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宜振] 如果連124歲的GE都成了軟體新創,那台灣呢?

2016.09.03
GE(奇異)作為物理世界中最大的製造商,舉凡核電廠、飛機和火車無所不包,但已經124歲的GE正試著讓自己龐大的身軀脫胎換骨,孵化出全新的樣貌...

GE(奇異)作為物理世界中最大的製造商,舉凡核電廠、飛機和火車無所不包,但已經124歲的GE正試著讓自己龐大的身軀脫胎換骨,孵化出全新的樣貌。

GE執行長伊梅特(Jeffrey R. Immelt)喊出,要在2020年成為Top 10的軟體公司!要成為世界前十名軟體公司的這個目標,對於許多還在談2020年物聯網會有好幾個億聯網裝置的業者(其中也包含台灣),顯然與大家喊出的物聯網口號有所不同。

為何GE想這麼做?

很顯然的,GE面對了許多業者仍故作堅強而不願意面對的事情。

當大家談著物聯網、工業物聯網、工業4.0的口號時,往往沒有意識到最重要的精神是「軟體」而非硬體,是「數據」而非設備。

而當 Immelt 注意到就算在工廠設備上裝了再多的感測器,取得了巨量數據,但是對於GE來說,價值可能還比不上純粹能夠利用數據的軟體公司。因為若沒有改變,GE取得數據之後,只是藉此改善既有的產品或者製程,但是這些數據卻沒辦法產生更大的價值。但是若換個方式來看,這些數據的價值,恐怕會比產品的價值還要巨大。

引用《紐約時報》<G.E., the 124-Year-Old Software Start-Up>這段文字如下:The real danger is that the data and analysis becomes worth more than the installed equipment itself,” said Karim R. Lakhani, a professor at the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G.E. has no choice but to try to do that itself.”

GE_shutterstock

124歲的奇異發現,數據其實比設備本身還要值錢,於是喊出要在2020年成為全球前十名的軟體公司。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數據比設備本身更值錢,這已經不再是威脅,而是必然會發生的現實。所以擁有30萬員工的GE開始做出具體的改變。

為了建立相對應的軟體團隊,GE也開始招募新人才,如同現在許多硬體業者很難找到下一代新的軟體人一樣,GE也面臨同樣的問題。企業的組織、文化,基本上跟新一代人才所需要的環境截然不同,而這些新人才也會質疑這些已經不酷的公司能夠搞出什麼新把戲。

不過,對於GE來說,沒有退路也沒有別的選擇,就是一定得做!這是 Immelt 身為現任執行長的決心。

此外,也因為來自外部技術公司的威脅將會越來越大。典型的例子就是如Airbnb這一類的外部顛覆者(Outside Disrupters),短短幾年內竄出來,擁有極強的競爭力,但卻沒有相應的產業資產。這類的顛覆式創新的例子不斷發生,而GE正是擁有極大資產的對比者,那不就是註定會被顛覆的對象?

與其等著被顛覆,何不自己顛覆自己?

對於已經站在成熟期或者高原期的企業,這則新聞不啻是一則最好的警示寓言。

你的企業年紀比GE大嗎?
你的員工比GE多嗎?
你的硬體比GE有競爭力嗎?
你的事業比GE多元嗎?

如果這些答案都是「否」,那麼連GE都開始跟新創學習做創新、做變革,我們還在做什麼呢?
我們是不是還在嘴巴喊著創新,但卻又給負責創新的事業單位訂下傳統的KPI,而不給予實驗的空間?我們是不是喊著要走向互聯網化,但是公司內卻建立不了這樣的團隊或人才呢?

在我們訪談的企業中,充斥許多假創新的業者,號稱擁有業界最多的軟體工程師,但是做的事情只是為了想辦法多賣一台硬體。這正是GE想避免的狀況,因為如果無法取得新商業模式的價值,而只是希望用軟體或者互聯網為既有的事業加值的話,這只能算是線性的創新。這樣做並沒有不對!只是當顛覆到來時,你將會無能應對。

GE對於台灣,是很棒的例子,因為GE所在的產業正好是目前台灣股票市場上題材性和故事性良好的工業電腦族群。這新聞正好可以讓企業來體檢自己,是否還在持續創新?除了本來就該做的線性創新外,是否有針對可能的顛覆式創新做出應對呢?

如果你是「覺醒者」,那可以怎麼做?

電視動畫《機動戰士鋼彈00》中把以前的NewType重新給予意義,叫做Innovator(變革者)。如果台灣要做顛覆式的創新,就是需要Innovator!

若你是企業的決策者,覺醒成為Innovator,那恭喜你!請完全授權,並且願意真心的從小實驗做起,千萬不要一開始就訂下傳統的KPI,這樣才有機會找到適合的人才進來「開始」做實驗。

如果你是被賦予使命要做創新的人,不管願不願意,請先用盡辦法讓自己變成Innovator,然後如果你的老闆願意改變,但其實還未能完全改變和授權,那就想辦法讓自己的單位至少變成Outsider(獨立出去成子公司),不要以為企業給的資源是祝福,因為通常會變成絆腳石或者詛咒。

這其實就是開放式創新(Open Innovation)的手法,請注意!如果你發現你在談的創新,依然還是一級主管們大家關起來腦力激盪而已的話,那...你大概就知道第一步就歪掉了!請開始修改!

延伸閱讀:G.E., the 124-Year-Old Software Start-Up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800至1000字,兩天內會回覆是否採用,文章會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