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資訊科技試卷連考20題人名惹議,翟本喬:全部答對者,絕不錄用

2016.04.13 by
蕭閔云
今天,網路上出現一份竹南高中資訊科技選修科的考題,前二十題考的竟然都是人名選擇題:可能很多工程師也拿不到幾分,不禁讓人想問:這到底是...

今天,網路上出現一份竹南高中資訊科技選修科的考題,前二十題考的竟然都是人名選擇題:

圖說明

可能很多工程師也拿不到幾分,不禁讓人想問:這到底是考資訊科技還是考歷史?

學用脫節是台灣教育界的嚴重問題,但顯然問題不只出現在大學,從這份「資訊科技選修」考題看來,可能從更早就開始。

「1.利用齒輪帶動原理,發明第一台能自動進位的機械式加法器,指誰?」、「2.發明以蒸汽引擎為動力的差分機,並設計了成為現代電腦先驅的分析機,是指誰?」、「12.誰提出的報告中明確規定了電腦用二進制替代十進制運算?」到底會這些能更瞭解資訊科技嗎?台大資訊工程學系教授洪士灝也說:「除了確認學生有背書之外,我不知道這樣做對於理解資訊科技有何幫助。」

一位高中生留言,引述和碩聯合科技董事長童子賢針對台灣教育制度的看法:「一大堆人假裝在教書,一大堆人假裝在讀書。」

另外也有網友表示這就是典型台灣考題,並指出這樣的填鴨式教育:「老師好出好改、學生好背好答,標準答案不起爭議,家長校長開心,人人皆大歡喜,但考完課本一丟就忘了,什麼也沒學到......」

但也有人認為,前面二十題是給「願意唸書的同學」有基本分,並指出教過後段學校學生的人就能理解。不過洪教授的回覆是:「如果要送分,有很多方法,不需要浪費生命來背這些。」

網友表示:只是考科印錯了,應該是「歷史與社會」才對。(Well,這下子歷史與社會的老師可能會抗議⋯⋯)

「程式教育就是這樣嗎?」

12年國教課綱將於107學年上路,教育部確定將程式教育列入國中、高中階段必修課程,有許多人擔心,難道未來的「程式教育就是這樣嗎?」

當然這份考卷只是個案,並不能代表中學教育的全貌,但成大資工系教授蘇文鈺在〈改變偏鄉,用程式取代「城市」!〉一文就曾說到:「當時會到偏鄉推廣程式教學,『是覺得現在學生很難教,沒有熱情,沒有野心,只想要有答案。』」而新課綱上路在即,面對台灣教育僵化的挑戰,能不能脫胎換骨,會是決定台灣未來的重要課題。

葉丙成教授曾在〈全球競育人才,台灣準備好了嗎?〉一文中提到:

許多基層熱血老師將107課綱視為台灣教育脫胎換骨的最後一次機會,期待政府一定要玩真的。因為這次107課綱若不能成功,基層教師的改革力量將很難避免潰散,體制內的教育改革將無以為繼。而台灣教育的脫胎換骨,將是遙遙無期。

然而,要達到107課綱的理想,仍有許多挑戰要克服。除了政府的資源是否真能到位之外,如何讓我們現有的老師們能瞭解新的課綱精神,進而改變過往教課的思維?如何做到誘發小孩主動想、主動問、主動找答案?這是十二年國教107課綱的最大挑戰。

這份考題不能代表什麼,但我們能確定的是,這不是我們所期待的中學資訊教育。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