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創業小聚暨AAMA台北搖籃計劃年會
專題故事

2016創業小聚暨AAMA台北搖籃計劃年會於今日(29日)盛大展開,除了邀請到來自矽谷的Founders Space 創辦人Steve Hoffman、韓國KAIST板橋科技谷中心執行董事安聖泰,以及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簡立峰為我們帶來國際視野外,更有新創圈各界人士的經驗分享,同時更聚了由Meet創業小聚以及AAMA精選的40組潛力新創團隊,以及10組創業服務應援團,讓一起打拼的新創夥伴們互相交流!

1 [2016創業小聚年會] Founders Space創辦人霍夫曼:十大指標判斷你的公司是不是下一隻獨角獸

「2016 Meet 創業小聚暨 AAMA 台北搖籃計畫年會」今天(29日)在松山文創大樓舉行,今年大會論壇以「新創的世界冒險」為主題,探討台灣新創在面對「國際化」這件事情時,會面對到的各種挑戰與抉擇。

「2016 Meet 創業小聚暨 AAMA 台北搖籃計畫年會」今天(29日)在松山文創大樓舉行,今年大會論壇以「新創的世界冒險」為主題,探討台灣新創在面對「國際化」這件事情時,會面對到的各種挑戰與抉擇。

論壇第一場邀來 Founders Space 創辦人史蒂夫霍夫曼(Steve Hoffman)。Founders Space 曾被富比士雜誌選為海外新創前往矽谷的首選加速器、孵化器,該加速器共有 300 個課程導師,超過 50 多項線上教育課程,並以舊金山(矽谷)為中心,連結法國、西班牙、南美州、德國、東南亞、韓國、日本、中國大陸,當然也包括台灣在內的全球合作夥伴。

歷經三次創業的霍夫曼,笑說自己非常清楚「如何生存、成功、失敗」,此行來台就是要與台下觀眾分享:作為一個加速器、孵化器的創辦人,他如何評估誰有潛力成為下一隻獨角獸?如果你有志將自己的產品、服務推向國際,你應該要注意什麼事情?

Steve Hoffman
(Founders Space 創辦人史蒂夫霍夫曼(Steve Hoffman)。圖片來源:創業小聚。)

不可不知的矽谷科技潮流及現象

在進入正式講題之前,霍夫曼先為台下觀眾建立如今矽谷的「輪廓」,也就是現在矽谷吹起了什麼樣的科技潮流及現象?首先,是他觀察到的矽谷環境「趨勢」,列舉說明如下:
1. 獨角獸太多(顧名思義,獨角獸應該是很稀有的生物,不過現在被「炒作」得越來越多,許多新創的估值其實是高估了。)
2. 估值會下降(承上,泡沫化現象已經開始出現,新創的估值在「被高估」之後,會慢慢降下來。)
3. 越來越多孵化器
4. 越來越多VC及「投資競賽」
5. 天使投資人的資金規模會持續擴大

霍夫曼也指出幾項他看好的新技術:

  1. 蜂巢式運算(Celluar Computing)
  2. 腦波晶片(Brain Chip)
  3. 機器人
  4. 人工智慧
  5. 無所不在的感測器
  6. 奈米機器人(Nano Robot)
  7. Augmented Body

談完最值得新創關注的幾項科技趨勢後,霍夫曼也接著分享這次的主題:「如何找到有潛力的獨角獸」?

誰有潛力成為下一隻獨角獸?

作為一間加速器、孵化器的創辦人,霍夫曼也持續尋找有潛力的投資標的,也就是下一隻獨角獸。他說,一般人很容易分辨出 Uber 或 Airbnb 是一間好公司,但我們要如何評斷一間小公司有潛力成為下一個 Uber 或 Airbnb?是否有強大的「Traction(牽引力)」來帶動使用者或營收成長就很重要。那麼,他是如何評估新創的成長潛力?以下列點說明。

1. 團隊組成很重要

霍夫曼不諱言指出,一間新創最重要的就是 CEO 及創辦人所帶領的團隊,他們會審慎了解這位 CEO 過去的工作經歷及背景,如果他過去曾在 Google 或富士康這類的大公司工作,後來願意離職成立新創,第一步就能先說服投資者他是相當有野心的一個人。

2. 明確的市場布局路徑

新創起步時只能面對小的、利基型的市場無所謂,像是亞馬遜(Amazon)也是先從賣書起家,到最後無所不賣,不過你要能說服投資者,你有一條明確的路徑證明你的產品、服務確實有市場可以發揮。

3. 明確的目標客戶

當有人問你「誰是你的客戶?」,你回答「我的客戶是女性」,聽到這個回答,霍夫曼可是會直接掉頭就走!他說,「不是因為我不喜歡女性,而是這個回答充份顯現出創辦人根本不了解他的客戶樣貌。」例如,是家庭主婦?還是專業女性?她們通常在哪裡購物?對科技的反應是什麼?這些細節都必須要很清楚。

4. 有設計思考能力

霍夫曼說,Uber、Twitter 或 Facebook 這些成功的公司,並不是「真的」發明了全新的科技,他們所運用到的技術都是已經存在的,重要的是他們用「Design Thinking」思維創造出不同以往的產品服務。台灣有很多優秀的工程師,但總是缺乏 Design Thinking 的能力,相當可惜,但這是成功路上很重要的要素。

5. 你的「秘訣」是什麼?

霍夫曼會問每個創辦人,「你的 Secret Sauce(秘訣)是什麼」?你一定要有某項核心價值、秘密武器,是只有你能用這個東西來滿足你的服務客群,而且其他公司卻做不到的。例如 Google 出現之前,世界上早就有其他搜尋引擎了,但 Google 善用各種資料連結,給使用者「最想要的搜尋結果」,因此即使 Google 並非市場第一個推出搜尋引擎服務的公司,卻仍然成為世界第一。

6. 不公平的優勢(Unfair Advantage)

雖然對其他公司很抱歉,但如果你擁有「不公平的優勢」,將會讓你如虎添翼。例如強烈的品牌力量,對你特別有力的法規,或是只有你能談下來的銷售渠道,都算是不公平的優勢之一。

7. 簡單、明確的商業模式

霍夫曼要的商業模式很簡單,如果你告訴他「我有五個不同的賺錢方式」,他可是會再次掉頭就走!以 App 為例,對他來說,商業模式主要就是兩種,使用者付你錢,或是廣告主付你錢,你選擇了向使用者收費,你就是要想辦法規模化,如果創造出那種使用者一個月只會使用一、兩次的 App,不如把這件事忘掉,往下個人生階段邁進吧!

8. 看準潮流,成為「市場第一」

Oculus 看到了虛擬實境(VR)的潮流,站在浪尖上,吸引了所有客戶、媒體、使用者、大公司的目光,所有人都看著它。「誰是第一個看到潮流的人,誰就有機會占據這個市場。」霍夫曼說。他也指出,現在的科技潮流指向機器人、AI、FinTech、大數據等等,那麼你準備好站在浪尖上了嗎?

9. Best of Breed

如果你還在嚷嚷著要成為「XXX第三、第四、第五、第六」,霍夫曼也會勸你趕緊忘掉這件事。他說,第一個出現在某個特定市場的產品,做得好的話,就有機會占據70~80%的市占率,像是 Uber 與 Lyft 的差距就相當明顯。當這個市場已經有一隻很明顯的巨獸在那裡,「你就不要告訴我你有可能是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了。」霍夫曼說。總之,要有「做第一」的決心和勇氣。

10. 你覺得自己的產品「好玩嗎」?

最後,卻也最重要的一點,新創團隊要對自己的產品服務有熱情,要覺得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很有趣,這才能讓你走得可長可久。

@@ACTIVITYID:638@@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2 [2016創業小聚年會] 簡立峰:台灣早就是矽島,只是你能不能再做一些別的?

物聯網、AI和VR是近期最熱的三股科技趨勢,台灣要如何善用硬體優勢,為自己創造機會?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簡立峰今(29)日一早出席2016創業小聚暨AAMA台北搖籃計畫年會,並以「從Google的創新看創業」為題發表看法。以下為演講紀要:

圖說明
圖說: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簡立峰。圖片來源:數位時代。

兩年前我說台灣應該要把握機會做軟硬整合,一年前我說物聯網是很好很好的機會。現在是什麼呢?在過去八年裡,最重要的是智慧手機的誕生。但是現在的科技發生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由智慧手機帶起來的mobile internet,在硬體部分已經進入commodity、價格戰,贏家越來越少,就算是蘋果iPhone遇到的困難也越來越多。由mobile internet帶動的400萬個App,現在出現了一個很大的問題,根據最新統計,平均每人每月下載的數量是零。

我在Google工作進入第11年了,2000年我還是個外人。2000年科技泡沫,可是同一個時間正醞釀web和cloud computing。那時候你看Google,會是用電腦看。2008年的時候,全世界又進入另外一個泡沫,那是房地產引起的泡沫。而我們那時候已經準備要用手機看Google,我們說那是mobile internet。在2015年的最後一天,我們還不知道2016年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我預言會有另外一個泡沫,我沒有想到是英國脫離歐洲。(全場大笑)

Google高層在2015年把Google的架構重組為Alphabet,我覺得這是高瞻遠矚。他們顯然看到mobile internet叫做「傳統產業」。

在充滿泡沫的新時代裡,我們回顧一下,台灣在2000年的時候是什麼樣子。每一次政黨輪替都剛好是泡沫時期,2000年、2008年、2016年,新的機會都在我們政黨輪替的時候,不小心被放棄掉了。

物聯網的曙光:亞馬遜Echo

機會在哪裡?其實永遠有機會。

我不知道The next big thing是什麼。兩年前大家看到IoT是next big thing,可是慢慢大家又看到IoT有一些看不清楚的地方。但如果今年年初到現在,似乎最明顯的東西是AI。今年年初還有一點看不清楚VR的時候,我們說今年是VR元年,到了年中,至少VR好像要啟動了。但我沒有說它要起飛了,它是「動起來了」。

IoT剛開始時,我們看到穿戴式、Google Glass、Apple Watch,可是我們也看到消費者需求和產品之間有一個gap。甚至硬體上有很多技術挑戰,比方說一支眼鏡裡沒辦法放下power和強大的CPU,智慧眼鏡現在還沒有準備好。至於手錶呢?我們並不知道除了時鐘之外,還需要什麼。我們希望身體健康,可是它沒辦法帶給你。我們希望for fun,但其實手機也可以做這件事情。所以它叫replaceble。一個東西只要被替代,它就變困難了。所以穿戴式裝置給我們看到挑戰。

當我們突然覺得物聯網有一點困難的時候,再回去想智慧家庭。可是我們講冰箱可以上網這件事情,已經等了20年了。我們希望當冰箱裡的食物沒了,可以自動送進來,現在還是不行。其實我們真正希望的是冰箱裡的食物壞了,可以自動送出去,但是沒有人在想這件事情。

不過,最近突然看到一點曙光,那就是亞馬遜的Echo。這個曙光,Google Home也看到了。這是什麼呢?你的家裡有一個像speaker的東西,擺在家裡很多角落。就像是你太太跟你說:出去倒垃圾。然後你就去倒垃圾了。或是你跟老婆說:門鈴響了,去把門打開。

這件事情對了。在家裡距離十公尺以外的地方,你想要做一件事,然後你用嘴巴講,它聽得懂,可以幫你做。Home Center這個想法被定義出來了。Echo賣得很好,代表這個產品的位置對了。如果它辨識不清楚,至少還可以聽音樂。這件事給我們一個全新的希望,那就是智慧家庭裡面也許可以透過speaker來連結所有的裝置。大家可以拭目以待,這是一個新機會。

另外一個機會是兩年前CES就開始看到趨勢:智慧車。CES從此變成汽車展,而不是電腦展。(全場笑)為什麼?因為所有東西都整合在一起,車子的引擎被拿掉了。就算大家都還沒看到車子,但是TESLA的Model S賣得那麼好,就代表位置對了。當TESLA把引擎拿掉,Google卻打算把電腦擺進去,方向盤也拔走了。所以現在車子既沒有引擎也沒有方向盤,就是一張沙發椅一直走就好了。(全場大笑)這個時候搞電腦的就很開心了,因為引擎拔掉,從此之後他就可以說自己懂汽車了。汽車把引擎拿掉、電池和電腦擺進去,這件事已經是對了,台灣的傳統電子產業又多一個汽車產業可以發展了。

AI的發展是連貫的,只是你現在才注意到

我一直在說,AlphaGo雖然很棒,可是它就是只會下棋而已。很奇怪的是,大多數人類都不會下棋,所以那些最會下棋的人,永遠讓你覺得自己很笨。而有一天,當電腦贏了人類最會下棋的那個人,人類就會說自己輸掉了。其實不是,你只是下棋下輸了而已。

不過,Machine Learning給我們看到一個驚人的事實。圍棋有大量的棋譜,所以可以透過訓練,讓電腦具有一定的下棋能力。當電腦有一定能力,讓電腦彼此對下,這件事才厲害。在AlphaGo和李世石對下之前,它已經自己和自己對下超過100萬盤了。世界上的高手對招,一年沒有幾次,所以進步很緩慢。這告訴我們一件事:當你有data、有machine learning,intelligence就有可能出現了。AI最重要的是延續cloud computing和mobile internet,一直到big data,再透過machine learning產生intelligence。其實這是連貫的,只是你到現在才注意到它的聰明。Gmail可以過濾垃圾郵件,它已經很聰明了,可是你覺得那是gmail該做的事情。

但是我們發現,AI跟台灣的硬體產業有關係。因為Google I/O上宣布了TPU的概念,所以特殊晶片出現了,這和台灣產業又有關聯性了。

而為什麼剛才說VR有一點啟動了。因為VR是我們對機器互動的想像,早期是text mode,接著是graphic mode,到後來是video mode,而我們現在希望透過VR看到的東西和人眼看到的一樣,是360度立體的。所以VR實際上是資通訊革命,但是現在還有很多事情做不到。

台灣早就是全球公認的矽島了

為什麼短時間沒辦法看到台灣的典範轉移?因為台灣過去30年是硬體代工業,做B2B。B2B的特別之處就是自己不做最終端產品。另一個特別之處就是「所有的秘密都不能講」,所以大家不知道彼此在做創新,才會覺得這個島很悶。

大家都說硬體產業毛三到四,可是你有聽說哪一個大公司倒了嗎?沒有。鴻海還可以把夏普買進來。所以台灣早就是Silicon Island,真正的「矽島」了。可是台灣還要成立亞洲矽谷?全世界沒有人懷疑你的矽島,人家只是懷疑,除了矽島,你能不能再做一點別的?

從Google跟台灣的工作經驗來看,第一支Android手機在這裡誕生,第一台Chromebook在這裡誕生。所以台灣早就有這個優勢了。只是這個優勢在產業鏈裡是最上游的,而年輕一代期待的是下游的。當中國中關村的合作夥伴來到台灣做事,理論上台灣年輕人要比他們還懂,但是正好相反。因為年輕一代的創業家沒有進過工廠,沒有做過硬體,不知道台灣的優勢在哪。而且,在我加入Google前,根本不知道廣達是什麼公司,很不好意思。(全場笑)

台灣有很多條路可以走。一個是繼續走硬體老路,其實是可以的,不要放棄,因為有很多新的智慧裝置不斷出現。另外一條路,如果年輕世代對硬體沒有概念,可以做軟硬整合。看無人機就知道了,真正用得最好的,都不是會做硬體的地方。世界上一百萬台無人機不是拿來拍照,而是做各種應用。

因為台灣的電子業是很極端的B2B純硬體產業,所以如果你要做軟硬整合、做新服務,要有概念。郭台銘董事長最近講的往上、往前、往外,我非常喜歡。往上,你可以從硬體做軟硬整合,做應用、做服務。往前,去接觸你的使用者,拿到data。往外,除了做電子業,電子加醫學可以做健康照護,另外也可以做智慧工廠、智慧汽車。

韓國KAIST板橋科技谷中心執行董事:公司成立第一天就要全球化

圖說明
圖說:韓國KAIST板橋科技谷中心執行董事Steve Ahn。圖片來源:數位時代。

此外,韓國KAIST板橋科技谷中心執行董事Steve Ahn以「新創不可或缺的國際DNA」為題分享經驗。

Steve Ahn擁有美國、日本、韓國半導體產業經驗,2000年創立Leadis,並在四年後於那斯達克上市。公司上市兩年之後,他決定退休去完成人生夢想,不但去了中國學中文、讀EMBA,到澳洲學紅酒生產,還去西班牙和法國研修語言和料理。兩年前,他加入KAIST,終於再次回到工作岡位上。

成立於1971年的KAIST全名為Korean Advanced Institut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直屬於韓國未來科學部。KAIST是韓國第一所研究型大學,由史丹佛大學工學院院長協助成立,目標是推動韓國高科技公司誕生,並協助經濟成長。「韓國過去的經濟被大公司統御,但是這些公司已經不管用了,」Steve Ahn說。朴槿惠總統上任後,韓國政府開始大力推動創造型經濟(Creative Economy),也推了韓國新創公司一把。Steve Ahn強調,韓國創業環境主要有兩項成功要素,第一是韓國政府的深度介入,第二就是很多創業者變成天使投資人和導師,慷慨協助下一個世代的創業者。

Steve Ahn表示,台灣和韓國很像,他建議新創公司從成立的第一天起,就要成為全球化新創,眼看全球市場、手拿全球資源,並且擁有國際化團隊。「永遠都要有好奇心,並且勇於挑戰,」他說。

延伸閱讀:
簡立峰:物聯網是台灣扭轉產業的最後一次機會
可畏又可敬的競爭對手──雙面韓國
韓國MIT「KAIST大學」:政府政策支持,學術創業大門敞開
朴槿惠的韓國經濟哲學:如太陽系運作的創造型經濟模式
冰公主朴槿惠:不廢除不適用的法律,也是犯罪行為

[白話新商業電子專刊]物聯網基礎入門+進階應用 套書合購價129元!
@@BOOKID:126865@@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3 [圖輯] 2016創業小聚暨AAMA台北搖籃計劃年會,潛力新創團隊大集合!

2016創業小聚暨AAMA台北搖籃計劃年會於今日盛大展開,除主場論壇以外,也匯聚了由Meet創業小聚以及AAMA精選的40組潛力新創團隊,以及10組創業服務應援團,供現場來賓以及團隊交流。

圖說明

圖說明
圖說:展場分為主場論壇、三個分場論壇,與新創團隊展覽。

科技結合創新服務,新創團隊發展廣泛,舉凡金融選股的策略分析服務「策略雲」、結合新興服裝設計品牌的穿搭服務「MiTH」、去年於FlyingV募資達標率675%的桌上生態「蟻走星球」,從企業策顧到個人生活的各式解決方案,皆在會場佈展,進行宣傳以及媒合交流,以期團隊的互助成長。

圖說明

圖說明

圖說明

圖說明
圖說:維星科技推出360度環物攝影服務,並於現場展出產品。

圖說明

而邀請到的10組創業應援團隊,分別提供服務如資金挹注、創業加速、募資顧問,藉此為新創團隊提供更多機會點。展出單位有跨境支持超過270支團隊的「Appworks之初創投」、致力輔導募資專案的群募顧問「BackerFounder貝殼放大」等等。

圖說明

圖說明

圖說明

圖說明

2016創業小聚暨AAMA台北搖籃計劃年會將於17:00結束,除論壇採預購票券制,會場攤位是免費參觀的噢!快來與眾多新創團隊交流想法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4 [2016創業小聚年會] 小國能不能在全球市場突圍?以色列獨角獸ironSource:不做大,就回家

出身小國,能不能做全球市場?這個答案絕對是肯定的。來自以色列的獨角獸ironSource就是最好的證明。

ironSource是一家數位廣告技術公司,它為軟體開發者提供分發、導流、分析數據、變現服務。全世界每分鐘就有4,200個App透過ironSource被下載,每月觸及8億使用者,年營收高達2.6億美元,估值超過15億美元。現在包括百度、騰訊、獵豹移動等網路公司都是他們的客戶。ironSource更與Facebook、Google兩大巨頭並列以色列年輕人最想去的公司。

圖說明
(圖說:ironSource大中華區總經理芮有為(Yuval Reisn)。照片來源:賀大新攝影。)

ironSource大中華區總經理芮有為(Yuval Reisn)今日在「2016 Meet 創業小聚暨 AAMA 台北搖籃計畫年會」上分享,如何在土地小、資源少且強國環伺的情況下做創新?又要如何打入國際市場?目前,ironSource在亞洲市場多有著墨,在北京、上海、香港、韓國都有辦公室,兩週後日本辦公室也將開張。ironSource與台灣的關係也十分密切,三個台灣成員駐守北京辦公室,成員每週都會來台灣拜訪,與HTC、宏碁、華碩等廠商都有合作。

芮有為首先描述了以色列的政經環境,以色列與台灣其實有很多的共通點,包括國土面積小、小經濟體、被不是很友善的鄰居圍繞等。但他相信一件事情,「Necessity is the mother of invention.(需要是發明之母)。」小國同樣也能做創新。例如,以色列過去非常缺水,後來積極發展水科技,現在當地的水資源已經無虞。他們也有軍隊制度,男生當兵3年、女生當兵2年,造就以色列人的堅硬性格,經過多年發展,ironSource雖然已經有穩定利潤,「But we are still fighting.」

推出了產品,然後呢?

從一家2010年僅有7人的小公司,進展到現在以色列唯二的獨角獸企業。芮有為說,ironSource的擴張過程並非一帆風順,發展之初中便曾遭遇許多挑戰。

2007年,ironSource四位共同創辦人決定開展自己的事業。他們坐在一家咖啡廳裡討論著,決定要推出一個能夠分析使用者在網頁端都喜歡點選哪些項目的軟體工具。他們覺得自己很聰明、他們推出了產品,然後呢?「然後什麼事都沒發生。」芮有為笑說。這4位創辦人都是很好的開發者,他們在開發產品上也很有經驗。但沒有獲得市場迴響就代表產品還不夠好,於是他們繼續找方法。後來他們發現,開發者的苦惱之處在於工具不夠彈性且不易使用,後來ironSource便轉而提供SDK(開發者套件)給開發者。

「這個故事讓我們確立一點:我們從需求而生。我們是一家由開發者成立、為開發者而生的公司,我們知道開發者的痛點,我們要做的是channel,來幫助他們解決問題。」芮有為說。

你選擇做一家本土公司還是一家全球公司?

從一開始的專注於PC端,ironSource在2013年推出行動服務,鎖定App開發者推出mobileCore,透過這項SDK解決方案提供非侵入式行動廣告。為什麼改變?「大多數的公司應該都是這樣,一旦有穩定的利潤,為什麼還要做新的事情?」芮有為表示,但ironSource永遠嘗試新的東西,這就是他們的DNA。

ironSource也在2013年起開始全球擴張。ironSource擬定的策略是走向一家B2B2C公司,藉由更大的b去取得更大的c市場。他們接連在美國、中國設立了辦公室,公司人數成長到200人,也真正成為一家全球化的企業。這對ironSource是一個重要的轉變,「你決定要做一家本土的公司還是一家全球公司?」芮有為說,要不要做一家全球企業,ironSource的回答是「YES」,但企業要決定成為一家全球企業時一定要做好心理準備、要再三思考,因為一切都會變得很不一樣。你不能只是自己單打獨鬥,也不能只看短期利益,而是要將眼光放遠。

芮有為也提到,ironSource有4個重要的DNA,支撐他們一路走到今日:

  1. Our indenpendence is critical.(獨立性是關鍵。)
  2. Bottom-up mindset.(自下而上的精神。)
  3. Go big or go home.(不做大,就回家。)
  4. By developer,for developer.(為開發者而生。)

芮有為說,即便ironSource發展至今日規模,他們依舊鼓勵成員去冒險、去改變,去試著接受風險。另外,ironSource也預計在今年或明年在納斯達克IPO,屆時將成為全球最大的獨立行動平台。

延伸閱讀:[創業之國]幫百度、騰訊打天下的幕後推手:以色列最低調的獨角獸公司ironSource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5 [2016創業小聚年會] 真格基金顧旻曼:中國消費行為升級,已經看見品牌與內容的巨大潛力

「如果觀察中國消費者的行為,在 10 年前大家可能會選擇一個 2 塊錢的水杯,但今日一個超過 200 塊錢膳魔師或虎牌的杯子卻賣到缺貨。」真格基金董事總經理顧旻曼從 2003 年起觀察中國看到了新一代互聯網發展的趨勢。

真格基金顧旻曼於創業小聚 AAMA 年會分享她對中國互聯網創業的觀察,James Huang 攝影
(圖說:真格基金顧旻曼於創業小聚 AAMA 年會分享她對中國互聯網創業的觀察,James Huang 攝影)

顧旻曼今日在2016創業小聚暨 AAMA 年會,分享她對中國互聯網創業市場的第一手觀察。身為中國最活躍的早期天使機構之一,由新東方(相當於臺灣的美加或來欣等留學文教機構)兩位創始人徐小平與王強所創立的真格基金,五年內已經投資了超過 400 家以上的創業團隊,也已經有 5 家 IPO 。對臺灣人來說,顧旻曼最近最有名的投資是網紅 papi 醬。她總結了中國市場現在正在經歷又一次互聯網泡沫破裂後的寒冬,但事實上下一個時代的種子卻已經播下,期待大家可以把握中國消費者消費升級的契機。

中國正在經歷又一次互聯網泡沫破裂之後的寒冬

顧旻曼長期從投資角度,觀察中國互聯網行業的發展。她首先舉出一個例子來說明中國互聯網行業的投資斷崖:「投資行業的圈子互相交流,在 2014 - 15 年,多數的同行大概上半年都可以平均投資 30 - 40 個案子,但今年(2016)大家聊起,上半年大概平均都只做了 3 - 4 個案子。」

顧旻曼說明中國互聯網市場週期的變化,數位時代翻攝自其投影片。
(圖說:顧旻曼說明中國互聯網市場週期的變化,數位時代翻攝自其投影片。)

顧旻曼觀察,中國的互聯網行業發展,大概每 8 年是一個大的週期,每 4 年是一個小週期。這次的大週期其實來自於 2008 年蘋果的經典機種 iPhone 3S 的推出,開啟了移動互聯網的大週期,那個時候其實正交落於2005年社交網絡(例如人人網)開始發展的週期結束,但最寒冬的時期,下一個時代的種子卻已經悄悄播下。

中國和世界的時光機效應不再明顯,但消費者的行為卻正在升級

顧旻曼說,在 2005 - 2006 年,中國互聯網產品可以說做到了像素等級的拷貝,昨天 Facebook 介面上的某個按鈕換了顏色或大小,隔天就可以在人人網實現。那個時候這些國外有什麼商業模式,很快就會在中國看見。但進步到了移動互聯網期,中國的互聯網商業模式已經開始變化,微信一開始非常像是 Whatsapp 之類的服務,但很快的就在中國市場進行本土化的微創新。他們根據中國市場做了很多不同的調整與變化,例如與滴滴打車的整合,讓這些服務可以適應中國市場的需求。

從獵豹移動作為一個標竿,中國的創業市場開始思考出海,他們放眼於全球市場的挑戰,希望把中國互聯網的經驗帶往全球的其他地區。透過到美國市場上市,中國的創業者獲得自信,初生就放眼全球市場。這個時候中國互聯網的發展已經開始變化,過去中國與全球的互聯網應用有很明顯的時間差,但因為出海、國際交流與本地化的快速微創新,這些時間差已經逐漸拉近。

期待中國與臺灣有很多創業者、品牌的交流與對接

對於 1985 年出生以後的中國消費者而言,他們不再認為互聯網就該是免費,這些人會為了好的內容付費。重點是:這群新一代有消費意願的人們,已經成長到有能力消費也有方法可以付費。顧旻曼觀察,這一代的祖父母儲蓄率高、消費意願較低,因為但現在的年輕人因為後頭有一群儲蓄率高的父母支持,不需要擔心養家問題,消費能力較強。

「對於品牌操作來說,這應該是歷史性的時機」顧旻曼強調。現在年輕一代的中國消費者,不滿足於廉價、性價比高;他們執著於品質高、不計成本取得最好的商品、服務或內容。中國消費者也不再追求拷貝、追求模仿、追求盜版,對於好的內容願意付費,也有好的付費管道,他們希望好的內容可以透過合理的商業機制,例如廣告或產品銷售來延續。顧旻曼認為這是中國市場消費行為的升級,對品牌而言是非常難得的機遇,會帶來許多新機會,這是這一代人消費升級所帶來的巨大紅利。

顧旻曼觀察臺灣與中國互聯網發展的機遇,數位時代翻攝。
(圖說:顧旻曼觀察臺灣與中國互聯網發展的機遇,數位時代翻攝。)

顧旻曼認為:臺灣業者在這裡應該具有很強的型塑能力,希望可以在此有更多的交流與對接。無論是臺灣的 17 在行動直播領域的異軍突起、持續深耕文化創業品牌的誠品書店進入大陸帶來巨大的品牌效應、TutorGroup 為中國市場帶入 VIPABC 的在線教育模式發展或Eink、HTC或富士康這些傳統硬體製造、設計的轉型突破都是很好的交流成果。顧旻曼最後強調:「期待與臺灣的創業團隊更多交流,共同分享中國新時代消費者升級的巨大紅利」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6 [2016創業小聚年會] 達內教育韓少云:我們打破了孔子以來的教學商業模式

說到 2002 年在中國創立的達內教育,對於臺灣讀者來說可能相對陌生,韓少云笑稱:「對臺灣人來說,我常常對臺灣人介紹我們是中國的巨匠電腦!」。達內是目前中國最大的線上教育平台,其創辦人韓少云也是 AAMA 北京(中國亞杰商會)第一屆的學員,在達內教育於 2014 年在 NASDAQ 上市以後,韓少云也成為了 AAMA 北京的導師。

達內教育創辦人韓少云在 2016創業小聚暨AAMA台北年會分享其創業心路歷程,James Huang 攝影。
(圖說:達內教育創辦人韓少云在 2016創業小聚暨AAMA台北年會分享其創業心路歷程,James Huang 攝影。)

對於中國市場來說,一般的教育機構(大學、研究所)通常無法滿足業界對於人才的需求。韓少云根據自己過去的工作經驗觀察到中國企業招募人才的缺口,決定切進市場,透過在線教育服務,基於公司需求,補上職場教育的最後一課。達內介紹自己的商業模式,對學員來說是一站式的人才教育提供商,對需求人才的企業來說,則是一站式的人才輸送提供商。

樹立消費者信心 先學習後付款

韓少云進一步解釋達內的商業模式設計:以計算機專業(臺灣稱為資訊工程)為例,針對 php、Java 等實際職場需求的編程過程設計課程,讓學員在學習之後能夠直接對接職場崗位,進入相關工作,取得合理的薪水。也因為達內有因材施教、分流教學的設計,針對不同能力、不同程度的學員設計相關的教學課程與教學成果的品質控管。透過達內訓練的學員進入行業以後,平均就業薪資較高、進入職場適應也較快速,建立了很好的名聲。

韓少云對臺灣聽眾介紹達內教育的商業模式,數位時代翻攝。
(圖說:韓少云對臺灣聽眾介紹達內教育的商業模式,數位時代翻攝。)

對於學員來說,一般到教育機構都是先繳學費才能得到學習服務,經過學習過程之後也不一定能夠保障學習成果對應到未來就業的應用。如果達內教育要縮晚教育機構進入職場實戰的最後一哩路,沒有一定的就業品質保證是沒有辦法說服學員的。韓少云設計商業模式時就試圖挑戰這個問題,設計出學員先學習、就業成功之後再透過就業企業負擔學費的方式,來改變原有的教育與職場對接環境,成功獲得了學員的訓練。「我們打破了從孔子以來的教學商業模式」韓少云笑著說。

期待臺灣人加入達內教育搭建成長體系

已經 NASDAQ 上市,並不是創業的結束。如今仍在成長的達內教育,仍在面對新的挑戰。韓少云認為,自己的創業故事至少有四部曲:「抓住機遇:看到教育與職場落差的市場缺口、樹立信心:尋求足夠的資金奧援成立公司快速試驗商業模式、突破瓶頸:透過顛覆市場的銷售、應收款模式來突破成長瓶頸、搭建體系:公司要穩定運營擴張需要建立一套可以自我修正、標準運作的商業運作機制。」

韓少云認為 達內教育在 Nasdaq 上市,並不是創業的結束。數位時代翻攝。
(圖說:韓少云認為 達內教育在 Nasdaq 上市,並不是創業的結束。數位時代翻攝。)

韓少云稱達內現在正面對搭建體系的挑戰,他舉例:「如果市場業務可以成長 30% ,內部的人力資源培訓速度只能成長 25% ,公司就必須有所取捨」,以前達內的態度是業務可以成長多少、人力就必須同步成長多少,但現階段達內教育開始有所調整,希望透過臺灣人運營管理的能力,建立人力培訓與管理制度,幫助達內可以穩定成長。「以前我們是野蠻成長,但其實組織管理應該是長期且細緻的工作,我希望可以找到臺灣的伙伴一起分享達內教育的成長!」韓少云說。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7 [2016創業小聚年會] 通用移動創辦人兼執行長吳柏儀:瞄準新興市場,不建議創業者一開始就去中國市場!

2016 Meet 創業小聚暨 AAMA 台北搖籃計畫年會29日登場,通用移動執行長吳柏儀以新興市場的創業趨勢為題分享他的創業經驗,KKFund創辦人徐冠華則分享東南亞市場趨勢。

通用移動創辦人兼執行長吳柏儀:不建議創業者一開始就去中國市場!

通用移動創辦人兼執行長吳柏儀在中國住八年,非常了解中國市場,但他創立通用移動時卻不是優先選擇中國。他指出,「中國是很艱難的市場,我很了解中國,創業第一天卻不敢選中國市場,因為人才和資金都不夠。我不建議創業者一開始就去中國市場,因為需要資金、人才和對當地市場的了解,雖然語言一樣,但文化很不同!」

通用移動執行長吳柏儀
(圖說:通用移動執行長吳柏儀認為,中國市場需要大量人才和資金,所以他創業第一天不敢選擇先切入中國市場。圖片來源:蔡仁譯攝影。)

後來吳柏儀選擇先去新興市場發展,從第一天就非常國際化,在台北、上海、新加坡、深圳、新德里、曼谷、雅加達等等地點都有辦公室。他說,新興市場很大,包括中國、俄羅斯、印度、非洲、中美、南美、東南亞,大約有190個國家。

通用移動新興市場  
(圖說:2020年將會有五個新興市場國家變成全球10大經濟體。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新興市場的確有很大的機會,但是要看台灣如何把握,台灣過去的成功方程式是硬體代工,幫美、日、歐大廠做零組件代工,只要價格夠便宜,就能拿到訂單,現在因為中國紅色供應鏈崛起,台灣的成功方程式逐漸失利,今天中國也在發展這個產業。

通用移動
(圖說:價值鏈正在轉變,硬體的機會被壓縮,而資料及雲端正在成長,對台灣硬體廠商影響很大。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他說,「台灣必須思考,我們有沒有新的想法和方向?」他進一步指出,物聯網時代大部分營收都來自資料和雲端,台灣新創要往人工智慧和軟體服務走,就像104顛覆求職服務,現在要如何顛覆104?就要用人工智慧機器人來顛覆,得用下一個世代的東西才能顛覆現有的服務。

通用移動
(圖說:以物聯網市場機會來看,2020年以分析所占的營收比重最多。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新興市場創業機會五關鍵

吳柏儀建議,找尋新興市場的創業機會要注意以下五個關鍵因素:
1、你要選什麼題目?
2、你要去哪個市場?
3、有沒有好的團隊?
4、要找哪個投資人?要找(Smart money)才能幫助自己。
5、創業題目總是經過不斷修正才會成功。

吳柏儀說,「創業題目不斷修正很正常,如果創業題目驗證之後發現是錯的,也沒關係,最重要的是最後能成功,你的團隊是否一直跟你在一起,而且學到經驗?」

通用移動從2011年創業至今,不斷在換方向,從手機、穿戴式起家,再到零售、汽車和醫療照護,現在有支付、廣告、物聯網平台三個事業方向同時發展。他說,「我一直有危機意識,有時候太專注做一件事的話,市場突然來個變化,就會措手不及。」

通用移動
(圖說:通用移動創業不斷換方向,最後發展廣告、物聯網平台、支付三個方向。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讓當地人管理當地人

要到新興市場發展,除了資金之外,人才也是很大的問題。吳柏儀指出,他絕對不派台灣人去管當地人,而是找到對的當地人來管當地人,他只做大方向、每個月成績和財務控管,其他必須放手讓當地總經理去做。不過,要如何找到對的人?他指出,他直接用LinkedIn找員工,建立團隊之後再找當地的獵人頭人公司去做。

他說,台灣找人很容易只找朋友和親戚等信賴的人,但是如果要做有國際化的公司,永遠要記得要找比你有能力的人來管公司,並且信任他們。此外,如果創辦人想聘請大公司的高階主管,如果對方跟你要求很多條件和權利,為了保障自己的後路,他講得直白,「那是沒有創業精神的員工,千萬不要雇用他,不然你的公司可能會沒有後路!」

同時,通用移動也從矽谷找了三個創投顧問,吳柏儀說,「永遠不要忘記跟市場最先進的人請教!」他也跟矽谷創投加速器合資在台灣成立全球首個行動加速器MOX,就是為了要找到最新的創業趨勢,跟上脈動。

KK Fund創辦人徐冠華說:東南亞不是一個市場,而是很多不同的市場!

「如果你要去東南亞市場發展,英文會是最好的語言!」KK Fund創辦人徐冠華一開口就用英文這樣說,想讓台下對東南亞市場有興趣的聽眾了解英文的重要性。他認為金融科技新創在東南亞市場有巨大的機會。

KK Fund徐冠華
(圖說:KK Fund創辦人徐冠華離開日本GREE Ventures後,募資創立新基金,專門投資台灣和東南亞種子輪新創公司。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徐冠華提出三個觀察:

第一,東南亞不是一個市場,它是很多不同的市場。印尼會是東南亞成長最快的國家,有2.15億人口,9200萬網路人口,在考慮要去東南亞時,想的不是「東南亞市場」,而是要看你到底想去哪一個市場。

徐冠華東南亞網路人口
(圖說:印尼將會是東南亞網路人口成長最快的國家。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第二,要思考東南亞的基礎建設。在新加坡除外,東南亞的網路速度只有3.6到19.8mbps,比世界的平均還低。徐冠華說,「網路速度很慢時,創業者要讓你的App夠輕巧,這是在日本、台灣新創公司在開發App很難思考到的。」

徐冠華東南亞網路速度
(圖說:東南亞網路基礎建設普遍不好,創業者得要考慮各國家網路平均速度。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第三,東南亞有1.5億25歲以上的成人沒有銀行帳號,越南更超過71%的人沒有銀行帳號,創業者要如何讓他們使用金融科技?但東南亞人使用智慧型電話,「要如何讓他們在低階的Android或小米手機上使用?這是金融科技新創在東南亞很大的機會。」徐冠華說,創業者要去找到東南亞使用者的痛點,這個痛點一定跟台灣很不同。

徐冠華東南亞銀行普及程度
(圖說:東南亞銀行普及率低,有超過1.5億成人沒有銀行帳號,也是金融科技新創的好機會。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徐冠華以新加坡政府為例,提到新加坡政府對金融科技新創的重視,提出一個很好的做法叫「沙盒(Sandbox)法規」,政府給新創一個盒子,你可以在這個盒子裡做任何事,當新創成長到一定規模,超出這個盒子的架構時,就代表成功,政府就會去修法來符合這個新興模式。徐冠華說,「他們知道自己不是創新的專家,所以用這個方式來鼓勵新創去探索,嘗試新東西,希望台灣的法規可以跟著創新修改!」

@@ACTIVITYID:638@@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8 [2016創業小聚年會] 硬體加速器HAX合夥人Benjamin Joffe:台灣要再加把勁走出去!

「Hardware is changing everything....and there is no app for that.」硬體加速器HAX合夥人Benjamin Joffe今日在「2016 Meet 創業小聚暨 AAMA 台北搖籃計畫年會」以「How hardware can change your life?」為題發表演說,未來硬體將會越來越重要。過去在科幻電影裡出現的飛行車(flying cars)、噴射背包(jack packs)、仿生人(bionic human)也許不再那麼遙不可及,一方面也讓我們更加了解它們的侷限。

專注輔導硬體創業的 HAX

2011年成立於深圳的HAX,每年輔導200個硬體創業團隊。Benjamin Joffe說,以硬體為主的創業團隊,成為近年最蓬勃發展的重心。在全球前10大IoT&Hardware社群,團隊數量在一年內就成長了40%。另外,在群眾募資網站上,也出現越來越多的硬體創新產品;從企業的角度來看,也有越來越多起關於硬體團隊的併購案。例如GM買了Cruise、Nokia買了Withings、Fossil買了MisFit等。

圖說明
(圖說:HAX合夥人Benjamin Joffe。照片來源:賀大新攝影。)

因為供應鏈優勢,且積極推動「2025中國製造」政策,中國也在硬體產業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像是小米積極投資硬體新創團隊,小米生態鏈企業陸續已推出電飯鍋、電動自行車、空氣清淨機、無人機等產品。2015年旗下七家新創團隊的收益已超過1500萬美金。

未來IoT將會連結各個產業

展望未來,Benjamin Joffe談到,未來IoT將會連結各個產業,無論是零售業、食品業、健康管理、運動。歸因於低成本與創新的感測器,任何事物都將被重塑,未來可連結(Connected)的物品將會如同具有電力的物品一樣稀鬆平常。

在這樣的基礎下,台灣的機會在哪裡?目前HAX輔導過的台灣團隊並不多,「也許台灣要再加把勁!」Benjamin Joffe笑說,台灣有硬體優勢,重點是我們如何創造有獨特價值的產品與服務,現在我們需要的是更多的連結與創新,然後進一步走到全世界。

延伸閱讀:[專訪] 最硬底子的國際加速器HAX:不夠硬不要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9 [2016創業小聚年會]挑戰美國市場,矽谷創業者跟你想得不一樣

亞洲矽谷是近來台灣非常熱門的話題,打進美國市場更是很多創業者的夢想,但矽谷的創業者到底是什麼模樣?美國市場又該怎麼打?今天在創業小聚暨AAMA台北搖籃計畫年會的美國分場論壇上,心元資本創辦人鄭博仁從一個橫跨亞洲和美洲兩大市場的投資者角度,分享他所看到的「矽谷創業者思維」,以及美國最新的主流創業趨勢。

心元
(圖說:心元資本已經投資超過三十家美國團隊,也不乏有Wish這樣的獨角獸公司/圖片來源:何佩珊。)

自2010年創辦心元資本至今,鄭博仁在美國投資的團隊已經達到34家,當中也不乏有像電商新創Wish這樣的獨角獸公司。而他在這些美國新創團隊的身上,發現了一些共同特點,值得台灣團隊思考。

不要害怕引進太多投資者

首先從財務面可以看到,這些公司多在種子輪就募到500萬美元以上的數目,而且大多在一開始就會引進超過十個投資人,並至少有一個是非美國的國際投資人。他認為,這點和台灣團隊不希望一開始股權就太過複雜的想法非常不同。

相對於擔心股權太複雜、太分散,在一開始就引入這麼多投資者的背後,這些美國創業團隊更看重的是,他知道他們找來的每一個投資人,都可以帶給公司不同的幫助。

而這也是因為這些美國新創公司的創辦人,大多都是有經驗的創業者。鄭博仁觀察,這些團隊另一個共同點是,「創辦人大多超過三十歲,而且多是連續創業者。」所以往往在鄭博仁親自見到這些團隊前,他已經聽過來自產業界、創投界好友對該團隊的評價。

和亞洲團隊相比,美國團隊還有幾個明顯的特色。首先,在心態上,鄭博仁的經驗是,美國團隊比較開放,亞洲團隊則相對封閉,也比較缺乏個人的想法。

壞消息比好消息更有幫助,亞洲團隊應該更開放、更主動

「很多人講的東西,是社群上在講的,不是自己的想法。」但他提醒,「只有(把想法)丟出來,才會有聰明的人可以幫你。」

另一方面,和亞洲新創團隊相比之下,美國團隊也明顯更積極主動爭取。

「我每個月至少收到四次新創團隊寄給我的公司營運更新。」他說,內容有很多細節,包括團隊遇到了什麼問題?需要什麼幫忙?都會直接寫出來,甚至經常也可以看到他們每個月在信中感謝哪個投資人為他們做了什麼事情。他笑著說:「在美國做投資人是不容易的。」

他認為,這其實就是美國創業者夠有經驗。「他找你當投資人,就是知道你能幫他。」鄭博仁要告訴新創團隊:「很多時候你給(投資人)壞消息,比你給好消息更能得到幫助。」

當然,他不忘強調,每個國家的創業者都有他們不同的專長,像是台灣團隊在商業模式的鑽研和思考就比中國團隊更扎實;雖然很多人認為市場規模是台灣很大的痛點,但他認為,「很多時候規模是可以被創造出來的。」在他看來,台灣其實有很多垂直產業的發展機會,是有機會發展出巨大公司的。

忘了App吧!美國創業主流已經改變了

此外,他也分享了最新的美國創業趨勢觀察,並且看好這些方向都有很大的機會。

第一,是深層技術方面的創業,也就是真正能改變人類生活的創新。如太空技術、利用機器人種植等等。而另一類則是藉由軟體來改變傳統產業。

他特別提到,近來有一個轉變,讓他感受特別深刻。他發現,是矽谷的創業者已經不再說要做行動App了。「因為現在做一個APP要找到一百萬個用戶的成本已經太高。」他說,「有經驗的創業者現在都在關注,要怎麼在Facebook、Amazon的生態系裡,去做更多的服務。」對台灣創業者來說,這也是值得關注的新方向。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10 [2016創業小聚年會] 台灣需要新力量接棒,共同翻轉世界

「社會要改變,前提是因為原來的公式已經不靈光,連續15個月的出口衰退,我們過去的經濟在世界的位置,那個賴以跟世界打交道最有力量的能量,已經來到難關。」在2016年創業小聚暨AAMA台北搖籃計畫年會上,《數位時代》發行人詹宏志一席話,點出了今年年會的重點,「過去的創業家還是很了不起,但有新的力量需要接棒。」他說:「這是我們需要翻轉世界的原因。」

詹宏志
(圖說:詹宏志認為,台灣需要有新力量出來接棒/圖片來源:數位時代。)

超過500人與會,一起翻轉世界

今年的創業小聚暨AAMA台北搖籃計畫年會,邀集了來自世界各地新創圈的重要夥伴,包括負責開場主題演說的Founders Space創辦人Steve Hoffman、韓國KAIST板橋科技谷中心執行董事Steve Ahn,還有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簡立峰、以色列獨角獸ironSouce大中華區總經理Yuval Reisman等,吸引超過五百人到場參與。

毫無意外的,在這個台灣新創圈的盛會裡,依舊免不了談起近來最熱門的亞洲矽谷話題,而簡立峰的一句:「全世界沒有人懷疑你的矽島,人家只是懷疑,除了矽島,你能不能再做一點別的?」立刻引起在場觀眾的共鳴,也帶給大家另一個思考的方向。

除了關乎台灣未來的嚴肅議題,Yuval Reisn演講的結尾,則是巧合地搭上了台灣近來的勞工爭議,也讓人不禁會心一笑。

他說,學著如何「play hard」是ironSource的核心精神之一,不只是要「work hard to work hard」,還要「work hard to play hard」,這種精神在亞洲國家是非常少見的。

他表示,ironSource成員間就經常會舉辦派對,到遊艇、海灘上享受夏日風光,像是他們已經規劃好下周要到越南旅遊。他笑說:「我們最近有一名亞洲成員加入,他對這一切很驚訝。」

延伸閱讀:
[2016創業小聚年會] 簡立峰:台灣早就是矽島,只是你能不能再做一些別的?
[2016創業小聚年會] Founders Space創辦人霍夫曼:十大指標判斷你的公司是不是下一隻獨角獸
[2016創業小聚年會] 小國能不能在全球市場突圍?以色列獨角獸ironSource:不做大,就回家

而今年年會和往年特別不同的是,在上午的論壇結束後,下午更進一步細分成美國、新興市場和中國三個分場論壇,讓創業者能夠在有興趣發展的領域,做更深入的了解與交流。

台灣新創走向全球,首創中國、美國、新興市場三大分場論壇

在美國分場上,除了有心元資本創辦人鄭博仁分享他所觀察到的矽谷新創思維,和最新的美國創業趨勢;行動貝果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鍾哲民,則是回顧了如何從台灣走向美國市場的創業點滴與心得;還有Cardinal Blue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樊立勳,在現場則是提出更多在產品開發和建立團隊等實際操作面的經驗,和觀眾分享交流。

John
(圖說:樊立勳用自身的創業經驗,分享許多創業者在實務面可能會遭遇的問題/圖片來源:數位時代。)

延伸閱讀:[2016創業小聚年會]挑戰美國市場,矽谷創業者跟你想得不一樣

而在中國分場,精采的演說讓台下人群在會後仍久久不散,也看得出創業者們對中國市場的熱絡想像。

其中,真格基金董事總經理顧旻曼認為,中國的互聯網創業與本質已經有了根本性的變化。她希望更多臺灣創業者或創業團隊,有機會可以共同參與中國市場升級的難得機遇。

另外,在2002年創辦達內教育,成為中國線上教育領導者的韓少云,則是分享了公司在NASDAQ上市後的新體悟。他認為,經歷了市場驅動的野蠻成長期,如何有系統、穩定的建立人才培育機制,協助組織規模化運作,將是達內教育的下一步挑戰。

延伸閱讀:
[2016創業小聚年會] 真格基金顧旻曼:中國消費行為升級,已經看見品牌與內容的巨大潛力
[2016創業小聚年會] 達內教育韓少云:我們打破了孔子以來的教學商業模式

而億色創辦人吳全正則是明白告訴台下聽眾:「電商已經不是選擇題。」他強調,電商是接觸中國消費者不可多得的選擇,對於創業者而言,中國應該是非常好的發展基礎。

中國分場
(圖說:中國仍是對台灣相當有吸引力的市場,滿場的人潮在會後仍捨不得散去/圖片來源:數位時代。)

還有豚鼠科技創辦人張士緯認為,臺灣創業團隊在2016年的現在,若要直接進入中國募資將會非常困難。他認為豚鼠科技是因為掌握軟硬體核心技術、完整的商業模式設計與全球化的營運,才能夠同步吸引到資金與人才參與。此外他也在演說時透露,豚鼠科技將會在臺灣成立百人規模的體感研發中心。

新興市場分場的演說也同樣精采,講者包括有台灣勇闖新興市場的代表,通用移動創辦人暨執行長吳柏儀、東南亞創投KK Fund合夥人徐冠華、從台灣出發,前進印尼的KerjaDulu創始合夥人宋昆銘,還有交友App Paktor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潘杰賢。其中,潘杰賢在演說中還自曝,當年是因為在芝加哥念MBA被女友甩了,在「天冷心冷」的狀況下,才動了作交友軟體的念頭。

延伸閱讀:[2016創業小聚年會] 通用移動創辦人兼執行長吳柏儀:瞄準新興市場,不建議創業者一開始就去中國市場!

不能只是複製,台灣別忘了自己的優勢

另外比較特別的是,現任立法委員許毓仁今天也特別來到年會現場,並再次提出他對亞洲矽谷一案的看法。他說:「我們沒辦法複製一個已經成功的模式,我們要做的是理解台灣的優點是什麼,再往上建立。」他以新加坡為例,指新加坡政府和南洋理工大學合資做無人計程車,當中有很多零件及軟體都來自台灣,但台灣最大的問題就是,「思考創新時,我們想拿一個完整的系統複製到台灣,但卻忘記自己的優勢是什麼。」

許毓仁
(圖說:許毓仁特別來參加年會,並也不忘再次提醒台灣應該好好思考自己的優勢在哪裡/圖片來源:郭芝榕。)

場內的演說精彩,場外也不只是熱鬧而已。今年年會除了主題和分場論壇,也精選了40組潛力新創團隊,以及10組創業服務應援團在現場展示。來看看現場有哪些亮點:

近60組新創展示,看看亮點在哪裡

沛糜

【沛糜】寵物經濟發燒!現代男女生活忙碌,卻還是希望生活中有個伴,而不吵不鬧、毛茸茸的可愛貓狗最療癒心靈。飼主可以在App上搜尋離自己最近的寵物友善餐廳、美容沙龍或動物醫院,另外還可以幫自己的寵物建立照護檔案,有沒有結紮、預防針打了沒等資訊都一目了然。iOS和Android App將在七月正式上架。(圖片來源:顏理謙)

動物雲

【動物雲】有2B和2C兩種業務。動物雲號稱是「寵物版的Instagram」,不僅能讓飼主上傳心愛寵物的照片,還可搜尋寵物餐廳和寵物美容、活動等,另外也有虛擬寵物飼養遊戲功能。還有Petmaji則是專攻寵物顧客關係管理。兩者都在今年四月上線,動物雲到目前為主下載量約3千次(含iOS和Android),Petmaji全台共有30家合作店家。(圖片來源:顏理謙)

新聯在線

【新聯在線】 FinTech也是本次展場熱門攤位。新聯在線結合當地專業的資融公司,幫助所有「跟銀行借不到錢」的企業提供融資方案,投資人可以在平台上挑選投資借款債權項目,金額下限5千元,適合小資上班族。另外已跟玉山銀行合作,提供投資人繳費的一次性虛擬帳號,平台後台與玉山銀行API串接,投資人繳費時會進入玉山銀行代收專戶,新聯在線則賺取媒合手續費。目前在台灣、新加坡、廣州、柬埔寨都有提供服務,預計年底還會進入菲律賓、馬來西亞。(圖片來源:顏理謙)。

台灣代駕

【台灣代駕】除了計程車業之外,台灣終於出現酒後代駕服務,群悅科技籌備兩年多,6月8日剛推出酒後代駕媒合服務App「台灣代駕」。群悅科技營運經理陳賢君說,除了計程車業之外,台灣並沒有推出專屬的酒後代駕服務,創辦人本業做珠寶代理,因為韓國友人說韓國很盛行酒後代駕,為什麼台灣沒有?於是創辦人便決定推出代駕服務。只要打開App預約,大約20、30分鐘內,代駕司機就會到現場,一趟收費350元,試營運兩個月不跟司機抽成,8月之後每單將抽成20%。群悅科技也會派出接駁巴士,去接送超過12點很難回家的司機。(圖片來源:郭芝榕)

@@ACTIVITYID:638@@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11 [2016創業小聚年會] Paktor共同創辦人潘杰賢:先在台灣做到第一,再擴張海外市場!

2016 Meet 創業小聚暨 AAMA 台北搖籃計畫年會29日登場,PaktorKerjaDulu分別分享他們對東南亞交友軟體市場及印尼市場的創業觀察。

KerjaDulu共同創辦人宋昆銘:印尼是個過份自由的國度!

KerjaDulu共同創辦人宋昆銘則說,「你剛到印尼會覺得處處都是商機,連水溝都沒有加蓋,他們正在從舊體制轉型,印尼是一個過份自由的國度,做什麼都可以。」

哪些是創業最重要的因素?大家都覺得是團隊,但矽谷的答案則是市場,先有個起飛的市場,題目可以再想、團隊可以再想,宋昆銘說,「我傾向先建好團隊!」

KerjaDulu是印尼語的「先工作吧」,台灣研發團隊瞄準印尼市場,目前在印尼有70萬使用者、3700間註冊公司,有9500個工作,平均每個工作有37個人應徵。2013年,印尼華僑Christian Liu決定回雅加達工作,經過一個就業博覽會,求職者大排長龍在電腦前輸入履歷,他發現印尼的人力招聘市場沒有飽和,最大的公司市占連5%都不到,所以決定創立Kerjadulu,2014年1月推出服務。

KerjaDulu
(圖說:KerjaDulu的研發團隊在台灣,瞄準印尼求職市場。圖片來源:蔡仁譯攝影。)

印尼人口紅利很高,工作人口為68%,網路人口有1億,占世界第八名。中大型公司有50萬間,所以創業初期KerjaDului鎖定這50萬家公司。一開始投入時完全沒有相關背景經驗,只能從錯中學。宋昆銘說,後來發現求職的問題很深,像是企業要讓職缺被求職者知道、有效率篩選求職者、很少人解決面試和教育訓練的問題等等。例如,在雅加達一天要面試三間公司,就會是很大的問題,因為交通太塞。對求職者來說,是否了解公司、法規和職缺內容、寫履歷的困難則是共同的問題。

宋昆銘對印尼有幾點觀察:

1、印尼是發展中國家,員工忠誠度很低,只要別的企業多加500元薪水,員工就立刻跳槽。
2、赤道國家比較悠閒,所以員工的工作效率不好。
3、普遍教育程度是專科或大學,占7成,很少有碩博士生。
4、印尼詐騙很多,放在求職網上的100間公司,就會有3至5間是假公司,在KerjaDulu註冊公司必須上傳營業事業登記證,還有人大費周章弄假的營業事業登記證和假的公司網域。

Paktor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潘杰賢:先在台灣做到第一,再擴張海外市場!

新加坡交友軟體Paktor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潘杰賢講起自己做交友軟體的緣起,是起於「天冷心冷」的分手經驗,故事十分有趣。一個很冷的冬天,在芝加哥念MBA的他,跟交往很久的女朋友分手,當時很難去酒吧認識女孩子,所以他用了100多個交友App,其中有60多個交友App都付費使用,每一個晚上他都跟女孩約會,甚至有時候還不小心同時約了兩個人。

2013年畢業後,29歲的潘杰賢回到新加坡,因為沒人在東南亞做交友App,於是動了想做交友軟體的念頭,想幫自己和朋友認識女孩子,他想把朋友的正妹們拉到App裡,他當時想的很簡單也很直白,「一千個女孩子對我一個男生,不是太爽了嗎?」於是他花了五千美元找越南團隊做出App,發現這是個市場,他說,「單身漢很願意付錢,交友App是剛需!」最後連用戶、媒體、投資人都認證。

Paktor 潘杰賢
(圖說:Paktor執行長潘杰賢因為自己的交友需求而創立了Paktor,在東南亞多個市場表現都不錯。圖片來源:蔡仁譯攝影。)

潘杰賢說,男人最重要的兩件事就是工作和照顧家人(泡妞),他逗趣地說,「如果我可以同時泡妞加賺錢的話,不是太棒了嗎?」於是他便開始了創業之路,後來他在Paktor認識女朋友,後來結婚了,今年當了新手爸爸。

Paktor
(圖說:Paktor在東南亞各國與競爭者的競爭狀況。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2013年成立至今,Paktor在亞洲有700萬使用者,每個月配對數1500萬,每個月有15萬人約出來見面。一年多前,Paktor開始擴展不同的垂直領域,包括線下付費活動製造配對、為公司舉辦週末主題活動,或是戀愛顧問服務幫單身男子改造外型等等。預估到2018年的市占率2.5億美元,線上和線下聯誼服務收益可達15億美元。

Paktor
(圖說:東南亞有無限商機,手機普及率為109%,預計2020年手機服務可達500億美元,這兩年東南亞風險投資的金額也有20億美元左右。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潘杰賢指出,交友軟體真的可以賺很多錢,東南亞有6億人口,每個月花在社交媒體上65小時,的確有很大的商機。不過,他也說,「東南亞有12個國家、幾百個種族、幾千個語言、多元文化,是很複雜的市場,很難打,前六個月拿200萬美元天使投資,五個月就花完了!」

至於,台灣新創團隊要進東南亞,得考慮什麼呢?潘杰賢說,「不要擴張太快,台灣2300萬市場很好,也賺很多錢,先在自己市場做到第一再跨出去。」

講完了有趣的故事,潘杰賢分享他對東南亞約會市場的五大觀察如下:

1. 用城市/鄉村社會經濟學來思考市場,不要看一個國家,先看城市,而且要看城市中的某個地區。如果約會軟體要設定月費30美元,必須先考慮各區域的人均GDP及薪資水準。例如,印尼人均GDP是4千美元,但雅加達可能是1萬,不同城市會有不同的薪資水準。

2. 要看一個市場有沒有潛能,去看現存競爭者的成績。他說,「你能做得比他好嗎?如果可以的話,就可以去打!」這個市場如果可以做得比競爭者好,「他的就是我的,就算不是他的,也可能是我的!」他直白地說。

Paktor
(圖說:潘杰賢提出他對東南亞約會市場的五大觀察。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3. 要研究消費者產品服務和付費趨勢的歷史,要了解這10至20年怎麼做的?可以調適自己的產品。例如,印尼10年前習慣用手機發簡訊去得到資訊,一則5毛錢,就可以每天得到天氣資訊,已經建立付費習慣,但是,如果一次要印尼人付30美元則不可能。

4. 生態系統是否支持?要去研究各國家的基礎建設。例如印尼大部分用2G,機場和市區是4G,但路上是2G和3G變換。此外,信用卡付費普及率很低,如何用當地的生態體系來支撐創業者貨幣化的過程,也是必須思考的點。

5. 選擇募資或成長?潘杰賢說,「在哪裡募資都很難,就算是跟父母拿錢也很難。必須思考到底要募資還是要先成長?」Paktor一開始從家人獲得天使投資200萬美元,但服務免費,卻是家人很難想像的模式。只是當時他心裡想:「必須先達到密集度之後才能收錢!」於是,Paktor在三年死了六次,活回來六次,每次都是因為錢花完了。

他說,「每次的挑戰都是要先收費,還是要先燒錢達到密集度?這要看你的生意狀態如何,還有創辦人的膽有多大?我的膽愈來愈小!」他笑說,創業三年以來,自己從自以為是的小傢伙,變成白髮蒼蒼的老爸。一開始覺得自己什麼都會,後來發現他其實不會做生意,而且還很自以為是。

對於管理人才,他也有新的領悟,他說,「我發現自己不是很聰明,所以要把聰明人拉在自己身邊,放手讓他們去試,不試永遠不知道,快速碰釘子,錯了就不會重犯,如果重犯你就是白痴!」

下一步呢?潘杰賢說,「我已經學會在台灣、韓國、日本如何讓使用者掏錢。我下一步的挑戰是,在六個月內要找到如何在開發中國家讓人掏錢的答案!」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