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企業跟國際企業學管理

2006.12.15 by
數位時代
草根企業跟國際企業學管理
二○○四年十二月十五日,聯想集團創辦人柳傳志在二十周年的慶祝會上,宣布購併藍色巨人IBM的電腦部門,此舉讓聯想從一個中國的民族企業一躍成為國...

二○○四年十二月十五日,聯想集團創辦人柳傳志在二十周年的慶祝會上,宣布購併藍色巨人IBM的電腦部門,此舉讓聯想從一個中國的民族企業一躍成為國際企業。然而隨之而來的組織變革,卻成為聯想維持藍色巨人招牌的最大挑戰,「聯想,準備好了嗎?」而這也是眾多中國民營企業在中國加入WTO之後,面對國際企業挑戰的同樣課題。
目前聯想境外資本超過五○%,董事會三分之二成員不是中國人,管理階層有六○%來自其他國家,而全年一百三十億美元的營收當中,更有一百億美元發生在中國以外的地區,聯想已經將自己的高度拉拔到國際級,而不再僅限於地區級。
「從聯想引進外資、重組經營團隊、任用外籍人才,以及強化境外營收的改變可以得知,組織內的改造工程已成為中國企業能否在WTO保護傘即將收網之際,持續維持競爭力的重要因素,」北電大中華區總裁吳振生就以他的觀察表示,「從過去的土法煉鋼,到現今的國際制度,中國企業在面臨全球化競爭的壓力下,過去靠著蠻幹、苦幹獲致成功的日子已經不再,現在必須講求制度、效率以及策略的延續性,才能與國際企業相抗衡,中國最大電腦品牌況且如此,其他企業又怎能置身事外。」

**加入WTO修訂二千多條法律

**
「現在的市場是無國界的,如果要走進國際市場必須先遵守國際市場的規範,包括組織、人事,使自己更加符合國際企業的水準,這樣才能與國際級企業站在同一基礎去競爭,」在中國從事人力資源、後勤管理與教育訓練,並輔導超過上千家企業的英格瑪(中國)有限公司總裁庄志就認為,以商業運作成熟度,美國與歐洲等大型國際級企業都是幾十年到上百年的歷史,管理文化的深度與厚度,包括跨國界經營、多文化管理等,這些對中國企業都是一項全新的課題,也是中國企業現今無法速成的項目,「唯一能做的就是效法、追逐,然後伺機再超越。」庄志不諱言地表示。
中國為了配合入世,五年內總共清理、修訂、廢除了二千多件與WTO規則相衝突的法律、法規及各種規範,這也等於讓中國企業少了兩千多個護身符可供運用。因此,加速引進西方既有的財務會計制度、人事選才制度、電子化資訊流程系統,以及可延續政策的組織架構,就成為中國加入WTO之後,中國企業的當務之急。「因為如果不趁著保護傘還在時,多拉近與外國企業的距離,一旦沒有了防火牆,那仗就更難打了。」104人力銀行大陸事業群總經理鄧炳生說。
「事實上,中國企業從組織再造以強化競爭力的作為,就是一種管理制度精緻化的動作,」104人力銀行人資學院事業處營運長孫顯嶽指出,中國企業現在處於一個高速成長的階段,從草根企業轉型為制度企業,將各種規範、流程予以制度化、精緻化。然而這些動作,除了像聯想、海爾或是華為等一級企業有能力自己尋求突破之外,其他中國企業本身是非常缺乏自我組織再造的能力,因此就需要一些外部資源來協助處理過去中國企業所未曾處理過的事,包括聘選國際人才、建立符合國際競爭的組織架構,以及完善監管的會計預算制度等。
以目前中國委外業務呈現爆增的金融服務領域為例,由於利潤壓力持續增長和靈活性需求不斷提高,中國本地銀行在二○○六年WTO開放金融業務之後,將面臨外資銀行強力挑戰,由於本地銀行內部資訊設備更新與服務意識的腳步尚無法與一級外商銀行相抗衡,因此,「中國本地銀行透過委由相關業者的基礎架構託管和管理,將成為中國銀行界新一波的訴求。」全球資訊技術服務及解決方案提供商優利(Unisys)副總裁兼大中華區總經理傅良中就如此表示。
「人可以挖角,產品可以複製,但是組織文化卻無法拷貝,因此中國企業今日不變,明日就會不見,」庄志就說,「市場的現實,讓中國企業不得不走向制度化管理的層面,也因此,在中國加入WTO之後,中國企業更加善用外部資源以改善其體質,包括企業顧問公司、人力資源顧問公司等,而中國企業主也較過往更加願意接受花錢去從事員工訓練或是組織改造的動作。
「過去,中國企業主認為是組織改造是花費成本,如今卻認為是種投資,成本是花錢,而投資卻會有回報,」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徐飛認為,中國企業對組織再造觀念的轉變,是中國加入WTO五周年來,影響中國企業最深刻一件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