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陽孜——站在現代藝術的道路,重燃書法魂

2016.05.17 by
蔣顯斌

撰文/蔣顯斌,新浪網聯合創辦人、CNEX董事長。

董陽孜老師年屆七十,但熱衷書法跨界創作,每次玩跨界,都會找幾個年輕人聊聊她的想法。而我這在網路圈算骨灰級的四十七歲「年輕人」,正是她的耳朵之一。

圖說明
圖說:董陽孜

我從小好習書法,著迷看台北街道的中文招牌字體。如果字體好看,常會佇足看到忘神。小時候特別崇拜的是于右任的書體,比如「行天宮」、「鼎泰豐」、哪怕是從車上一閃而過看到變電箱上噴的「台灣電力公司」,都會讓我因為認出是出自于右任之手而暗暗自得。

出國唸書後,我與朋友合夥創辦新浪網前身SINANET(華淵),頭一年巧遇林懷民老師帶雲門舞集到北美演出,我們把雲門的巡迴網站攬過來製作,我負責製作網站,在推敲把玩「雲門舞集」時,深深覺得這四個書法字好看又有力道。只消簡單地去背反白,放在全黑襯底的網頁,嘩,整個畫面的氣質與氣勢便躍然而生。我第一次清楚地體會到中文書法字的力道可以如何懾人,即使輾轉多手放到現代科技數位螢幕上,依然如此「力透紙背」。厲害。

1995年,當時還沒有Google,我用力查了查,書寫者名叫「董陽孜」。記住了。

2000年初,新浪在Nasdaq上市前夕最後衝刺,剛好國立歷史博物館推出「心跡-董陽孜個人書法展」──「董陽孜!?」再忙,我無論如何都要去看看。會會這位書法家。

那次的展覽感觸至今難以言喻。

也許是缺乏心理準備,一腳踏空掉入一個巨大的黑白書法藝術空間。每一幅作品都擁有現代構圖設計的美感,呈現出無法漠視的雄渾與姣好。但一點一捺間,竟仍清楚遵守著古典書寫的法度。作品的內容來自古籍經典,漢華哲理與文字美學交織著,每一幅作品音量分貝之高,帶來一種通電感。我在展覽現場沒有遇到董陽孜,倖倖然買了展覽作品集,以為可以就此認識一下這位書法藝術家。沒想到回家把厚厚一本作品集從頭到尾來回找,與創作者相關的背景資訊,竟然只有年表,沒有一篇簡介文字,也沒有一張個人照片。我不死心,上網再搜「董陽孜」,依舊什麼都沒有。那時的我還直覺認為董陽孜是位男士。一位鬚眉岸然長者。

日後每次董陽孜老師個展,只要我人在台灣,必定報到如儀。沒想到有朝一日,我能近距離接觸她和她的作品,並在這個女性專題中書寫這位藝術家。

如果稱呼她「女書法家」,董老師會義正詞嚴糾正你!在創作領域裡,性別不是重點,既不減分,也不加分,無關乎性別。其次,她還認為「書法家」這帽子很難戴。畢竟她是學Fine Art出身,主攻油畫,善於設計,「書法家」並不能概括她從事的創作,書法是她創作的元素,延伸出去是書法雕塑、多媒體、舞蹈、織品⋯⋯天馬行空,什麼不是創作舞台!「也許比較接近的是書法藝術家」「其實,為什麼不就說是藝術家就好了?」她總是這麼說。

這位藝術家熱愛跨界、跨齡創作,還喜歡主動出擊。2008年我與董老師結緣,就是因為她希望策劃一場360度環場多媒體互動數位書法展,因緣際會找到了我。後來我拉著一幫優秀的年輕朋友,不眠不休三個月,在台中國美館推出一場讓她堪稱滿意的作品──《與天地眾生的對話》。過程中,我認識到老師對藝術批判是嚴肅的,對年輕人是火熱的,對台灣是深情的。對書法,是焦心的。

「你還寫書法嗎?」董老師總抓著年輕人問,也許是受到她真誠、急切,帶點軟硬兼施的態度影響,我看到一個一個年輕人,在她的能量「籠罩」之下,從書法無感者,變成書法有感、甚至變成書法尖兵。

在她眼中,當下台灣小學不教書法,時下年輕人不寫書法,將蒙昧於自己的文化之美。華人早已成為西方審美殖民而不自知,或即便知道,也無力破繭而出。這讓她心痛:「要訓練年輕人的手寫書法已經太難了,但我要訓練他們的眼睛,至少要能認識,能看見,能看得懂。」她認為華人文化中書法線條是如此獨特的藝術,而對岸使用簡體字,台灣保存了珍貴的繁體字,正是保存了可以是跟世界上其他民族國家的文化分庭抗禮的藝術,讓文化主體性有機會生根。這就是為什麼多年來,董老師致力讓書法跨界到各類藝術,展現在生活上各類物品,讓年輕人不看見都不行:跟陳瑞憲等多位建築師跨界「軋」設計《無中生有》;跟台日韓頂尖設計師包含原研哉等「再軋」《妙法自然》;跟建築師姚仁祿、歌手陳綺貞、五月天阿信合作書法線條策展《無聲的樂章》;跟音樂界與詩人合作《追魂》;與一群年輕人,打造跨爵士、舞蹈、書法多媒體的作品《騷+》⋯⋯不一而足。

董老師似乎是一個過動、旺盛的創作者,但這裡面其實有她為書法存續的急切,有她對年輕人的大聲疾呼。你不走向山,她就讓山走向你。

為此,她從不讓自己對美學的學習偏廢,舉凡重要藝術展、電影、戲曲,她從不缺席。2008年我幫董老師策展的同時,她也成為我們「CNEX紀錄片影展」的忠實觀眾,而且是最用功的那一位!我經常在影展期間,遇到董老師一人坐在戲院外長凳上,帶著手絹擦著汗,剛看完一場等著下一場。看完就迫不及待跟我們討論心得,臧否影片故事、手法、人物。老實說,這些用功勁,年輕人都難。

除了用功,她還同時四面開弓,每一年的策劃都是滿檔。今年上半年已經在規劃明年下半年的展,三、四個計畫同步進行是司空見慣的事。昨天把《誠》字的立體木雕送到宜蘭,今天跟爵士樂手開《騷+》的會議,上午籌備歐洲的邀展《無聲的樂章》,下午安排摯友參觀蘇州誠品的展覽。一轉眼,又跟女兒跑到非洲旅遊。好友們都說她「從來不知道停下來」,她女兒則說「我媽媽屬馬,根本就是一匹脫韁的野馬⋯⋯但是往往跑得太遠太快,自己身體跟不上。」

一個《滾滾長江東逝水》的巨幅作品,長達五十五公尺,寫完後兩個膝蓋都受傷。常常在一整天的忙碌後,帶著虛脫的身體就寢。前一陣子還肺病爆發住院兩個月,幾乎鬼門關前走一遭。但出院不久又是火力全開,應接不暇。

相較於凡事強調創新創意的數位世代,董老師即使拒用手機、不會上網,卻擁有讓年輕人自嘆弗如的熱忱與爆發力。因為在她眼中,書法的出路,就在書法與當代藝術的結合中。她要不斷跨界、不斷創新,用美麗的巨墨,讓你我睜眼看見書法藝術的當代性。她站在現代藝術的道路,企圖重燃書法的魂。真誠無二。

如果靜下心,仔細打量我們生活周遭的細節,將能看到很多董陽孜:雲門舞集、金石堂書局、臺北車站(站內售票處上方)、城市舞台、老街溪、青春版崑劇《牡丹亭》、文學作品《孽子》、電影《一代宗師》、《大稻埕》、紀錄片《看見台灣》、公視戲劇《一把青》、講義雜誌、康健雜誌、CNEX紀錄片影展、誠品書店《福》字春聯與福餅、乃至機場國門的入出境護照章。。

這些墨寶題字,是一種文化風景,更是董老師對台灣的深情。

董陽孜:重新定義書法的當代性
台灣女性書法藝術家,創作中融入西洋構圖的理論,兼具現代平面設計與傳統書法的美學。熱愛跨界、跨齡創作,若仔細打量生活周遭,將能看到許多她的墨寶題字,形成一種獨特的文化風景。


延伸閱讀:
2016 Women's Power:20位引領台灣的女性
有知識的叛逆者——蔡英文和島嶼的下一代
陳怡樺——勇敢且堅定,軟體創業闖全球
廖美立——傳唱優雅自在的台灣經驗
余宛如——揚帆而起,破浪追求公平交易
林以涵——讓社會企業在台灣枝繁葉茂

本文出自:@@BOOKID:126743@@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本網站內容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若有文章授權需求請填寫 申請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