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所有我的同事都曾在辦公桌前掉眼淚」紐約時報批Amazon企業文化過度嚴厲

2015.08.17 by
楊晨欣
上個週六,美國《紐約時報》刊登一篇長達5700字的文章,剖析網路大亨Amazon企業文化,文中暗示Amazon把現代辦公室打造成「更敏...

上個週六,美國《紐約時報》刊登一篇長達5700字的文章,剖析網路大亨Amazon企業文化,文中暗示Amazon把現代辦公室打造成「更敏捷、生產力更高,但是卻更苛刻、更少寬恕」

圖說明

文章一出,不僅引起其他媒體爭相報導、發表相關言論,不少科技業的員工,也在Twitter上分享自己的意見。

這篇文章的用詞的確相當到位,例如文中找來曾在Amazon書籍行銷部工作過的員工訪問。

他在Amazon年資不過2年,但他忘不了的工作景象,就是看到身邊的同事在辦公室中哭泣:「走出會議室時,你會看到一個成年男子摀住他的臉哭泣,幾乎每個與我一起工作過的同事,我都看過他們在辦公桌前掉眼淚。」

部分科技業的高層,表示不贊同《紐約時報》的這個觀點。前Twitter執行長Dick Costolo認為這篇文章缺乏背景描述,並且太依賴誇張描述來獲得讀者認同;知名矽谷企業家Marc Andreessen則反諷,基於許多辦公室都設計給那些未達標準、卻又自我感覺良好的員工使用,會有這篇文章也並不意外;媒體Medium董事會一員Josh Elman則表示,《紐約時報》是在批評一個獲勝並創新的企業文化。

而從媒體的角度,也有不同的聲音。

圖說明

re/code的Peter Kafka認為,Amazon的工作文化或許對許多人而言其實並不陌生,像是工時長讓你沒時間陪家人、用不變通的方式來打員工績效、表現不好就走人等等,這樣的環境待久了,或許你就會開始認為這代表「好品質的工作環境」,「所以那些在矽谷工作的人,才不懂為什麼《紐約時報》的記者會批評這個工作文化」。

現任Forbes特約記者,並曾在2012年做過Amazon專題報導的George Anders則表示,新聞記者享受自己擁有的「選擇權」,在進行一段長篇訪問後,只會挑出自己想要的某些片段來寫進文章中,他們會訪問好幾個不同的受訪者,最後只會挑出圍繞文章主題的片段內容。這幾年來,他認識相當多的Amazon退役員工,紐約時報的這篇文章,的確捕捉到一些Amazon的基本事實,但卻無法一概而論這家龐大企業的工作文化。

《紐約時報》原文在此。由Jodi Kantor與David Streitfeld,耗時約6個月共同完成,發表於美國時間2015年8月15日。

資料來源:Business Insiderre/codeForbes

延伸閱讀:
1. 亞馬遜對消費者評論系統做出重大更新,引入機器學習平台
2. 用亞馬遜的Dash Button買了幾次能量棒之後,我好像看到了網購的未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