨秀,其餘各家品牌均為「蘋」所苦;而低階手機市場則被中國竄起的聯想、華為、小米或金立等所據;此外,全球智慧手機市場銷售量在 2013 年成長 39%,2014年成長28%後,似有趨緩現象,例如中國市場在2015年第1季只成長了4%;昔日風光的小米機更是史無前例的連著2季的銷售衰退。所以匯豐商銀(HSBC)亞洲科技研究部門的主管 Steven Pelayo便曾大膽地預測今後3年,手機的銷售數將只能有個位數的成長。

  4. 在手機市場日益飽和的情況下,台日韓手機供應鏈的廠商,不管是否沾上蘋果光,除了因「蘋」神傷而忐忑不安外;再加上中國拼價的紅色供應鏈,也隨中國低價手機而興起,更是在供應鏈的競爭市場上,增添了許多戰雲。如今各家無不嚴陣以待,卯足全力地盤算生存之道。

  5. 首先供應中國中低價手機晶片的聯發科,以物美價廉襄助中國手機品牌大量地興起,所以該公司的業績在前2-3年間,如日中天;但2014年7月以後,則因中國展訊(Spreatrum)的晶片開始被中國手機品牌商採用,而大受影響。此外,小米、聯想等手機的相機鏡頭,則以自家人挺自家人的立場,紛紛改採寜波「舜宇光學(Sunny Optical)」的產品;不只如此,中國的手機裝配廠如:聞泰(Wingtech)和龍旗(Longcheer)等,也因中國手機市場的銷售趨緩,而開始積極地爭取為他國的品牌代工。

  6. 韓國三星手機因iPhone 6大賣後,已風光不再;致原本供應三星觸控面板的同國供應商Iljin Display,2014年的業績下滑62%;供應天線和照相鏡頭的Partron,同年的業績則下滑51%;另三星集團本身因手機部門業績大不如前,所以也儘量改採自家供應的零件,例如,最新的旗艦機Galaxy S6 的晶片,已捨高通(Qualcomm)的晶片,改採自家的Exynos 晶片。此外,三星也寄望能取代台積電,替下一代的iPhone 7代工生產晶片。

Foxconn factory
(圖說:Foxconn鴻海工廠生產線,圖片來源:FT.com)

觀察與解析:

  1. 多數台灣人的天性勤奮肯拼,再加上制式溫良恭儉讓的教育,成就了過去以農業和製造業為骨幹的經濟發展;但我們的經濟其實早已跨越過單純地要求「working hard」,就會有成就的階段,而來到講究智識、經驗的累積、講求創新、研發、講戰略、打群架,除了「working hard」外,還要「working smart」的階段。許多人、許多年前,也都曾體會到這點而思轉變,這可從各行各業、各式各樣的口號,得到印證;但轉型的成效如何?大家有目共睹,心知肚明。

  2. 轉型的成效不彰,原因當然很多,筆者認為領導人缺乏能力,未能看清主客觀環境,勾劃出願景和戰略;同時領導人也缺乏魅力、無法凝聚團隊力量,有效地運作,是其中重要因素。我們原有的社會本深受傳統、拘謹文化的薰陶,而學校教育又設計成只重抓考試重點、背教條、不重思辨的制度;結果思想活潑、個性進取者大都在成長的過程中被篩汰掉,而如今在各行各業熬出頭的領導階層,老實說絕大多數都不是能大破大立,具有遠見、能「Think out of the box」的人。但團隊若缺乏好的領導人,則主觀上會對情勢認識不清,若客觀上又無家產可恃,或無既有得以有效運作的制度可循時,自然步伐零亂、無法大步向前,結果整體的利益當然不能鞏固或顧全。

  3. 美國蘋果是個品牌公司,賣形象、賣設計、賣研發、賣管理--尤其是行銷管理,該公司將亞洲各國各類辛辛苦苦的有形做工,湊在一起,再以微薄的利潤委由鴻海或和碩,做出大家競相追逐的高價產品,並擷取絕大部份的利潤成果,這種無形的組合功力,對華人社會來說,真的怎麼也學不會。但此類成功企業的例子,卻在美歐社會中層出不窮,例如晚近家戶喻曉的 Google、Amazon、Facebook、Twitter、Tesla、Netflix、Skype 或 Uber 等。

  4. 若說歐美人比我們聰明,我想本刊讀者群中,不乏久處歐美社會的人士,一定有許多人會不服氣;然而若以個人相比,歐美人的確不比我們聰明,但人家湊在一起的團隊,硬是比我們能呼風喚雨,卻是個眼睜睜的事實。美歐企業無論是老板或夥計,荷包總能飽飽、形象顧得美美,走路有風,說起話來,大家都得聽;而我們供應鏈內實際動手做活的,「working hard」的、成本控制得比誰都精的、卻個個被封為「茅山道士」,常做到爆肝。

  5. 用供應鏈的依存關係從事產品製造,已是全球商業最流行的模式。不論是裁衣、製鞋、或縫包包等「Low tech」的產業;或是拼電腦、裝手機的「High tech」產業。歐美的品牌商只負擔少數高薪的設計師、研發人員、查廠人員、行銷人員等,他們上班看起來比我們大學生上課還悠閒;但其餘現場的生產設備投資、眾多工人的管理、生產管理、物料管理等煩瑣、低薪、高風險的工作則委由亞洲製造或代工廠來做。好笑的是不管什麼 tech,產品利潤的分配比率,大體都和蘋果相差不遠;而且大多數的供應商或代工者都要為「鏈」所苦,不但利潤薄弱,還得做得忐忑不安,隨時擔心會被隔壁鄰居取代。

  6. 翻開歷史,供應鏈的鼻祖大概是從汽車製造的產業開始;汽車產業的供應鏈關係少說也有60年的歷史,如今這些供應鏈大致仍存在於先進國家內,不但甚少外移,而且與製造商的共生關係既深也遠。汽車供應鏈的廠商分級認證、紀律嚴明,同時鏈內廠商的利潤率往往比裝配廠--通常也是品牌廠高。所以我們不禁要深思,同樣是用供應鏈依存的關係生產,為什麼歐美公司對上歐美公司時,無論是共生關係的穩定度或利潤的分配比率,為什麼會和歐美公司對上亞洲公司差得這麼多?是什麼樣的商業文化、法律制度、勞資關係、或企業的社會責任,造成這樣的結果?

  7. 台灣人講情面,然而「有情常為無情苦」;所以我常自嘲說:歐美人稱讚台灣人好客、有禮、社會溫暖等,其實往往是因揩我們油、占我們便宜而生的感觸;因為這些好處在別地不容易碰到。但在商言商,與歐美公司建立供應鏈的依存關係時,我們是不是須要這麼地「有形常為無形勞」,似值得大家三思。

  8. 看到 Financial Times 的這篇報導,我們難免要問:難道我們雇用幾十上百萬的員工、投入數以百千億計的資本、擁有成千上萬的生產專利的大老板們,都這般甘願地負擔隨時被抽單的經營風險?他們不能聯合起來,把精打細算的本領用在對付歐美的品牌商上?若他們無心或無力主動地爭取,是不是我們的經濟、社會制度,也應比照歐美設計成要這些大老板們,不得不大聲地向品牌商議價;而不是這般便宜行事地向內要求我們的員工,要一眛地委曲求全,以便向品牌商讓利?

撰寫單位:歐洲地區/荷蘭/駐荷蘭代表處經濟組
原文出處: FT.com
外部文章: 歐洲觀點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