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蓋300萬美國青年吸金100萬,這家自媒體背後僅有2人?

2016.08.08 by
TECH2IPO/創見
覆蓋300萬美國青年吸金100萬,這家自媒體背後僅有2人?
Hustle 的崛起速度足以讓所有人瞠目:這家成立至今只有一年時間的媒體公司已經收穫了300 萬名月度讀者,而且還實現了盈利,這樣的例...

Hustle 的崛起速度足以讓所有人瞠目:這家成立至今只有一年時間的媒體公司已經收穫了300 萬名月度讀者,而且還實現了盈利,這樣的例子在新創公司中實屬罕見。

初生牛犢不怕虎

這家公司的創始團隊只有 3 位成員,分別是 Sam、John 和 Kera。前兩位是這家公司的創辦人,主要負責和寫作相關的事宜,後一位則負責運營公司的年度大會專案。出乎意料的是,這三位成員皆不具備任何與傳媒產業相關的工作經驗。

兩位創辦人注意到了兩個非常嚴重的問題:1、生活中以年輕人為目標的垃圾內容實在是多不勝數,人們每天都要花費數個小時的時間過濾訊息;2、生活總是充斥著無趣的活動。為了解決這兩個問題,兩位年少氣盛的創辦人決定聯手成立一家公司。

他們會利用郵件向讀者推送經過精心挑選的內容,讀者可以直接在信箱內進行閱讀而無需點擊外部連接。儘管眾多專家一再對電子郵件的效率表示質疑,但兩位創辦人卻認為只要使用方式得當,郵件也可以成為一項高效率的工具。

小團隊也能撬動大用戶

兩位心思細膩的創辦人會盡可能避免對 Facebook 等站點產生太多的依賴,因為一旦相關站點對算法作出調整,他們的所有努力就有可能會付諸東流。考慮到過於昂貴的成本,他們也不打算透過大量融資的方式去聘請著名作家,更遑論幾位毫無相關經驗的創辦人根本不可能得到創投機構的青睞。

在這種情況下,郵件的方式會顯得更加靈活,僅由兩人組成的編輯團隊也可以撬動基數龐大的年輕讀者。

現在 Hustle 的團隊只有 5 名全職成員,其中兩位負責編輯工作,一位負責年度大會的營運工作,一位負責業績的成長,一位負責銷售。而兩位來自邁阿密大學的實習生則主要負責競爭、合作、公關以及社交媒體等事宜。

「三駕馬車」保收入

Hustle 的收入主要來自三方面,分別是活動、廣告和創意服務。

年度大會

早在 2014 年(公司成立以前),Hustle 的創辦人就開始籌劃一場年度盛宴,他們希望能透過活動為年輕創業者帶來一些啟迪。為了賦予活動一種演唱會般的既視感,他們特意選擇了劇場作為舉辦場地。

在活動舉辦初期,由於資金不足,兩位創辦人不能為演講者支付任何報酬。為了繞開這個難題,他們特意設計了一個趣味性十足的 GIF 文件,並將其附到郵件邀請當中。隨後兩位創辦人將這封別出心裁的郵件發送給幾個著名的創業者,其中就包括 Pandora 的創辦人。

據估計,今年的 Hustle Con 將為公司帶來 50 至 100 萬美元的收入。但由於考慮到舉辦活動的前期投入太高,同時為了防範Hustle Con 因過分追求成長而妥協活動質量,兩位創辦人決定在未來5至10 年內都不會將這場活動視為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

廣告

不論是對於何種媒體公司,廣告業務都是當仁不讓的收入大頭。隨著數位化時代的來臨,廣告商變得越來越青睞於數位媒體,其中利潤最可觀的是原生廣告和贊助式廣告。

身為一家內容提供商,Hustle 的目標用戶以美國本土的高學歷千禧世代為主。由於絕大部分公司在吸引年輕群體注意力的工作上都表現欠佳,因此它們願意在能聚集千禧世代的平台上花大價錢做廣告。 Hustle 會在郵件內容中投放廣告,收費標準為 50 至 250 美元每千封郵件。

創意服務

在數位媒體圈子中,創意服務絕對是一項重要的收入來源。在這方面,媒體公司往往會表現得和行銷機構極為相似。新媒體公司可以為客戶提供圖像設計、媒體活動、文案寫作以及影片製作等服務,甚至連廣告的設計和投放等環節也可以一手包辦。

由於人手不足,Hustle 於去年年末才開始涉足創意服務領域。儘管深知公司有必要在這個領域中發光發熱,但兩位創辦人還是希望透過小團隊驅動所有業務。

業績一路高歌,但問題卻難以避免

最讓兩位創辦人感到欣慰的是網站的流量已經步入了良性成長階段,每個月網站的瀏覽數都呈遞增趨勢。難能可貴的是,Hustle 是在只進行過少量融資的情況下取得這個成績的。

此外,公司的郵寄清單也在穩步成長,這也是兩位創辦人最看重的指標。體量龐大且忠誠度高的用戶基礎可以為企業帶來巨額收益,現在 Hustle 的月度讀者數量已經突破 300 萬大關。

儘管公司的業務已經步入軌道,但問題卻始終不能避免,針對作家的招募工作就讓兩位創辦人感到洩氣。招聘向來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而針對作家的招募工作更是難上加難,因為寫作的成功和個人的性格以及品味息息相關。

兩位創辦人發現想要透過幾次面試或者寫作任務去評定一個人的寫作品味並不是一個可取的方案,卻又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因此公司的招聘計劃只能一拖再拖。公司很早就已經為再招募兩位作家騰出了預算,卻一直沒能找到合適人選。

另一個問題是網站的服務器。由於現有服務器根本不可能支撐數量龐大的用戶同時登陸,隨著用戶體量逐步增大,他們的網站很可能會崩潰。而更尷尬的是,兩位沒有任何技術背景的創辦人最多只能勝任修修補補的工作,一旦出現任何重大技術問題,整個網站有可能完全陷入停滯。

除了運氣和「拜金」,企業的態度和定位也很重要

每當談及公司所獲得的成功時,兩位創辦人總會把運氣掛在嘴邊,他們認為從不提及運氣的成功故事總會流於虛偽。不論是在哪個行業,成功總離不開市場的需求,他們認為自己的產品正好迎合了千禧世代對於優質內容和活動的強烈渴求。

此外,想要在信息爆炸的網路環境中存活下來,兩位創辦人認為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定位,並讓自己從競爭對手中凸顯出來。創業者需要盡可能滿足用戶的期望,甚至是超出他們的期望,只有這樣才有可能脫穎而出。

他們從不會掩飾自己對金錢的追求,也建議創業者擺正自己的金錢觀。在他們眼中,追逐金錢並沒有錯。創業最大的吸引力在於有可能為創業者帶來巨額財富之餘,還能讓後者從事自己感興趣的工作。此外,他們也非常享受透過自己所造的優質內容和活動向年輕群體施加良性影響,這為他們的工作賦予了深刻的意義。

兩位創辦人希望將 Hustle 打造成面向年輕創業者最大、最佳的內容提供商,他們認為在新興和傳統媒體交融的區域內蘊藏著巨大的市場潛力。在美國有數百萬計的年輕人希望能過上與眾不同的生活,Hustle 可以為這個群體提供一個兼備教育、娛樂和啟迪功能的平台。

與此同時,他們也希望能為年輕一代提供更加優質的內容和活動,並藉此機會和後者開展更親密的互動。

本文作者阮嘉俊NaiveKid,首發於頭條、微信號:50度矽,未經直接授權禁止轉載(標註出處也不可以)。如需轉載,請與微信號t2ipo001聯繫,並註明來意。

《數位時代》獲授權轉載自:TECH2IPO/創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