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然面對內憂外患幫北電與個人再創新高峰

2007.01.01 by
數位時代
坦然面對內憂外患幫北電與個人再創新高峰
「我有沒有不成人形?」北電(Nortel)大中華區總裁吳振生一見到記者就開了這麼一個玩笑,雖然十年前他也曾被北電外派到中國,但這一次,形勢對...

「我有沒有不成人形?」北電(Nortel)大中華區總裁吳振生一見到記者就開了這麼一個玩笑,雖然十年前他也曾被北電外派到中國,但這一次,形勢對他卻更為嚴峻。
二○○六年八月中,總部的一道人事命令,時任北電台灣區總經理的吳振生,被拔擢為北電大中華區總裁,將銜命遠赴中國北京就任。在眾人恭喜高升的道賀聲中,這卻是吳振生這生中面臨最難打的一仗。
事實上,二○○六年第三季,北電虧損將近一億美元,成為過去九季以來第三次虧損,目前仍有四十四億美元的負債,同時現金流量也為負數,外加現在北電還因財務醜聞正面臨美國與加拿大監管部門的調查。而北電內部頻繁調整全球戰略和人事結構,也使北電在全球電信設備市場排名不斷下滑,讓北電面臨公司成立以來最大的生存危機。另一方面,在中國無線設備市場上,北電由於產品價格過高與本地業者不斷茁壯的巨大壓力下,外加放棄UMTS這塊3G業務部門的決定,據傳北電在中國無線通訊設備市場占有率已跌至三%以下,因此吳振生此時接手大中華區總裁這個位子,雖是高升,但無疑也是一個燙手山芋。

**走訪全中國打造精煉團隊

**
「It’s happened to me.(對我而言已經發生了。)」面對這樣的情況,吳振生選擇坦然接受與面對。「雖然人都會對於未知的事情感到恐懼,但是過去的經驗告訴我,I can do it.」因此,吳振生對於總部給予的挑戰,選擇勇敢接受,「如果我自覺會被壓力給壓垮,那我就不去了。」
在過去的幾年內,北電大中國區每隔兩、三年就一次大改組,並一直重覆這樣的循環,使得工作士氣受到嚴重打擊,「因此我上任的首要之務,就是重整北電中國的組織架構。」吳振生說。
事實上,用最精簡的人力打造出最具戰鬥力的團隊一直是吳振生的強項。二○○二年下半年,北電進行全球大裁員,從九萬多員工裁減成三萬五千位員工,台灣區也無法避免裁減部份員工,但比例卻是全球最少的區域之一,因此,這回吳振生受命接任大中華區總裁,就是總部看中其組織調整上的傑出能力。
「上任之後,我一直在調整出一個比較精煉的隊伍。」吳振生為此在短短三個月之內,踏遍河北的石家莊、天津、北京,再到山東的濟南、華東的上海、杭州與華南的廣州、廈門等地,他不斷地參觀與拜訪客戶與合作夥伴,同時也了解北電中國實際的發展困境與人力派置。
「如果每個人都獨立作戰,那這場仗絕對是打不贏的,而這種情況在中國非常嚴重,因為現在的北電中國就像是一盤散沙。」為此,吳振生在上任之後,七○%的時間都是放在內部組織調整上,「因為要徹底了解人員該怎麼擺、人力該怎麼精簡,以及成本該如何管控等。更重要的是,要將士氣提升。」
十一月二日,北電大中華區新總部大樓在吳振生履新不到二個月之內於北京成立,這個占地五.五萬平方公尺,且擁有北電在亞太地區的首家創新技術中心,將與廣州研發中心一起合作,構建成一個將近二千人的北電亞太及全球研發核心,「我們有技術、有能力,只要將組織調整到定位,我們就有競爭力,因為底子打好才有能力打仗。」因此,中國技術中心可說是北電東山再起的秘密武器。而吳振生不僅全力打造這個團隊,更廣納優秀之士,吸納中國一流的通訊人才,以建構起北電的技術軍團。
而安內之後,該如何率領北電在中國市場面對國際強敵(諾基亞、西門子、阿爾卡特與易利信等)與中國本土雙雄(華為與中興),則是吳振生所面臨的攘外挑戰。
當北電於九月份,以三.二億美元的代價,將UMTS的3G部門賣給阿爾卡特之後,4G(WiMax)就成為北電未來壓寶無線通訊的主力重點。「反正北電在目前全球GSM市場的市占率不如易利信與阿爾卡特,加上我們在4G與IP(Internet Protocol)上有許多專利的技術,因此我們決定全力推4G,」吳振生認為,論WiMax的成本、傳輸速度以及產品的成熟速度,都較3G更具優勢,而且到二○○八年將有起飛的機會,而這就是北電的機會。
放棄3G,北電將未來押注在4G身上,「這是一個果斷而痛苦的決定,但超過一百年歷史的北電,就是因為勇於承擔、勇於改變,才有今日的規模。」吳振生為北電的一搏下了如此注解。
十二月初,吳振生在北電台北辦公室接受專訪時,招牌的笑容依舊,然而一向熱在工作,善於調適壓力的吳振生卻道出了「很累,工作量很大」這句話,看來,北電大中華區總裁這個位子,的確讓吳振生感受到壓力。然而就像他先前所言,「I can do it.」,信心讓吳振生勇於面對挑戰與改變,其心境就如同北電一般,兩者的命運已結為一體了,因為這關係到他能否再創個人與北電的再次高峰,所以這次,他不能輸。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