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有務實可靠的工程師文化」小英時代的資訊與網路科技產業發展佈局
專題故事

蔡英文總統今日就任,在致詞時她稱「整個國家極需要新的經濟發展模式」、「台灣有務實可靠的工程師文化」,事實上,在總統大選前、當選之後,她都曾針對網路產業和創新創業議題發表政見和評論,一起來看看吧。

1 蔡英文:沒有創投資金挹注,新創公司就像鯨魚擱淺沙灘!五策略打通任督二脈

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接連幾天拋出創業及投資政策,希望打造台灣成為亞太創新中心。2日出席台灣投資高峰論壇指出,為了鼓勵新創事業的發展,希望能讓三大基金包括國發基金、退休基金、壽險業基金,都成為活絡創投資金的動力,此外,針對產業轉型升級,蔡英文也鎖定綠能科技、物聯網、生技、精密機械、國防產業五大產業,推出五大產業聚落計畫,其中更有亞洲矽谷計畫。蔡英文說,「如果明年執政,一定會做出通盤性的改造!」

一開場,蔡英文就引用論壇活動的引言:「2015年是令人感到驚心動魄的一年,景氣的黯淡反映出台灣產業逐漸失去競爭力,出口連創新低,顯示紅色供應鏈帶來的衝擊和壓力,這是一個如履薄冰的局面,產業需要轉型、經濟需要調整、制度需要突破、金融需要改革。」

蔡英文說,台灣產業的確需要轉型,要掙脫這樣的情境,必須要有新的拉力和新的發展模式,必須以創新作為經濟成長的力量。

至於企業創新的能量落後國際競爭對手,導致出口競爭力大幅衰退,蔡英文認為有三大問題:

  • 產業斷裂:政府沒有掌握產業的創新或是發展具前瞻性的產業,造成產業升級緩慢,甚至有斷裂的現象。
  • 國際斷裂:產業要創新,必須跟國際領先的國家加強接軌,這幾年來,台灣只重視市場的拓展和成本降低,我們和產業技術先進的國家之間連結度越來越不足,創新當然會越來越不足。
  • 法規治理斷裂:產業要創新,必須要有現代化的法規制度,但台灣在法規制度上沒有與時俱進,導致技術和人才大量流失,資金投入不足,企業研發能力也被消磨。

蔡英文
(圖說:總統候選人蔡英文連續拋出創業及投資政策,希望打造台灣成為亞太創新中心。)

蔡英文說,「沒有創投產業的資本挹注,新創事業就像鯨魚擱淺在沙攤上,無法游向藍海!」在談創新時,絕對不能忽略新創事業跟股權募資、創業投資之間,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創投產業本身也遇到三大問題:

  • 資本市場不夠活絡,經濟前景不明,投資意願相對低落。
  • 創投資金來源不足,目前法規限制銀行、保險與證券業投資的比例,退休基金投資創投也受到限制,使創投業缺乏中長期穩定的資金來源。
  • 缺乏創新投資案源,造成創投業結構性的改變。

五大方向活絡創投資金

創投人才嚴重流失,「必須要打通任督二脈,才有足夠的能量支持創投產業!」蔡英文希望能透過五大方向支持新創事業發展:

1、擴大壽險業資金的投資應用
政府基金在本質上非常適合作為長期投資,若能擴大壽險資金應用的管道,投資公共服務跟新創事業,對國內經濟發展會帶來正向循環力量。

2、研議讓退休基金投資創投
國外有不少知名退休基金,投資於創投或是私募股權基金,得到豐厚的長期投資收益,未來也可評估讓政府的投資基金適度投資在創投。

3、國發基金與民間業者合組大型創投

4、發展科技創新板,鬆綁科技創新事業的掛牌
要讓中小型科技創新事業,在資本市場中有暢通的投資管道,這是把台灣發展成高科技事業投資中心聚集的步驟,值得嘗試跟努力。

5、適度允許銀行給新創事業的貸款得以以債轉股
過去國內工業銀行都已轉型成商業銀行,削落產業發展所需的中長期資金跟股權投資,未來若可仿照美國矽谷銀行的做法,提高銀行貸款給新創事業跟中小企業的政策誘因,只要能好好落實金融業管理的監督制度,可提供以債轉股的選擇權。

五大創新重點產業

蔡英文認為,目前產業的困境,要從人才、資金、技術、創新創業幾個方向,發展台灣成為亞太創新研發中心。讓技術先進的國家,在技術、人才、資金市場上與台灣充分連結。再串連各個創新研發基地,促進跨領域創新及跨區域整合,驅動台灣下個世代產業成長的動能。

推動五大創新產業,綠能科技、物聯網、生技、精密機械、國防產業,藉由五大產業聚落計畫,再加上「先到世界上找出市場,再回頭做生產規畫」的新型強勢農業計畫。激勵產業創新的風氣和能量,帶動產業全面轉型升級。

未來將以聚落的方式發展五大重點產業:

1、以台南沙崙為中心,成立綠能研發中心,帶動周邊綠能產業的發展。
2、以台北的資安、台中的航太、高雄的船艦,作為國防的產業聚落。
3、以物聯網和智慧產業為中心,座落在桃園的亞洲矽谷計畫。
4、以中研院所在的南港園區,到竹北的生醫園區、台南科學園區,形成線狀聚落的「生技術產業聚落」
5、選定台中發展智慧精密機械的「智慧精密機械聚落」。

2 [2016拚經濟]向蔡英文提問:如何推動網路新經濟?

此刻台灣問題太多,更應該試著做一些改變,《數位時代》在2016年的一月號,製作「Hack Taiwan」在網路新經濟篇中,我們希冀了解總統候選人的網路經濟政策,於是《數位時代》在12月初寄出「給總統候選人們的一封信」,向3位總統候選人朱立倫、蔡英文以及宋楚瑜先生提問,「台灣如何發展成Internet強國?」以下是蔡英文的政見:

圖說明

一個網路強國,必須是一個民主國家

要問台灣如何成為一個網路強國之前,我們或許可以先問:「什麼樣的國家,不會成為一個網路強國?」。 我認為,如果一個國家他的政治體制不是民主的,那就不太可能成為一個網路強國。因為,一個不民主的國家,他在國家體制與社會結構上,就已經背離了網路最重要的兩大精神:

  1. 網路不是菁英政治:網路應該是一個社會裡面,最底層的人民,都可以進入的空間;而且無權力的人,可以透過網路被賦權(empower)。

  2. 網路是多元的關係團體(multi-stakeholders)都能夠參與與討論的一個公共領域。

台灣是華人地區唯一一個民主國家,這就是我們發展網路的一個很重要的基礎。但是,民主只是一個前提,不代表「網路近用」的理念會自然而然實現。

寬頻人權深入人心

近幾年來在台灣寬頻網路與智慧手機已經融入一般大眾的生活與工作,不僅開創出電子商務與網路經濟的新機會,網路社群與智慧手機應用的蓬勃成長更成就了台灣網路公民力量的崛起,讓台灣新生網路世代的力量獲得全球的目光。

而如同全球其他主要先進國家,台灣的網路基礎建設早已經成為國家競爭力與資訊國力的重要一環。一方面,寬頻網路早已成為台灣全體創意工作者、網路創新創業家繁榮在地經濟、創造就業機會、實現台灣未來產業的共同平台。另一方面,台灣社會與經濟體系對於網路依賴日增已經顯而易見,社會大眾普遍期待普及穩定、可以安心使用而且可以負擔得起的優質寬頻服務。

我們在2011年提出的「寬頻人權」主張,至今則已經深植人心。隨著全球資通訊科技浪潮帶來的智慧生活科技、物聯網、以及大數據應用興起,以及我國產業所面對的嚴峻競爭,對於國家未來網路的發展與運用,我們必需更予以重視。

我們首先主張以人民需求為核心發展出來的網路政策方案,促成民眾選擇多元、技術多元、服務提供者多元的網路環境,政府並也應該保障偏鄉使用寬頻網路的費率公平性。

我們更要確保網路資費與品質的透明,讓所有網路使用者與網路創業者可以擁有安心使用與揮灑創意的環境。我們不願意看到年輕族群或弱勢地區居民因為教育與工作的連網費用而感到沉重的負擔。

我們將引導電信產業共同營造出可以充分容納網路應用創新與創業發展的環境,而又確保不同區域與弱勢族群的社會大眾可以安心使用基本網路通訊服務,我們更要共同努力要讓台灣寬頻網路服務的品質與資費競爭力名列前茅,寬頻費用人人可以負擔,讓網路的使用有如呼吸空氣一般的自然。

拜全球網路技術與應用擴散之賜,我們開始有機會運用到寬頻網路與電子商務、共享經濟及創新創業等新興領域結合所衍生的寬頻紅利,但我們可以同時注意到台灣社會所遭遇到的高齡化、少子化、貧富差距與世代衝突的嚴重性也高於一般國家甚多,又看到今年我國的各種外銷導向產業所面臨的低成長或衰退的警訊,我們必須承認過去台灣在迎接以網路為基礎的創新體系上,腳步仍不夠快,因而導致我國產業抗衡競爭的體質不足。

能否讓寬頻網路與創新體系的果實與在地經濟發展、民眾生活福祉深度聯結,才是未來政府相關政策應該關注的指標。

網路強國,政府要夠軟

網路強國這個名詞聽起來很硬,但事實上,要發展網路,政府反而要夠軟,要有彈性,不能用過去工業時代的思維來看待網路。 我認為:

  1. 未來的政府必須是一個Hub。政府必須連結資本、法人、研究單位以及國內外的網路新創公司,打造一個創新生態系,讓網路服務更豐富、更多元。

  2. 政府要不斷debug。我一直強調,政府會犯錯,就像產品開發需要debug,政府也要debug。將來,借重大數據的分析,以及智慧城市即時的資訊回饋,都可以幫助政府重新調整資源的配置。

  3. 政府不能繼續有衙門機關的心態。政府要人民在機關之間奔波求助,而要改變思維,是一個以網路為主體,以服務和興利為目標,虛實整合善用資源的政府,提供人民整體的公共服務。

目前,民進黨執政的台中市和基隆市,已經和思科簽訂MOU,要朝智慧城市發展。我們希望未來可以在更多的生活聚落,投入智慧城市的建設。智慧城市的核心,不只是更科技化以及數位化的生活,而是一個更開放的資料交換和傳遞的環境。

因此,政府的治理心態必須轉變,政府必須把自己當做資料交換的一個節點,要有開源(open source)和共享(sharing)的精神,政府機關的資料應該再去識別化、保障隱私權的前提下,盡可能開放出去,也要懂得應用民間的大數據,來加強自己的施政品質。

重塑台灣的創新體制

面對以網路為基礎的共享經濟平台興起,以及物聯網應用的風起雲湧,台灣實有高度急迫性重新形塑當前的國家創新體系不論從創新的來源、發展、及其應用,我們都有必要調整目前的運作方向。

首先,政府主要資源應該調整投入在探索型的前瞻研究,提供發展創新突破的基礎,同時也必須持續盤點與改善創新產業發展環境的友善性。政府體系必須強化創新科技的跨部會整合,從探索型研究累積知識及其應用,再對其中有商業潛力的重要知識要進一步促其萌芽,鼓勵民間接續發展,建立從投資、研發、產品開發、驗證、到商業化的完整體系。

創新結構面則需要整合政府、民間社群、產業、大學的力量,以提昇政府迎接創新的效率。其中包括鼓勵政府文官主動結合民間社群、產業、大學的能量來共同面對創新創業在法規、體制及資金等問題,投入創新實務並共同解決各項挑戰。當未來網路創新應用來台灣敲門,我們不是裝作門鈴沒有響,而是勇敢的開門、從容有自信地應對。

此外,我們將會強化地方政府在創新體系的角色,增強創新體系的群聚效應與開放式創新的效益。經由提昇創新應用與在地的連結,並應用科技成果提昇人民生活品質,達成民眾可享受智慧生活的目的。

開放政府治理資料的推動也必須徹底落實,並同步促進民間加值:例如在食品、電信網路品質、環境、氣象與災害、治安等公眾利益相關資料的落實開放,以滿足民眾與產業的需求;推動同時則建立中央政府領導整合的數據開放諮詢機制或專案小組,協助資料的有效開放與營運。

圖說明

創新世代人才向下扎根

多年來我國產業早以注意到未來面對的新型態挑戰,我們也已經在不同場合聽到台灣科技產業界已經對於人才的殷切需求。雖然台灣年輕族群擁抱科技能力經常令人驚豔,但是政府依然有必要提出引導多元創新世代人才的對應策略。

在創新體系中經常扮演關鍵腳色的資訊軟體人才,其問題可分成短、中長期同時進行。

  1. 短期上:我們將有必要有系統的吸引國外的軟體科技人才,並減少學研單位用指標和評鑑導引科學研究,讓他們不需要花那麼多時間投入文書工作,而可以專注在基礎研究上面。

  2. 中長期:則一方面則要做好資訊教育,以向下扎根培育國民數位能力,讓台灣過去資訊教育從大學才開始的現況打破,積極推動中小學資訊教育著重在計算思維教育,提升國民組織分析、解決問題與程式的能力,修改學校獎勵的相關配套措施,鼓勵積極投入軟體資訊教育的基礎教育工作者。

  3. 長期而言:創造引進並留住國外人才的優質環境是維繫我國創新體系國際化並解決創新人才不足的重要關鍵。我們應該要以更完備的生活配套措施讓他們得以來臺灣工作、就學不再具有高度障礙、合理化居留與稅賦制度,相關法規與環境配套也應該更有利於跨國界的科技團隊與臺灣公司的合作。

網路的發展,發展「心體」,回歸人的價值

最近我有個產業界的好朋友跟我說,新的網路產業趨勢,是一個好的點子,加上硬體、軟體、整套解決的服務方案和大數據所發展出來灣HEARTware,是靠著整合用心、應用、體驗提供服務,我也認為我們要建立台灣HEARTware,從心出發,要真心的面對生活挑戰,用心思考可能的解決方案,有良心的在各個社會位置努力,要open minded與人文、社會與藝術的人攜手合作。

在全球寬頻變革浪潮下,我們看到了挑戰, 也看到了台灣重新再出發的機會。經由寬頻網路環境的優化、創新體系的重塑、與多元創新人才的扎根,我們將有機會孕育出眾多的網路創新隊伍,共同開拓網路經濟新領地。這些新創團隊雖然新生有如蝌蚪,我們相信一旦提供他們茁壯養成的園地,蝌蚪終將變成青蛙,而非僅能看到胖胖的蝌蚪。

我們相信有朝一日,將有青蛙蛻變成為王子,成為我們的下一代新興產業。台灣一定要在全球網路創新產業中佔有一席之地,讓我們共同努力。

延伸閱讀:蔡英文官方網站

3 蔡英文:「軟體人才」與「國家戰略」是台灣未來發展兩大關鍵!

總統當選人蔡英文9日出席TiEA理監事改選,針對網路、電商產業提出她的想法。她說,「台灣市場小不是一個問題,台灣可以發展出電商品牌,台灣欠缺的是完整的國家戰略!」台灣確實需要發展國家級戰略,軟體教育的人才也很重要,未來的政府將會全力投入新時代和新經濟。

以下是蔡英文的演講摘要:

年輕人每天看的、想的都是網路

蔡英文指出,無論做哪一個行業、什麼年紀、志向有多偉大,或是現在的興趣是什麼,網路都跟人們每天在一起。先前她拜訪台南年輕的木工創業團隊,養一隻狗和貓,名字分別叫Google和Yahoo,雖然年輕人做的是木工,但是他們每天看的、心裡想的都是網路。

在網路產業,詹宏志董事長的努力,特別是在第三方支付的堅持,一個溫和的人突然兇起來了,讓我感受得到他的心急。TiEA成立不到三年時間,已在網路、第三方支付發揮很大的影響力。我感覺詹宏志是站在下一個時代看台灣的人,他對電商的發展比誰都心急,也比誰都感到不滿。

蔡英文
(圖說:蔡英文指出,國家級網路戰略和軟體教育是台灣未來重要的兩大關鍵。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年輕人跟政府打交道不需要太溫良恭儉讓

我要跟新任理事長林之晨說加油,上一任和下一任理事長,年紀差距有點大,林之晨雖然只有37歲,但我感覺你非常老練,因為在網路時代,37歲應該已經很老了吧?你剛剛說要把詹宏志留下來當榮譽理事長,是因為他能跟政府溝通,那一瞬間我覺得,這個政府其實很老。我想說的是,年輕人可以直接跟政府溝通,年輕人不需要怕跟政府打交道,也不需要太溫良恭儉讓!

希望能破除文官的無力感

先前詹宏志寫文章形容台灣的文官是一群循規蹈矩的失敗主義者,我走了台灣好幾個產業,所有產業都提到台灣的文官體系的問題,為什麼沒有人做決策?他們不是不願意支持創新,而是有太多法規綁死了。這些法規結構都是工業時代、製造業導向的結構,只有法規鬆綁,把人從制度解放出來,才能看到新的可能性。

台灣的官僚文化不鼓勵文官與眾不同,導致文官想做事也無能為力,政府希望能破除他們的無力感,建構足夠的彈性,支持創新的發展。最重要的事情,是把新創事業在網路、電商所需要的空間加大打開,法規解套,公務員才願意創新。

制度應讓創新有發展空間

未來的政府,應該引導市場往創新的方向發展,創新需要習慣失敗的文化,我跟矽谷創業者和投資者談過,這個行業裡最大的資產是失敗的經驗,傳統產業覺得失敗不好,但是在創新的世界裡,失敗一定會發生,政府很多制度讓我們沒有發展空間。

我對台灣的網路和電商產業有興趣,因為這是自由的地方,年輕人自由也充滿創意,台灣很熟悉西方網路文化,但也熟悉華語,是台灣年輕人很大的優勢。接下來我們希望加入TPP,跟中國大陸業者互惠發展,剛剛也提到東南亞,台灣有相對成熟的電商、製造業優勢,還有許多東南亞學生,我會要求部會要提供整體的資源支持。

台灣市場小不是一個問題

台灣市場小不是一個問題,台灣可以發展出電商品牌,我們欠缺的是完整的國家戰略,這個社會都要有全心支持決心。這也回應林之晨的第一點,我們確實要有國家級的戰略,需要很多溝通。詹宏志未來也一定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但林之晨作為理事長也不能逃避責任。

未來的政府也會有開放的雅量,如果政府第一次聽不見,可以大聲一點,第二次聽不見,可以再大聲一點,第三次再聽不見,可以拍桌子,但是不要第一次就拍桌子(笑)。

人才與國家戰略是未來兩大重要因素

人才這件事,我非常同意,從國民教育到大學教育,數位和程式能力必須全面強化,很多國家把程式教育視為重要的成本,我們要重新思考,要教小朋友和年輕人未來可以做什麼。但我們也要教他們,事業的開始不是在畢業之後,在念書時就要能跟社會接軌。

人才和戰略是我們未來重要的兩個因素。未來我們要把資本的評價更合理化、建立友善跨國的環境,並提高對網路平台的支持,幫更多業者走向雲端。新時代、新經濟,其實很多機會等著台灣,讓我們這個世代全力投入這個產業!

延伸閱讀:TiEA改選理事長,林之晨自詹宏志手中接棒:我愛網路,我愛台灣!
蔡英文:沒有創投資金挹注,新創公司就像鯨魚擱淺沙灘!五策略打通任督二脈
[2016拚經濟]向蔡英文提問:如何推動網路新經濟?

4 蔡英文新政府啟動科技人事布局:科技政委吳政忠、科技部長楊弘敦、經濟部長李世光,網路圈怎麼看?(5/20更新)

5月20日即將上任的蔡英文政府緊鑼密鼓公布新人事,準閣揆林全15日公布新一波內閣人事名單。與科技、新創產業政策最有關的部會不外乎經濟部、科技部、國發會主委及科技政務委員,日前確定國發會主委陳添枝、國發會副主委龔明鑫,下午則公布科技政委為台大應用力學研究所教授吳政忠、經濟部長為台大應用力學研究所教授李世光、科技部長為中山大學校長楊弘敦。

(2016年5月20日新增: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委詹婷怡、行政院科技會報執行秘書郭耀煌。資策會執行長則由工研院院長劉仲明兼任,是新經濟部長李世光為了把工研院和資策會「軟硬整合」所做的第一步,至於工研院和資策會兩大財團法人董座,初步鎖定民進黨時期曾任部長級以上的重量級人士。)

新政府三大科技政策:科技發展、經濟發展新模式、創新就業分配

新任科技政委吳政忠,畢業於台大木系、康乃爾大學理論及應用力學系碩士及博士,台大應用力學研究所教授,曾任國科會副主委、行政院原能會核能安全諮詢委員,也是民進黨智庫科技小組召集人,負責綠能科技政策規劃。

根據風傳媒報導,準閣揆林全指出,科技發展、經濟發展新模式、創新就業分配,是未來經濟發展的三個重要支柱。未來科技政委會協調經濟部、科技部、教育部相關預算運用,讓科技政策更聚焦,幫助發展科技發展產業。

蔡英文  
(圖說:蔡英文新政府今天公布第三波人事,科技部長、經濟部長、科技政委皆到位。圖片來源:民進黨中央黨部。)

新任科技部長楊弘敦,畢業於台南一中、台灣師範大學物理系,取得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物理博士學位,研究領域為超導體物理、磁物理、材料科學及奈米科技。回台後到中山大學任教,2008年至今擔任兩任中山大學校長,曾任國科會(現為科技部)處長、副主委。

楊弘敦出線的原因為加強產業研究的緊密結合,要讓科技經費除了投入基礎科學研究,也能整合產業,讓研究結果商業化。

新任經濟部長李世光,具有產官學背景,實務經驗豐富,最令各界期待。畢業於台大土木工程學系,擁有美國康乃爾大學碩士、博士學位,台大應用力學研究所終身特聘教授,研究領域是光電與壓電系統、光電系統設計、自動化技術、製造與精密量測、微機電與奈米系統、科技管理。曾任IBM愛曼登研究中心研究員、資策會執行長、工研院副院長,先前負責國家能源型計畫,也是科技部產學推動諮議會共同召集人,可以強化經濟部和科技部的整合,可望為新政府執行能源、科技政策。

由李世光和吳政忠的背景來看,可看出新政府將新能源政策視為未來執政重點,未來科技部將負責研究工作,執行面由經濟部能源局統籌規劃。

(2016年5月20日新增:NCC主委詹婷怡,原任資策會科法所所長。台大法律系畢業、英國倫敦大學智慧財產法學碩士、政大科技管理EMBA,具有律師資格。曾任正崴精密工業董事長特助暨集團法務長、中影管理顧問總經理,參與投資《賽德克・巴萊》,並任《父後七日》等電影製片、文建會文化創意產業專案辦公室主任、太穎國際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等職。

行政院科技會報執行秘書郭耀煌,成大電機系博士。原任成大資訊工程系特聘教授。曾任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財團法人台灣網路資訊中心董事、大專校院資訊服務協會監事、國科會資訊學門召集人等職。)

網路創業圈/現任青年顧問怎麼看?

行政院青年顧問、FlyingV創辦人林弘全:

其實林全的佈局,就如同絕大多數媒體的評論,沒有驚喜,立刻可以上手,反而是副主委跟次長比較有意思,所以次長的人選其實是蠻多人在討論的。科技部長跟科技產業關聯性比不上經濟部跟國發會,科技部以前是管科專的,反而跟學界比較相關。
每一年的政府計畫是既定的,預算得要執行完畢,很難不延續。所以既有的科技政策至少會延續下去,但有可能會想辦法生新預算出來做新計畫。

行政院青年顧問、之初創投創辦人詹益鑑:

李世光是產官學都有待過的人,IBM、資策會、國科會、台大,熟悉產學,比科技部長來得更有價值。我對於另一位政務委員張景森也很期待,楊校長出線是好事,基礎科學要更加落實之外,也可加強資訊教育。我認為教育部、科技部、經濟部要整合之外,希望也能出現跟網路相關的部會。

這次科技相關人事以學者為主,美中不足的是年輕人太少。期待4年後可以看到6年級的政務官,現在新的人事都還是4年級居多,就連5年級都很少。

此外,這次人事布局可以看到區域平衡的現象,包括北、中、南,這也跟新政府的五大產業布局有關,平衡地方發展。不過,要看實際做事和做決定的人,能否把資源落實到地方,並從民間的經驗得到正確的決策和執行能力。

我認為張善政、蔡玉玲、馮燕、管中閔是過去幾年最優秀的內閣,突破框架又具有理想性,可以做事務官出身不敢做的事情,這當然會遇到挫折,但的確也帶來很多改變。

行政院青年顧問、學悅科技創辦人趙式隆指出:

我觀察到一個很有意思的情形:過去的經濟部部長主是從政府行政體系出來的,這次刻意選了有法人實務經驗的李世光。而科技部部長過去主要是來自於實務業界,這次卻選用了有政府行政經歷的大學教授,足以看出新政府想要借用不同的經驗思維,重新對行政體系輸入一股不同的動能。至於國發會主委與科技政委,則是四平八穩,人選經歷與專長應該能符合大家的期待。

5 [亞洲矽谷] 什麼是亞洲矽谷?為什麼要做,新政府說要怎麼做?

2016 年選舉前後,《數位時代》密切關注蔡英文新政府,與其即將接任的林全內閣的相關科技網路產業政策。其中,蔡英文在選前公布,選後密切溝通提及的五大創新研發計畫:綠能科技產業(台南創新產業聚落)、亞洲矽谷(桃園)、生技醫藥研發產業(台北、竹北、中科、南科)、智慧機器創新產業(台中成為智慧機械之都)與國防產業(高雄、台中、台北)顯然就是選後經濟發展的關鍵論述。其中,亞洲矽谷儼然成為其中與資訊科技密切相關的經濟發展政策。

蔡英文、陳建仁於2016年當選之夜發表演說,數位時代翻攝自蔡英文點亮臺灣選舉官網。
(蔡英文、陳建仁於2016年當選之夜發表演說,數位時代翻攝自蔡英文點亮臺灣選舉官網。)

由於臺灣在 1970 - 1990 年間成功發展出了新竹科學園區這種以桌上型電腦、筆記型電腦、主機等資訊科技硬體生產為主的產業聚落,更以此往上游發展有晶圓代工、封裝與 IC 設計等領域的半導體產業;縱然這 15 年碰到了大量產業西進中國發展市場或供應鍊關係,縱然韓國的相關企業也在競爭,臺灣廠商仍在包含資訊科技硬體生產領域佔有一席之地與連結脈絡,橫跨包含遊戲機、智慧型手機、面板、筆記型電腦等全球生產供應鍊的主角。

宏碁王振堂於 2004 年發表 Acer Aspire 筆記型電腦,張家毓攝影。
(宏碁王振堂於 2004 年發表 Acer Aspire 筆記型電腦,張家毓攝影。)

從這個背景往前看,不難推展臺灣接下來的經濟發展脈絡,將要以行動裝置的普及與聯網服務應用為核心,所帶來的行動化、雲端化、無縫運算與虛實整合交易等作為產業發展方向。臺灣的資訊科技業界或政府部門,因為對這些產業發展的商業模式、工作模式、人才培育與創新機制的不理解,使得法規難以鬆綁、制度難以創新、人才難以累積。

矽谷這些以資訊科技、網際網路與資料科技為基礎的公司,透過發展搜尋引擎技術、內容遞送、社會網絡服務、行動載具或支付科技等為主體,發展出許多如今已經有全球影響力的上市公司或獨角獸,這些科技巨擘周遭還因為人才、資金、等創新環境而源源不絕地繼續往機器學習、人工智慧、語音辨識、自然語言處理等領域研究發展,往健康、家庭、金融甚至物流、製造業等我們過去認為難以打破疆界的產業領域快速發展。過去,國內的討論多半集中在教育問題、人才斷層、留學生縮減與法規限制,使得臺灣錯過了連結這些發展機遇與產業方向,難以出現新創公司。甚至,我們也很少有機會加入這些最新科技前沿的公司運作或產業發展脈絡。

矽谷地區地理位置圖,數位時代翻攝自 Microsoft Bing Map。
(矽谷地區地理位置圖,數位時代翻攝自 Microsoft Bing Map。)

矽谷是一個以舊金山灣區為主的廣泛代名詞,它座落於美國西岸的北加州,北從舊金山市起沿101號公路經過聖馬刁(San Mateo)、山景城(Mountain View),桑尼維爾(SunnyVale)以南,至庫柏提諾(Cupertino)與聖塔科萊拉(Santa Clara),東灣則包含了從北數過來的奧克蘭(Oakland)、柏克萊(Berkley)、聯合市(Union City)至佛蒙特(Fremont)等城市所形成一個環狀地域生活圈。數十年來,資訊科技領域的相關發展與這一塊地區脫離不了關係,從如今已經久遠的惠普、昇陽電腦等曾經雄霸一方的科技公司,至如今當紅的蘋果、Google、Facebook 等等公司總部幾乎都集中在等同於北臺灣大小的這塊地區裡。如今,眾多以資訊或網際網路相關科技或應用所驅動的產品或服務,幾乎沒有一樣應用發展與矽谷地區沒有關連,各種類型的創投、新創公司、投資者、服務提供商充斥在這塊區域。

桃園市長鄭文燦於 5 月 7 日出息「2016前瞻亞洲矽谷—提升台灣競爭力」致詞,桃園市政府提供。
(桃園市長鄭文燦於 5 月 7 日出息「2016前瞻亞洲矽谷—提升台灣競爭力」致詞,桃園市政府提供。)

過去三、四十年,臺灣的經濟發展與這片地區脫離不了關係。有段時間,我們甚至成為這塊地區面向全球硬體生產服務的重要供應基地。根據這個脈絡,新政府提出了一連串政策論述主張要接續發展亞洲矽谷,以下《數位時代》為讀者整理即將上任國發會副主委龔明鑫日前所推出的相關政策論述,以便於各界後續在網路上進行政策討論。

矽谷潛力企業的高成長發展基地

促使臺灣成為矽谷潛力企業之高成長發展的製造基地,使臺灣產業成為矽谷潛力企業的成長伙伴。

  • 將臺灣製造與矽谷研發能量進一步整合。
  • 盤點、串連、補強臺灣具未來優勢之產業鏈。
  • 與矽谷創投或投資公司合作,擬定接洽矽谷具未來潛力的成長企業。
  • 以桃園作為整合平台,做連結矽谷、進軍全球的戰略中樞。

亞洲區域創新交流樞紐

連結矽谷或舊金山之創新中心,成為亞太創新交流樞紐。

  • 配合目前正在成行之矽谷或舊金山創新研發人才交流中心,於桃園機場旁建構對應的亞洲創新研發人才中心與之連結。
  • 具體與矽谷同步規劃與進行合作。
  • 大力鬆綁國際人才進出該交流中心的限制,同步減少進入臺灣其他地區的規範。

亞洲青年創新IPO中心

鼓勵在地及國際青年在台創新創業、連結矽谷創投與市場(以色列模式 to Nasdaq),並發展臺灣成為亞洲青年創新IPO中心(Nasdaq+1)。

  • 從大學或高中策略性引進亞洲(尤其東南亞與南亞)學生來台就讀並配合企業提供獎學金與實習機會。
  • 重新調整育成機制,提供青年創新至創業協助,並鼓勵參與國際人才交流中心活動。
  • 消弭創業者與天使、創投間的訊息不對稱;修改公司法,落實法規開放精神,協助創業家度過前期(天使、A輪、B輪)募資的高風險與死亡低谷。
  • 降低興櫃門檻與交易成本,不要求一定期間上市櫃規定,進而打造活絡的興櫃市場。
  • 整合臺灣於矽谷的人才與資源,積極協助創業者與矽谷天使及創投交流。
  • 鼓勵青年或博士後研究赴矽谷一、兩年以瞭解矽谷最新創新動向。

智慧應用研發中心與試驗場域

與美國企業合作,成為智慧臺灣,發展智慧應用的研發中心與試驗場域,帶動在地研發能量及亞洲市場商機。

  • 配合整體數位國家、智慧島嶼計畫,以桃園作為研發中心與試驗場域,在物聯網、工業4.0、大數據科技應用上,優先發展智慧物流、未來汽車、健康照護、智慧機器人應用以及智慧城市等。
  • 配合航空城的進程發展,桃園環境無論在產業、科技、規模及生活環境上,具備智慧應用之研發中心與試驗場域條件。

資料來源:
蔡英文政策談話:推動亞洲矽谷產業 蔡英文:結合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資源與能量,發揮最大效能
蔡英文政策談話:蔡英文發表亞洲矽谷產業政策全文
蔡英文「五大創新研發計畫之二:亞洲矽谷」政策發表記者會
龔明鑫:集眾智突破困境-亞洲矽谷成功關鍵

代表圖為 Google 上路測試中的自駕車,James Huang 拍攝。

6 [亞洲矽谷] 新政府為什麼選定桃園作為亞洲矽谷?

蔡英文新政府即將接任的林全內閣,於大選後的政策溝通與論述中,所密切提及的亞洲矽谷計畫,通常也提及(IoT 與智慧城市)儼然成為新政府在資訊科技領域推動經濟發展的重要政策走向。亞洲矽谷推動需要實體政策作法與相關配套措施。其中,政策執行的實體地理環境是過去到現在常常被多方拿出來論述的重要焦點。《數位時代》在此為各位讀者整理新政府選定桃園作為亞洲矽谷發展場域的論述脈絡。

新政府與桃園市長鄭文燦的政策說帖,主要集中在三個優勢上:
1. 地理與交通優勢,
2. 人口與學研聚落,與
3. 桃園原有的產業聚落

舊金山市區與 Bay Bridge ,A. Hornung,CC License。
舊金山市區與 Bay Bridge ,A. Hornung,CC License。

桃園的地理與交通優勢

桃園距離台北商業中心、內湖科學園區或南港軟體園區與新竹科學園區都是一小時的車程範圍。因為地質地質條件良好,不容易有重大地震災害,也很少淹水,是許多廠商投資選址時的重要考量點。由於台北桃園機場與台北港可以雙港合一,加上臺灣地理位置適中,從桃園機場至香港、上海、首爾、東京與新加坡的平均飛行時間只要 2 小時又 55 分鐘,具有十分良好的國際交通優勢。

人口與學研聚落

桃園目前擁有六個直轄市(六都)內最年輕的在住人口,平均年齡只有 37.6 歲。在人口資料中,桃園市民的勞動參與率擁有高等教育學歷的佔有工作人口的 70.9 %。市內超過 15 家以上的大學院校,每年畢業近 2 萬名學生。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 2014 年的統計,桃園市擁有 90 萬的勞動人口,其勞動參與率達 59.9%(北部地區平均 58.54 %,其中台北市為 57.2 %)。

桃園的產業聚落與資源連結

桃園目前有 25 個由中央政府、經濟部或民間投資的工業區,近五成的臺灣 500 大製造業在桃園市設廠。桃園市的工業產值達 台幣達 3.06 兆,連續 12 年全國第一,研發投入近千億新台幣。加上桃園市擁有超過 1700 家的物流業者,與超過 1000 億以上的物流產值

目前桃園市區內,已經有三項規劃中(包含進行可行性評估作業)的建設,包含:於桃園青埔設置航空城世貿中心(鄰近機場捷運高鐵桃園站、桃園體育園區站)、在楊梅的榮民化工廠區建立幼獅國際青創村與台北桃園機場園區及其附近地區的桃園航空城計畫等。

幼獅國際青創村的初步規劃,資料來源為桃園市政府
(幼獅國際青創村的初步規劃,資料來源為桃園市政府)

在地方政府層面,桃園市創立了投資服務中心,專人專案的方式提供客製化投資服務,包含土地協尋、用地變更、工商登記、建築值到申請、員工招募等,提供「企業全發展週期」的相關服務。桃園市也直接準備在矽谷地區成立「亞洲矽谷專案辦公室」,就近進行招商與城市交流等相關事宜。

代表圖:舊金山金門大橋夜景,Daniel Schwen,CC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