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碁40歲新策略:擬分割創新業務獨立發展 

2016.02.15 by
詹子嫻
春節過後第一個上班日,宏碁向來都會舉辦新春團拜,宏碁、緯創眾多高階主管都會到創辦人施振榮家拜年,由於2016年是宏碁成立40周年,對於宏碁轉...

春節過後第一個上班日,宏碁向來都會舉辦新春團拜,宏碁、緯創眾多高階主管都會到創辦人施振榮家拜年,由於2016年是宏碁成立40周年,對於宏碁轉型期待,施振榮表示,現在要靠0到1的創新業務才有機會,但若按照大企業的經營及管理模式,新事業很容易就被封殺掉,所以內部考慮將新事業分割、獨立經營,除目前主攻企業交換機的宏碁通信已經獨立之外,還有其他三領域:汽車、醫療、智慧家庭,預計4月份董事會召開後將有較明確的做法。

開工第一天,宏碁董事長黃少華(右)、宏碁執行長陳俊聖(左)到創辦人施振榮(中)家拜年。
圖說:開工第一天,宏碁董事長黃少華(右)、宏碁執行長陳俊聖(左)到創辦人施振榮(中)家拜年。(圖片來源:詹子嫻攝)

在宏碁本業方面,宏碁執行長陳俊聖表示,在歐洲、東南亞都維持良好的動能,他剛結束宏碁在歐洲的Kick-off Meeting回台,「宏碁在德國超強」,顯示器在通路市場取得第一、電競品牌Predator在3,000歐元以上的遊戲筆電市場也維持第一,而且在慕尼黑機場、德國高速公路等使用的電子看板背後都是靠宏碁BYOC自建雲提供服務。

他進一步表示,目前大環境經濟必須讓人保持高度警戒,宏碁必須在可控制的範圍加強,包括產品創新、擴大業務內容廣度、以及強化顧客關係。而BYOC自建雲依舊是重要的布局原則,鎖定物聯網、通訊、雲端、大數據四大領域。

考量管理方式有別,擬分割創新事業

對於宏碁啟動變革多時,施振榮說「大船都知道要轉向,但轉太快會翻船」,今年會更有系統化、有效率加速宏碁變革,例如,分割創新業務就是一個階段性工作,主要是考量原來企業的組織管理模式,是將有價值的1複製成很多N,但現在新服務要找的都是從0到1的機會。可是組織裡面如何同時有管理0到1、及1到N的機制呢?所以最好是分開。

施振榮身著喜氣的紅色毛衣,與媒體暢談宏碁及產業發展。
圖說:施振榮身著喜氣的紅色毛衣,與媒體暢談宏碁及產業發展。(圖片來源:詹子嫻攝)

商場上不論是產業或企業,總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例如Google去年組織重整,改成立Alphabet控股公司,Google為旗下最大子公司。而宏碁雖未要轉成控股公司,但將創新事業分割,目的就是要讓新的、小的業務能夠好好發展,而不會因受制大企業底下的管理及業務制度,導致還來不及長大就陣亡。

目前宏碁在創新服務的佈局主要是由施宣輝領軍的自建雲事業群,服務包括BYOC自建雲平台、宏碁通信、雲教授等,並透過藍天計畫、智聯網與新創團隊或其他企業合作,打造生態圈。

過去科技靠理性,但新經濟靠感性

施振榮認為,發展創新對傳統科技公司困難度很高,因為過去科技是講求理性,但現在體驗經濟、創意經濟強調的是感性,左腦、右腦是衝突的,過去台灣產業思維都是以理性為主,如果沒有大市場,創新的風險高,回收不足,就不是很好的生意,所以過去台灣做硬體比較能掌握到市場。但一直靠過去有把握的方式繼續做,生存空間只會越來越小,不冒險、不承擔風險,才是最大的風險,將被淘汰,所以台灣只能堅定,建立新的核心能力,找出方法,做出成功案例,「大家才會比較有感」。

對於許多人認為台灣在科技應用已遠落後中國,他強調,「市場是創新、也是創意的龍頭」,大陸發展快絕對是因為它有最大市場,美國同樣是一個案例,美國外來移民很多,就有很多精英,現今在中國的外國人也是看上經濟機會,「以前是美國夢,現在是中國夢」,這就會吸引很多人過去,好的人才往有機會的地方走。但是台灣的移民政策就不是這樣,日本同樣有類似問題,這是需要台灣政府有所作為的地方。

今年40歲的宏碁先前也歷經多次組織分合,在2000年左右,宏碁曾大舉投資網路事業,例如成立以數位服務事業為主體的宏碁網路集團(簡稱宏網),就是由現任宏碁董事長黃少華領軍。而當時宏碁集團底下共有五個次集團:宏電、明碁、宏科、宏網、宏智,不料遭逢網路泡沫化,讓宏碁身受重傷,因此後續才出現了宏碁第二次再造,將品牌與製造完全切割,並把宏碁集團分割成ABW(宏碁、明碁、緯創)三大集團。

開工第一天,宏碁子弟兵如緯創董事長林憲銘,都會親自到施振榮家拜年、拜地母。
圖說:開工第一天,宏碁子弟兵如緯創董事長林憲銘,都會親自到施振榮家拜年、拜地母。(圖片來源:詹子嫻攝)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