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發表《大數據行動綱要》,陸學者:跟風多,做事少

2015.10.29 by
李欣宜

大數據熱潮持續席捲全球,各國政府近年來紛紛推出與大數據相關的政策,搶攻未來十年內高達840億美元的大數據市場,美國總統歐巴馬找來PayPal和eBay的前執行長帕蒂亞(DJ Patil)擔任白宮首席數據科學家,台灣行政院長毛治國則早在去年底就祭出「科技三箭」,希望用大數據精準算出民眾需求和改善施政措施。

而中國更是吵大數據吵得沸沸揚揚,在民間有阿里巴巴用大數據打假貨微信用大數據精準抓住使用者需求,但一直到今年9月5日,中共國務院發佈《大數據發展的行動綱要》,才真正彰顯了中國政府由上而下發展大數據的決心。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多個場合上提及大數據的重要性,提出共享、開放和安全三大原則。

圖說明

細看這份《大數據發展的行動綱要》,不難看出中國政府對大數據的重視程度。裡頭將大數據定義為「基礎性戰略資源」,有助達成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目標,正式將大數據提高到中央政府層級政策。這份報告中提出三大原則:政府數據開放共享、產業創新發展和強化安全保障,並建立七條政策機制:

  1. 建立國家大數據發和應用統籌協調機制
  2. 加快法規制度建設
  3. 健全市場發展發展機制
  4. 建立標準規範體系
  5. 加大財政金融支持
  6. 加強專業人才培養
  7. 促進國際交流

中國大數據市場高達8千多億人民幣

這份綱要指出2018年前要建成國家政府數據統一開放平台,並在交通、醫療等領域開放政府資料予一般民眾使用。根據《2015年中國大數據產業白皮書》,到2020年,中國大數據產業市場規模將成長十倍,達到8228.81億人民幣的規模。其中較引人矚目的城市當屬貴州,中國第一家大數據交易所今年4月就在貴州開張,股東包括富士康等公司,鴻海還與貴州省簽署五項協議,承諾在貴州研發大數據,貴州省政府甚至喊出大數據產值突破1兆台幣的目標。

乍看之下,中國政府似乎真的把大數據視為首要任務,傾全國之力要把中國打造成大數據強國,看得外界心驚膽顫,然而,真是如此嗎?

跟風多,做得少?

「老實講,大陸的大數據運動很多時候是跟風的形式,大陸太大,執行起來幹部層次也不高,你不搞這種運動有時候,(效果)就大打折扣。」北京清華大學數據科學研究院副院長韓亦舜說。

韓亦舜以綱要中提到的各地政府大數據局為例,早在綱要頒發之前,某些地方政府就已設置大數據局,但儘管這些地方政府設了大數據局,卻不見得有看到什麼具體的大數據措施和產業發展,很多時候只是地方政府官員相當懂得「體察上情」,看到中央領導最近特別關注什麼詞彙,便搶先他省推出看似新潮的「大數據局」迎合中央。韓亦舜表示,其實很多時候這些地方政府官員欠缺大數據的思維,也沒系統概念,只是覺得需要追一下這個詞。

但大數據局究竟是什麼呢?簡單來說就是各地方政府統籌數據開放的單位,把不同種類的數據放在一起,期望產生新的價值,希望打破不同部門之間的數據隔閡,目前全中國約有5處大數據局。

官員怕事,阻礙創新

韓亦舜說,其實地方政府也不是沒有想認真推動的人,無奈政府官員大多怕事,即使想要推動數據開放,也阻力重重,像貴州雖然積極推動大數據,不同部門之間依然普遍抗拒開放數據。韓亦舜認為,這是因為中國大環境不容忍犯錯,不鼓勵創新,於是地方政府官員也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大陸在嚷嚷得很多,真正實實在在做事的很欠缺。」韓亦舜如此總結。

韓亦舜
(圖說:北京清華大學數據科學研究院副院長韓亦舜對台灣的大數據發展寄與厚望。照片來源:李欣宜攝。)

台灣人才水準高,大數據超前中國有機會

早年留學美國的韓亦舜,在22年前來過台灣,提及台灣的大數據發展,韓亦舜寄與厚望,他認為台灣人才教育水準高,雖然過去20年來製造業優勢因大陸市場崛起而逐漸喪失,大陸很快就追上台灣,但台灣在大數據方面仍有很大機會領先大陸,「特別是如果台灣業界和政府的人意識超前,走在大陸前面都可以…我對台灣抱有很大期待。」韓亦舜說。

綜觀近年來中國和台灣在科技和網路產業的差距越趨明顯,在網路業,大陸的電商、第三方支付、O2O和行動網路創意大放異彩,臺灣顯得相對黯淡,而電子製造業,台灣雖仍保有關鍵零組件的技術優勢,然而從去年開始,紅色供應鏈迎面襲來,國內產官學界人心惶惶,唯恐台灣產業將被全面擊潰。

但與坐以待斃,也許台灣更應把眼光放在尚未被充分開發的新興產業,被譽為「新石油」的大數據,或許正是我國可以努力的方向之一。但某不願具名的業界人士評論,「毛式三箭」雖然把大數據列入,但一年快過去了,除了無數的論壇和活動致詞外,看不到政府有什麼具體措施,看來台灣要抓住這波大數據商機,除了喊口號之外,更需要捲起袖子埋頭苦幹,方能交出實績。

延伸閱讀:
1. 大數據實戰攻略
2. 一次搞懂大數據(上)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