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屬於華人世界的獨特角色

2007.01.01 by
數位時代
尋找屬於華人世界的獨特角色
台北市敦化南路轉進大安路一段,一家掛著「Pixie」招牌的小店,既像玩具店又像畫廊,走上二樓還有工作室。如果你和戴著黑框眼鏡、蓄著短鬚的店主...

台北市敦化南路轉進大安路一段,一家掛著「Pixie」招牌的小店,既像玩具店又像畫廊,走上二樓還有工作室。如果你和戴著黑框眼鏡、蓄著短鬚的店主張嘉倫攀談,才會發現Pixie「不只是間玩具店」,還包括網站、展覽場所與許多系列產品。「我要做的是一個華人角色藝術的平台。」張嘉倫認真地說。但角色藝術究竟是什麼?他本人又為何放棄穩定工作轉向設計開發這些「小玩具」?
張嘉倫原本在建築師事務所工作,感於這一行在台灣處處受限,重新學習電腦繪圖技術轉向數位內容產業,並在國內第二大動畫公司太極影音做到創意設計組長。然而當他投身動畫創作時,才發現即使台灣可以做出精細的場景與畫工,始終得「進口」創意原料(由國外創作者構思主題腳本與角色設定,國內動畫公司再接著畫分鏡腳本),無法脫離高級代工業本質。
反觀迪士尼動畫的米老鼠、美國漫畫中的蜘蛛人與史努比,以及好萊塢電影如《星際大戰》或影集《芝麻街》裡面的人物角色,都能轉化成多重文本,更可以獨立於故事之外,衍生為玩具或生活用品;而有動漫王國之稱的日本,更以Hello Kitty、哆啦A夢、原子小金剛等卡通角色征服全球。面對這龐大產業機會,台灣人卻僅能成為消費者或代工者,張嘉倫觀察其中一個原因,在於「台灣沒有自己的角色內容產業」。
他進一步說明「角色內容產業」意涵:「角色是內容(故事)的基礎,而內容產業又是娛樂事業的基礎。好的角色貫穿電玩、卡通、繪本、玩具等不同形式的媒介。」同時他發現國外正吹起一股「藝術玩具」風潮,設計師開始做玩具公仔,資本額不高卻像藝術品一樣具有獨特的收藏價值。於是張嘉倫想從設計公仔切入,進而培養出「屬於華人世界獨特的角色」。二○○四年他自行創業成立Pixie品牌,專注在藝術玩具開發。分別用專賣商店、展覽場及網站,推廣角色藝術理念,並販售實體產品。
在張嘉倫眼中,一個好的「角色」必須具備豐富的意涵,又有空白讓大家有說故事的空間。「好的角色比好的故事更沒有框架,有更多發展空間,生命也更長,」他舉蔡志忠等台灣早期漫畫家為例:「如果有一天我們從他們的故事中創造受歡迎的人物公仔,這些在市場上消失的圖書,甚至可以再次重生。」他又以韓國烤焦麵包系列為例,竟然是玩具公司開發周邊商品成功後,才出現相關的卡通與漫畫故事。
「角色是內容的基礎,」第四次說出這句話後,個性內斂的張嘉倫臉上泛出笑意,「所以我的工作室名稱,才叫做『基礎創意』。」

善用網路力量,尋找獨特風格
一方面把海外設計師作品有計畫地引進台灣,另一方面幫助華人設計師進軍全世界。除了生產自創產品之外,張嘉倫也引進國內優秀的產品,例如為英國怪獸之父Pete Fowler辦簽名會、為日本豆腐人設計公司DevilRobots辦展覽,兩年下來全省辦了將近20場相關活動。
事實上,基礎創意公司的今年營收中,80%是來自美國市場。因此基礎創意工作室成員每天必做的功課之一,就是上網搜尋、整理全世界有趣的動畫部落格,挖掘新面孔以便進一步合作。從大量的網路瀏覽過程中,張嘉倫也能觀察到各地設計師如何在大潮流影響下,做出具有獨特風格的作品。本土插畫家萬歲少女與崔永嬿、新加坡公仔設計團體Phunk、住在洛杉磯的動畫創作者Paul,都是張嘉倫積極挖掘、培養的華人勢力。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