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之國]槍桿子情資單位出新創!認識以色列創業搖籃8200 EISP加速器

2015.10.13 by
李欣宜
[創業之國]槍桿子情資單位出新創!認識以色列創業搖籃8200 EISP加速器
在台灣,當兵幾乎是無趣的代名詞,軍紀渙散的誇張行徑也時有所聞。但情景轉移到以色列,當兵除了是生死交關的大事,更是國家培育企業家和高科技...

在台灣,當兵幾乎是無趣的代名詞,軍紀渙散的誇張行徑也時有所聞。但情景轉移到以色列,當兵除了是生死交關的大事,更是國家培育企業家和高科技新創的搖籃,其中最大的情資單位8200甚至還有加速器!堪稱真正的槍桿子出新創,談到以色列新創生態圈,你不能不知道8200。

1 9歲時你在做什麼?大多數台灣人也許才剛上大學,準備迎接「由你玩四年」的生活,但在以色列,19歲的少年和少女已經坐鎮前線戰場指揮大局,手上操作的是價值上千萬的精密儀器,腦中每個閃過的決定都攸關上萬人性命,被強鄰包圍的以色列僅有800萬人口,但為了抵禦外侮,實行全民皆兵政策,所有人在高中畢業後都必須從軍,男生3年,女生2年。囿於人力不足以及資源有限,以色列軍隊奉行扁平式管理,高度下放權力,任何人都有挑戰長官的資格。

因國家情勢使然不得不從軍的以色列人,少年時期在軍中鍛鍊出來的智慧、應對能力跟堅毅性格,成了創新之國強大的驅動力。

Vintage資本創辦人菲爾德(Alan Feld)在加拿大出生長大,後因宗教信仰移居至以色列,他認為以色列的軍事訓練是其得以成為創新之國的重要因素,提及正在軍中服役的女兒,他滿是驕傲。「這裡的人很年輕就很成熟了,他們需要承擔非常重大的責任,你無法想像的重大,但同時他們也允許犯錯,我21歲時在幹嘛?搞不好在想要去哪家酒吧喝酒,但這裡的人在想的是要如何指揮軍隊和拯救人民性命,這是完全不同的等級啊。」菲爾德說。

退役校友滿天下

在以色列所有軍事單位中,8200情資單位孕育出許多全球知名的創業家與企業,包括全球知名防火牆技術領導者Check Point和Palo Alto Networks,以及全世界第一個即時通訊軟體ICQ。然而,這些加起來市值超過台灣最大軟體公司趨勢科技7倍以上的企業,只是8200情資單位退役校友創辦出的眾多企業其中一部分。

8200到底有什麼秘密?為什麼這麼多企業家都來自8200?為了解答這個問題,《數位時代》特別來到8200校友打造的加速器8200 EISP採訪。

這是以色列第一個加速器也是第一個非營利的加速器,雖然8200加速器的成員皆已退伍,但記者還是預期會看到一群神情嚴肅、窩在螢幕前破解機密的情報人員,造訪這天正是8200加速器今年招募的20個新創團隊齊聚為即將到來的Demo day排練的日子,來到特拉維夫市中心一棟裡頭擺滿藝術品的律師事務所,迎面走進會議室的卻是一名個頭嬌小不超過152公分的女子,她揚起甜美笑容招呼我,這名打扮入時的女子正是曾在8200服役,於5年前一手創辦8200加速器的艾瑞莉(Inbal Arieli)。

乍看之下,嬌小的艾瑞莉站在2、30個科技宅男之間主導會議顯得有些突兀,放眼望去只有她一名女性,但走起路來跟風一樣的艾瑞莉,做事說話明快果決,十足軍隊指揮官風格。

圖說明
(創辦8200加速器的艾瑞莉,集結8200情資單位校友的資源回饋社會,拉拔以色列的新創/郭涵羚攝影)

談起創辦8200加速器的初衷,艾瑞莉說當他從以色列知名連續創業家摩倫(Dov Moran)的公司Modu(編按:主力產品為世界最小的手機,2011年被Google收購)離開時,赫然發現從Modu出去的員工沒有因為Modu失敗了就回大公司工作,相反地,大多數的Modu員工後來都自行創業,其中又以8200的校友居多,曾經在Modu負責人力招募的艾瑞莉心想,既然她認識當中絕大多數的人,何不集結這些校友的資源回饋社會,拉拔以色列的新創呢?

艾瑞莉曾在8200擔任中尉,退伍後於情報軍官學校擔任主任,她曾任職於多家科技新創,包括Modu,她除了創辦8200 EISP加速器和GAMMADO孵化器,同時也是Start-up Nation Central的副總裁,擁有豐富的新創經驗。

於是艾瑞莉創辦了以色列第一個加速器8200 EISP,頂著8200頂尖情資單位的名號和眾多知名校友的資源,8200成為許多新創擠破頭也想進去的加速器。

8200加速器其中一個資安新創IronScale創辦人班尼雪特(Eyal Benishti)便表示,在以色列眾多加速器中,他選擇8200是因為8200擁有全國最頂尖的人才,再加上資安技術是8200的強項,可以提供豐富的資源對接。

8200情資人才搶手

世界上有哪個軍事單位產出的企業家多到可以組成一個加速器?放眼全球恐怕只有8200,而人才素質和訓練方式是8200之所以成為以色列「創業MBA」的兩大要因。

在人才素質方面,8200只挑選全國最優秀的高中生入伍,這些高中生不見得學業名列前茅,但一定要有解決問題的能力和格局,8200用一套行之有年的方法找到最合適的人才,而這些人才在某種程度上其實早已具備創業家的特質。

「我們更看重人格,我們想要找格局夠大的人,如果你被要求做X,你就要做到X Plus,而且是你自己決定,不用等其他人給你指示。」艾瑞莉說。

另一方面,8200訓練優秀人才的方式是委以重任和下放權力,雖然8200成員大多不用提槍上陣面對槍林彈雨,而是坐在電腦螢幕前試圖攔截一通通機密電話或者是從複雜龐大的訊息中快速分析有價值的情報,但8200單位面臨的壓力和責任絲毫不亞於前線作戰部隊,例如當年以色列對埃及、約旦和敘利亞發動「六日戰爭」時,就曾靠8200成功攔截約旦和埃及之間的機密電話搶先得知敵方佈局。

圖說明
(全民皆兵的以色列,人民被訓練的能承受高壓力/郭涵羚攝影)

耶路撒冷風投(JVP)投資人關係總監,曾於8200服役的賽格瑞(Noa Segre)就表示:「你每天面對的是生死攸關的事,在高度的壓力和緊迫的時間中,你會快速成長,而且在8200中沒有個人,只有團體,這不只對我的工作,更對我的人生產生重大影響。」

另一個8200在以色列新創圈中舉足輕重的原因,是該單位成員間緊密的革命情感構築而成的發達人際網絡,賽格瑞形容8200的人只要湊在一塊交換一些術語,就算原本不相識,也能很快就知道彼此服役時的共同點。

時至今日,8200依然是以色列最大的情資單位,隨著8200有越來越多知名校友,年輕人莫不以進8200服役為榮,大公司也爭相搶著要8200的人才,8200對以色列科技的貢獻有目共睹,可以說若以色列沒有8200,恐怕新創之國的名號就沒有今天那麼響亮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