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偶像] 在神與人之間,超越信仰與符號

2016.06.17 by
楊智傑
大多數虛擬偶像的粉絲,頭腦是十分清醒的,他們意識到偶像的虛構本質,往往得以用一種更中立、誠實的角度,在現實與虛擬的界線中遊走,並看待自己虔誠...

大多數虛擬偶像的粉絲,頭腦是十分清醒的,他們意識到偶像的虛構本質,往往得以用一種更中立、誠實的角度,在現實與虛擬的界線中遊走,並看待自己虔誠的崇拜和演出。

即使虛擬偶像不具備許多真人擁有的物理特性,對虛擬偶像的崇拜,也絕不能用「虛幻」一詞就概括之。讓我們追溯歷史──在人類的初始宗教經驗中,對物象的崇拜就已經存在。今日我們所指的偶像(Idol)一詞在希臘字源裡,代表的正是形狀、幻影。人們對原材料(如石頭、木片)加工,賦於超越這些實物的意涵,予以尊敬並膜拜,這便是崇拜的起源。

海神波塞頓

海神波塞頓,照片來自: Hans Andersen分享於Wikipedia, cc by 3.0

而從單純崇敬外部特徵(如強壯的筋肉與胴體)進入到對象徵物(如木雕)的崇拜,也是人類心智的一次巨大變革。在此意義下,人將木頭雕刻成偶像去膜拜,和人從串流的位元訊號和合成人聲中獲得一種形上的安慰與力量,兩者並無二致。

不過,對虛擬偶像的崇拜,有時的確包含著強烈的宗教情感,比如最近竄紅的虛擬校園女子團體《Lovelive!》即為一例。

Lovelive!

《Lovelive!》的粉絲彼此稱為Loveliver(LLer)。這群LLer,會對包括列車廣告、捷運電視牆出現《Lovelive!》時,集體磕頭下跪,並被迷群視為「愛的表現」,此種表現不只在日本,更在中、港、韓等地形成巨大的模仿風潮。

而更狂熱的LLer,甚至會全身密不透風的包滿昂貴的《Lovelive!》周邊商品(迷群稱之為「LL聖衣」),在動漫展、Cosplay展等場所出現,大方展示心中對於偶像的追隨,與實際進行過的消費支持。

不僅如此,《Lovelive!》更真正與宗教機構結合。東京十社之一的神田神社(供奉土地神),不只是《Lovelive!》動畫中的重要場景,其廟方更於日前與《Lovelive!》合作,讓其中的虛擬角色之一「東條希」成為寺廟的代言人,並以此發售護身符、繪馬等周邊吉祥物,被LLer稱為「聖地」。

有輿論認為,對虛擬對象如此崇拜,是否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但弔詭的是,大部分虛擬偶像的粉絲,頭腦往往是十分清醒的。由於意識到偶像的虛構本質,他們往往得以用一種更中立、誠實的角度,在現實與虛擬的界線中遊走,來看待自己戲劇化的崇拜和演出。

而這些數位形式:人聲合成器、擴增實境、網路同人創作……便是賦予這些崇拜經驗的血肉。對歌迷而言,初音系列人物不再是一套軟體,而是一個個擁有喜怒哀樂,擁有各自生活習慣的少女,就彷彿UGC(User Gerenated Content)的昇華形式:由社群創造出的集體人格,回頭來凝聚社群信仰。

無論如何,在企業、政府組織、學校,甚至宗教宮廟都紛紛推出自己虛擬偶像的今日,我們已經不能忽視「人格化」對於意識形態傳播、商品行銷的重要力量。而或許當人們確切掌握「塑造崇拜」的關鍵技術,並回頭思考人類崇拜本質的時刻,才能從盲信中解放出來,更冷靜的確認自身的存在。

初音未來
最初的容貌可以篡改。最初的人格可以回收。但是,我仍要用最初的聲音,唱出我自己。──虛擬歌手初音

德國哲學家費希特
信仰不是知識,而是使知識有效的意志決斷。──德國哲學家費希特

耶穌
救主啊,你以你的形像,將你理性本質的樣式,以物質形式呈現……你使我有分於其中。──基督教聖詩

圖片提供/CRYPTON

科技文本系列

  1. [虛擬偶像] 從日本「初音」到中國「紫嫣」——一縷徘徊在人與物間的幽靈
  2. [虛擬偶像] 當科技始於人性,且開始擬造「人性」......
  3. [虛擬偶像] 在神與人之間,超越信仰與符號

本文出自:@@BOOKID:126764@@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