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用連署應對政府撤資大轉彎,Uber爭議台灣怎麼解?

2016.08.08 by
郭芝榕
黃檥淇
在經濟部投審會於3日決定暫緩處理Uber台灣的撤資案後,Uber台灣隨即在5日推出UberLovesTaiwan連署,並已得到逾5萬名使用者...

在經濟部投審會於3日決定暫緩處理Uber台灣的撤資案後,Uber台灣隨即在5日推出UberLovesTaiwan連署,並已得到逾5萬名使用者支持。不過,在這個時機點推出連署,卻也不免讓人覺得有趁機炒作之嫌。對此,Uber台灣總經理顧立楷8日出席公開場合時表示,之前就想推出連署,這是蠻關鍵的時間點。

只是,Uber究竟要如何跟政府找出共識及解決方案?仍是待解決的重點。

即便Uber在台灣的爭議仍原地打轉,多數時候是透過媒體跟交通部隔空交火,顧立楷以一直以來的一致口徑強調,「我們積極想跟政府一起解決問題,希望找到適合的管理方式。」

顧立楷
(圖說:Uber台灣總經理顧立楷面對媒體詢問,希望能爭取與政府討論的空間。圖片來源:郭涵羚攝影。)

Uber的議題跟行政院、國發會、經濟部、交通部等相關部會都有關,由於連署已達成最初設定的5萬人目標,顧立楷指出,Uber已正式發函給行政院和交通部,希望能有會談時間,跨部會找到雙贏和多贏的方案。他期待政府能讓整體產業都有法規鬆綁的機會,不只針對運輸產業,也針對網路叫車服務,希望讓消費者和駕駛都能得益,有更多的選擇。

至於爭議已久的稅制問題,顧立楷重申,Uber台灣持續跟財政部和國稅局溝通,並積極處理,任何跨境網路交易的業者都同樣會遇到稅的問題,台灣宇博在台灣三年都有繳稅。

而Uber是否有機會在台灣成立子公司?顧立楷則不願把話說死,只表示要看最終法規訂出來的方案,不排除任何可能。他指出,世界各國面對Uber的處理方案都不同,將來可能立新法,或是修改現有的《公路法》,Uber台灣希望可以有討論的空間。「我們聚焦在找到修法和管理的方案,而非政府是否裁罰。」他說,很難說哪個國家的模式比較適合台灣,這需要法律專家從技術層面來解決。

顧立楷強調,修法和法規鬆綁的過程需要程序和時間,希望可以愈快愈好,希望大家給政府一些時間,找出實際執行的方案。那Uber台灣是否可以接受在修法過程中先撤資,等合法之後再進台灣呢?他說,目前還沒有進行到這個階段,必須視討論結果而定。

如何監管Uber?

另一方面,目前政府各部門立場不同,如國發會認為Uber的新經濟模式是可以在台發展,而交通部和勞動部則分別以《公路法》和雇傭關係質疑Uber的合法性,以及對計程車司機所造成的權益危害。

先前曾召開兩次公聽會的時代力量黨團總召徐永明表示,這代表不同世代對新舊產業的價值觀代溝,兩個世代、截然不同的商業模式,如何才能整合雙方利益和價值觀,「政府各部會要協調,Uber也要負責任。」徐永明說。

而國民黨立委許毓仁則表示,「Uber事件只是觀察政府是否準備好面對新經濟模式的一個起點。」他認為政府應拋開齊頭式平等的思維,面對共享經濟所產生的經濟模式和消費行為轉變,政府和立法部門都要準備好。

不過他也提到,「我們很羨慕中國網約車合法化,但這樣的模式卻不一定適合台灣!」

對於如何讓Uber在台合法化?徐永明的想法是,「簡單的法規鬆綁和條文修改,就可以給Uber一定的合法空間,政府也能夠合理監管。」像是修改《公路法》34-1條變成,「自有車除法令別有規定外,不得經營客運服務而受報酬。」

此外,徐永明建議可提出修正案如下,「有關網路資訊平台業,應於交通部指定特定區域與特定期間內,提供媒合自用汽車兼營客運之服務,在其指定區域與期間內公告:網路資訊平台業之申請、營運監督、報酬收取、旅客權益、車輛標籤、營運應遵守事項.....等相關管理辦法。」最後,再由交通部會同國發會訂制行政法令。

不過,修法的程序需要經過一讀、程序委員會、交通委員會的審查,中間也會有團體影響是否能修法,過程並不容易。接下來,政府到底要如何跟上「互聯網+」及數位經濟的潮流,在解決Uber問題的同時,也讓新創在新經濟能有更多發展的空間,並讓現有的計程車業全面升級,真的得考驗政府的智慧,及人民對創新轉型的接受程度了。

延伸閱讀:Uber撤資大轉彎,經濟部將暫緩處理撤資案!
[蔡玉玲] Uber 模式在大陸真的合法了嗎?
Uber爭議兩年原地打轉,新政府根本搞錯方向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