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化燃起了溫泉鄉的學習熱情

2006.12.15 by
數位時代
數位化燃起了溫泉鄉的學習熱情
台東建和書屋是教育部電算中心在全國所設立的六十一個數位機會中心(DOC)裡,一個相當奇特的案例。這不是政府單位,而是由當地民眾自發性募款、自...

台東建和書屋是教育部電算中心在全國所設立的六十一個數位機會中心(DOC)裡,一個相當奇特的案例。這不是政府單位,而是由當地民眾自發性募款、自行募集電腦,另行租設場地成立的一個民間數位機會中心,裡頭有十五台二手電腦,以及高達二十位的電腦志工在協助社區居民學習數位化。
台東建和書屋位在大知本溫泉旁,一個屋頂看得到太平洋的地方。書屋是在二○○六年八月由一位吉他老師陳俊朗所發起,他結合幾位年輕朋友,共同湊足了五千塊錢,租了一棟五十坪的透天厝,並開始展開募書、募電腦的工作。
明明政府設有DOC在輔導社區居民學習電腦,民間為何還要畫蛇添足呢?發起籌設書屋的陳俊朗感嘆地說:「要在社區進行電腦教學,有很多困難是公部門很難體會的。」
陳俊朗指出:「沒接觸過電腦的人會怕電腦,加上當地人有工作,這些困難導致社區居民不可能主動來上課,更何況是要走到學校裡頭,不能穿拖鞋、不能亂吐檳榔渣呢。」

**不惜跑十幾趟說服村民上課

**
二○○五年九月,陳俊朗是台東市建和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由於當時位在建和國小內的DOC成立,他加入首批電腦志工的培訓與學習。在這裡,他認識了教育部委聘的民間輔導單位人員,也就是開拓文教基金會的金惠雯。
「她看起好像個高中生小女孩喔,怎麼會有辦法來指導我們開電腦課程呢?」陳俊朗回憶著說。沒想到這個台北來的博士班女學生,竟然與當時才剛開始學習電腦的陳俊朗,一起點燃了社區e化的熱情。
「我親自去社區民眾家裡找人來上課,有時一戶就要跑上十來趟,才有辦法說服他們來上課。」陳俊朗的積極主動,感染了台東大知本地區五個里、一個村的居民,居民開始願意來上課,但也都指名要陳俊朗教他們電腦。
陳俊朗過去五、六年來,就持續以自己的老家庭院,進行社區青少年的志工輔導與免費家教服務,當地的小朋友都稱呼他「陳爸、陳爸」。由於有這種無形的影響力,當地願意來上電腦課程的成年人或老年人不少。
四十二歲、六年前才由台北返鄉照顧年邁父母的陳俊朗,對故鄉有著一份飲水思源的熱情。但這個位在台東市郊南方的大知本溫泉地區,除了觀光飯店業者有興旺的生意外,當地的原住民、漢人似乎都活在貧脊的經濟環境中。
陳俊朗在部落格裡寫下了他眼中所看到的故鄉:「整個一萬多人的大知本地區,連個圖書館、可以讀書的地方都沒有……。大半的家庭沒有閱讀環境,父母沒有讀書習慣,家中沒報紙、沒雜誌、不買書、沒電腦。更糟糕的是,有超過四○%的家庭是家庭功能失常,隔代教養、單親家庭、低收入戶。還有許多表面是正常家庭,事實上問題重重的,二個再婚者組成的家庭、列管的家暴家庭…….。」
為此,教吉他維生、收入無虞的陳俊朗,一直對社區學生的課後教育有很大的使命感。這個理想在他心中放了好多年了,「但因為DOC的出現,才讓社區居民團結起來,有機會實踐這個理想。」

**經費不足靠志工的熱情維持

**
原來教育部對DOC的人事維護費用是透過地方政府進行發放的,公文作業系統的緩慢,加上跨年度預算的銜接問題,導致建和DOC在二○○六年二月起,足足快有三個月的時間呈現停擺狀態。
可是建和社區居民的e化熱情早已被點燃,因此籌建一個民間電腦教室,加上社區圖書館功能與家暴暫時庇護所的「建和書屋」構想,在二○○六夏天成形,並在八月底落實。透過開拓文教基金會的號召,大批的民間贈書、二手中古電腦開始進入建和社區。
《數位時代雙週》記者從台北遠赴台東採訪陳爸這群志工朋友時,眼中所看到的書屋,是一棟二層樓半的獨棟屋子。陳爸的家就住在後面巷子離五十公尺遠的地方。書屋有一個溫暖的後院,志工來來去去在那裡討論社區教育的事情,同時還有一群會煮飯的義工媽媽,在廚房裡忙進忙出。
「一群去年十月才學會電腦的人,現在他們可以自己用電腦處理日常事務、做DM、會單,甚至做卡片祝老公生日快樂。」陳俊朗在書屋後院開心地說。
雖然是週日傍晚,依然有十來位國中生自動來書屋上課,他們吃完義工媽媽煮的晚餐後,會上網連線,短暫地玩過電腦遊戲後,陳爸會到二樓教室幫同學們補習功課。夜晚,社區裡有原住民發起酒瘋,小朋友們紛紛跑到窗口張望。看著陳爸走出書屋門外,觀察騷動起來的社區狀況時,忽然感覺待在建和書屋裡,格外的溫暖。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