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加入WTO五年企業體質大轉變

2006.12.15 by
數位時代
中國加入WTO五年企業體質大轉變
五年前,中國政府為了因應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進軍海外市場成為了中國企業的基本戰略,並寫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個五年計畫綱要〉。從...

五年前,中國政府為了因應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進軍海外市場成為了中國企業的基本戰略,並寫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個五年計畫綱要〉。從那一刻起,進軍海外成為了中國企業的全民運動。
發展至今,隨著政策的移轉,素來以廉價勞動力和充沛資源吸引外資的中國,搖身一變成為對外直接投資國。根據中國商務部的數據指出,截止到二○○五年底,中國企業累計對外直接投資淨額五百一十七.二億美元,逐漸成為資本輸出國家。

**大舉進軍國際市場求「自保」

**
相對於歐美先進國家為了擴大市場,從而把在本國的成功經驗複製到世界各地,中國企業一波波「走出去」的浪潮,除了尋求發展,背後多少存在一些不得不的無奈。
加入WTO之後,中國企業所面對的經營環境發生了重大的變化:由於關稅壁壘的大量減少和國民待遇的實施,跨國公司得以大舉進入中國的金融、保險、電信、旅遊、商業等行業,本土企業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反過來說,企業所能享受的相應權利則出現在國外。
以《中國震撼世界》一書獲得英國《金融時報》與高盛二○○六年度「最佳商業圖書獎」的作者詹姆斯.金奇(James Kynge)表示,中國收購外國企業大多是出於自保:「中國的製造業市場競爭殘酷,利潤微薄。這些企業走出國門時,是需要這樣做,因為它們在國內難以生存。」
中國國際貿易學會常務理事周世儉也以近來炒得火熱的鐵礦石價格談判事件為例指出,在澳大利亞二十四家鐵礦石公司中,幾乎全有日本股東,鐵礦石漲價,日本鋼鐵企業雖然也要多付採購費用,但還是可以從鐵礦石價格的暴漲中,獲得更多的投資回報來抵消損失。可是對中國企業來說,形勢就比較不利,漲多少就得掏多少錢。「去年澳、巴、印三大鐵礦石巨頭在與日本商量好的情況下,聯合提價七一.五%,讓中國吞下這枚苦果,今年可能還要提價一九%。所以中國企業也必須走出去直接投資鐵礦石,否則就只能吃虧。」

**跨國企業彌補中國經濟發展缺口

**
在陌生的國際市場面前,對於資本運作的不了解,以及缺乏具備經驗的國際人才等諸多問題,使得中國企業在踏出國門時一度步履艱難。幸運的是,絡繹不絕前往中國投資的外商,加速填補了中國與世界接軌的巨大缺口:為了搶奪物美價廉的勞動力市場及不斷壯大的消費品市場,跨國企業不但將資本密集型產品所需的資本直接帶進中國,並且帶來了國際先進的技術、人才、管理和經營方式。
因此,愈來愈多的企業和個人,在中國經濟增長的過程當中快速累積了能量與實力,從早期的海爾、長虹到近年來的聯想、TCL,中國從資本淨輸入國家轉變為資本淨輸入國家的同時,不斷崛起的中國軍團也有了從「量」到「質」的改變。
過去,中國企業在與跨國企業競爭時,憑藉的是廉價的勞動力。但是現在,如個人電腦廠商聯想以及電信設備商華為等企業已經開始從中、低價產品市場向跨國企業長期統領的高端產品市場挺進。
由麥肯錫公司(McKinsey & Co.)與清華大學共同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隨著中國的科技類公司不斷提高其經營水準,它們在規模及運營效率上正逐漸縮小與其外國競爭對手在生產率上的差距,對全球各地的跨國公司形成更大的競爭威脅。「這為跨國公司敲響了警鐘。」麥肯錫公司負責亞洲地區高科技諮詢業務的貝殷高(Ingo Beyer von Morgenstern)說。
從廉價勞動力、商品到資本,從世界工廠到把全世界當成市場,儘管西方社會對中國的崛起懷著戒慎的心態,但不可諱言的是,中國的發展也為世界提供了無數的商業機會,這當中也包括新富階級的驚人消費能力。正如金奇在書中所提到的,中國人「開始在國外消費,無論是溫哥華、舊金山、澳大利亞西海岸、倫敦或是紐約的房地產,還是古董、股票或是奢侈的品牌商品,我們開始看到一個將再次震撼世界的趨勢。」

**距離世界強國仍有差距

**
儘管如此,但是諸如環境污染、地方保護主義盛行、普遍的誠信不足、制度的缺陷以及機構的腐敗等問題,卻仍然是中國目前無法迴避的現實。
今年十二月十一日,是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時所簽署的五年協定全面生效的日子,在過去的五年當中,從中國企業逐步經營世界市場,到世界各國轉而經營中國市場,中國也從經濟發展快速的國家,躋身經濟大國之列。
然而如何進一步成為經濟強國?對中國領導者而言,新的挑戰才剛開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