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堅持故我在

2007.01.01 by
數位時代
我堅持故我在
「日後做事情有沒有信心,就看第一步的結果,所以第一步有沒有成功很重要。」力晶半導體董事長黃崇仁回顧自己的科技人生,一路勇於接受挑戰,其實和他...

「日後做事情有沒有信心,就看第一步的結果,所以第一步有沒有成功很重要。」力晶半導體董事長黃崇仁回顧自己的科技人生,一路勇於接受挑戰,其實和他敢做決定、面對結果的自信有關。
二十年前他從一位人人稱羨的醫學院教授毅然轉入科技界,說明了他勇於挑戰自己的性格。而全球競爭激烈的半導體市場中多少風流人物載沈載浮,多少次外界不看好的情況之下,黃崇仁卻繼續推向他創業二十多年來的高峰。

**堅毅
誓言拿下DRAM龍頭寶座

**二○○六年十二月,一筆斥資四千五百億元台幣的合資案,為記憶體市場投下了一枚震撼彈。台灣第一大記憶體公司力晶與日本第二大記憶體公司爾必達(Elpida)策略聯盟,預計在中科打造四座十二吋DRAM(Dynamic Random Access Memory,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晶圓廠,目標在二○○九年擠下三星(Samsung),拿下全球DRAM龍頭。
力晶和爾必達的合作,除了先進的七○奈米新製程外,更合作先進的五○奈米研發,目前在台灣也只有台積電擁有四座十二吋晶圓廠(請華勝一校確認),全世界有四座以上十二吋廠的公司也還只有五家,很難想像力晶當年是台灣最小的DRAM廠。力晶在強敵環繞下突圍而出,黃崇仁成為擁有最大十二吋廠產能的頭號人物之一,在在突顯他自創業以來自詡的Business Man(生意人)「拚第一」的決心及魄力。
DRAM的產業發展如洗三溫暖一樣,波動幅度之大是半導體產業中最大者。既然如此,黃崇仁為何又敢再次出手、大膽投資?
黃崇仁的第一個算盤,是二○○七年一月底即將上市的微軟Windows Vista,對於記憶體的需求是現在的兩倍,這樣的需求也成為拉動DRAM產業持續看旺的重要因素。為了擴大自己在DRAM產業的規模,規模、產量、技術等,力晶持續規劃擴充產能的計畫。
黃崇仁這次敢大膽出手的第二個算盤,也是看準了這次合作對象的實力:促成這次合作的靈魂人物之一,就是爾必達(Elpida)執行長 本幸雄。

**拚命
任何事業都要做到第一

**
被日本財經媒體封為「日本半導體救世主」的 本幸雄,也和黃崇仁一樣有著轉折的人生:原本只是大學培訓準備前往職棒界發展的當家二壘手,後來陰錯陽差地進入日本德儀(TI),在很短時間內就升上日本德儀副社長,後來聯電收購新日鐵半導體, 本幸雄被聯電董事長曹興誠延攬,出任聯日半導體(UMCj)總經理,也協助這座八吋廠轉虧為盈,並順利在東京掛牌上市。
 本幸雄接任爾必達執行長前,這家DRAM公司每天要虧兩億日圓,全球市占率也節節敗退。 本幸雄讓爾必達的財報由紅翻黑,也是他主導公司重整的第三個成功例子。而 本早就注意力晶在在十二吋DRAM廠的實力,兩者在過去就有技術合作的前例,爾必達為了持續保持在DRAM市場的地位,看到力晶在技術、速度、良牽等方面的優勢,也決定投資,協議與力晶合組晶瑞。
從虧損、合併到聯盟,半導體變化快速,黃崇仁的人生也一樣令人眼花撩亂。黃崇仁梟雄般的性格,在年輕時就看得出來,對於做任何事業都要求做到第一。
其中最著名的故事就是投資掃瞄器市場,九○年代成立的力捷(UMAX),當時就以全球市場占有率達到三○%稱霸第一。其中,一九九七年時,平台式掃瞄器在北美市場占有率達到三六.六%的最高紀錄。
UMAX品牌及產品的成功,也反應了黃崇仁個性的求新求異,當時市場都是黑白掃瞄器,黃崇仁就認為要做彩色。於是利用理光(Richon)的一顆彩色IC元件,讓彩色掃瞄必須RGBB三色分次掃瞄變為一次完成,技術方面大幅突破並領先,現今掃瞄器第一品牌惠普(HP),當時也不是對手。
台灣的製造能力領先全球,成本控制良好也是另一個優勢,但是智慧財產權(IP)方面的專利技術,自己研發的並不多,這成為力捷後來走下坡的原因之一。
上美國市場因消費法令的不同,消費者可以在七日內退貨,許多消費者用了一次產品就拿回去退,這樣的狀況也成為力捷的沈重負擔,反而惠普以雄厚的資金及行銷壓倒了力捷,黃崇仁體認到掃瞄器市場已經做不下去。
第一次拚到第一,就種下大賠的因子。掃瞄器市場逐漸走下坡,加上力捷面臨與蘋果電腦(Apple)的授權中止事件,大賠一億五千萬美元,大大打擊了黃崇仁事業的發展,這也讓力捷註定面臨走下坡的命運。
他笑稱自己是「最會還錢的人」,黃崇仁回顧在力捷創業的過程:「我在六、七年間還了銀行三百多億元台幣,全台灣沒人比我多。」檢視當時面臨的處境,「下游產業太乾(Dry),自己也不是製造這方面的材料。」因此決定全面退出下游產業。
力捷的經驗告訴黃崇仁經營品牌的辛苦。後來與精英電腦合作主機板,黃崇仁又有新的體認。
舉例來說,光是對一顆晶片的了解,有多少供應商、價格等產業經營狀況,自己完全比不過精英電腦董事長蔣國明對整個供應鏈的熟稔,每一個都算得清清楚楚,這又是一個對自己內心的打擊與震憾。
有一次工廠產線缺DRAM,黃崇仁向東芝(Toshiba)要貨,結果是完全要不到。當下黃仁崇興起了「與其受制於人,不如自己做」的念頭,成為埋下日後揮軍DRAM產業的種子。

**信心
說服想退出的三菱繼續投資

**
有了自己做DRAM的念頭後,當時在沒有技術與IP的前題下,尋找合作對象授權,就是搭上DRAM產業列車最重要的方法。
當時黃崇仁原本與沖電(OKI)電子元件部門有一個合作機會,雙方談好二千萬美元技術轉移費用。原本以為可以正式搭上半導體的列車,但是半路殺出了程咬金,沖電宣布與擁有台塑集團資源的王文洋合作,黃崇仁美夢破碎。
後來透過朋友介紹,才與三菱(Mitsubishi)有了接觸的機會。雖然合作的授權金非常高,三菱開價一百億日幣(當時相當於八千萬美元,請華勝一校確認),為了打開新局面,黃崇仁硬著頭皮答應。
對於跨入半導體時與三菱的合作,黃崇仁認為就是「機會」,機會來臨時必須「抓得住」。正所謂「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黃崇仁與三菱談判時,充分展現了誠意及意願,成功說服願意三菱投資,興建○.三五微米製程的DRAM廠後,但這時又出現了新的風險。
三菱在日本是小廠,當時DRAM市場價格起伏已經很大,建廠之初,十六MB市場高點價格達到二十一美元。到開始出貨,市場價格慘跌到二.五美元,等於掉了十分之九的價格。之後又大漲六倍,回升到十五美元,市場呈現搖搖擺擺的狀況,三菱與力晶也變成「難兄難弟」的生命共同體。
當時黃崇仁接受《日本產經報導》採訪時就表示:「就DRAM整體市場來說,做得愈大賠得愈多,我的狀況是已經達到經濟規模,賠得少、花得久。」
實際上,DRAM賠得很凶,最後三菱由於經營政策的考量,不想再投資DRAM,而力晶則希望增資六十億元擴廠,以達到下一階段的經濟規模。黃崇仁一個月內面見三菱二十一席董事中的十八位,說服三菱繼續投資DRAM,黃崇仁以「我對你的信心比三菱對自己有信心」打動了三菱,得以繼續○.一八微米製程的建廠。
克服了重重挑戰的黃崇仁,以策略聯盟方式找到夥伴,逐漸壯大自己的市場,「創業之初拿到錢很高興,但是要注意錢不會一直進來,要知道怎麼用錢去賺錢,」黃崇仁強調,這就是風險的觀念。

**冒險
慣於走在風險的刀鋒上

**
黃崇仁並非傳統的科技產業人出身,和務實謹慎的台灣科技界傳統格格不入,加上科技產業風險本來就比較高,某些媒體對黃崇仁一直有著好大喜功的印象,但多年下來,黃崇仁當初的「眼光」一一實現。
像八吋○.一三微米製程開始發展到十二吋○.一三微米製程時,十二吋最先進的廠商是英特爾(Intel),在二○○○年時連台積電都還沒有這種技術。於是趁著英特爾執行長貝瑞特(Craig Barrett)來台灣,黃崇仁也抓著貝瑞特請教了十二吋廠的問題,得知已走到第二代技術,良率已經大幅提升,給了黃崇仁很大的信心,決定繼續投資十二吋廠。
十二吋廠的成本是八吋的三倍,但是十二吋廠面臨最大的難題是沒有技術,包括三菱方面也沒有十二吋的技術,如果要投入十二吋的傾城,一切都要從頭開始,這時承擔的風險,就是資金及技術,能不能同一時間進占市場、滿足市場,甚至什麼時候能完成,都沒有時間表,可以說是看不到成功。
按照黃崇仁當時的看法,二○○三年六月是十二吋廠技術推出最後的期限。如果沒有十二吋的技術,將無法與其他競爭對手在市場相競爭。秉持對三菱的技術能力信心,黃崇仁再次說服了三菱派了一組人員來台共同開發十二吋技術。最後力晶的十二吋技術在四月完成,比最終時程快了兩個月,這才讓力晶順利地步入十二吋廠。
二○○三年下半開始,力晶開始在十二吋技術上站穩腳步,這兩、三年來逐步站穩台灣DRAM市場一哥位置,看到下一波DRAM市場的需求,於是在二○○六年開始規劃第四座十二吋晶圓廠,廠址在中部科學工業園區后里基地,滿載月產能將可達七萬片十二吋晶圓,預計二○○七年八月開始投片量產。
黃崇仁認為當時沒有技術是最大的風險,DRAM的製程完全影響到供需市場的變化,這可以由過去三十家DRAM供應商一下子就剩下五家看出,技術性風險很高。連日本爾必達也是由日本NBC、日立製作所及三菱電機三大業者DRAM事業體合併而成的新DRAM公司。
過去幾年,隨著市場起伏變動,DRAM市場也進行多向整合,逐漸走向經濟規模的五大陣營,大者恆大的趨勢愈來愈明顯,目前以日系、韓系、美系、德系及台系為主要供應商,而這五大陣營供應全球DRAM超過八成五。
相較於三星、美光等對手持續擴大產能,力晶與爾必達雙方的合作,最大的目的也就是要能與這些對手一較高下,並規劃在二○○九年能擠下三星,拿下世界第一的位置。
對於世界第一,黃崇仁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擁有,但是拿到第一名的位子,一直是他創業理念中從經驗中累積的智慧。黃崇仁表示:「要做就要做前三大,不然沒有機會。」一路創業的過程,黃崇仁認為自己的個性改變最大,「變得愈來愈有膽量及堅持的力量。」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