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民、Google和日月光

2006.12.01 by
數位時代
王建民、Google和日月光
今年跑職棒新聞和網路新聞的記者,有著同樣的遭遇。王建民一再連勝,台灣觀眾看得熱血沸騰,但第二天得交出整版報導的記者,又是苦不堪言,很難再找到...

今年跑職棒新聞和網路新聞的記者,有著同樣的遭遇。王建民一再連勝,台灣觀眾看得熱血沸騰,但第二天得交出整版報導的記者,又是苦不堪言,很難再找到新題材寫,隨便扒糞挖他是養子,又被當事人和讀者罵到臭頭。眼看王建民勝投數不斷走高,又有機會寫大新聞,但苦的是不知道寫什麼。
跑網路的記者,光盯著Google就有源源不絕的題材。一下子推出新服務,一下子發布財報又創新高,一下子又有購併新聞出現,寫來寫去也很難再找到新角度。兩年前Google上市以來,股價一路突破一百、兩百、三百和四百美元,有關「Google成長極限論」的說法開始出現,但是最近它的股價破了五百美元,市值將近一千六百億美元,比二○○○年網路泡沫時市值最高的美國線上還要高。
我們該怎麼描述Google呢?我看過美國幾家主流財經雜誌,像《商業週刊》(BusinessWeek)和《財星》(Fortune),大多已詞窮,也找不到什麼新角度,因為至少都寫過不下十次了。
不只是職棒和網路,跑兩岸財經的記者,也有同感。台灣企業蜂湧到中國投資,政府設下重重限制把關,互玩貓抓老鼠遊戲。偶爾會有像統一要收購中國的完達山(做乳製品的公司),卻發現累計投資金額超過資本額的四成,違反規定而作罷,把機會拱手讓給別人。更多時候,是像蘇州和艦這樣的企業,繞過法令化整為零過去設廠,或像旺旺仙貝把自己變成新加坡公司,完全避開台灣規定。
最新例子則是美國的私募基金凱萊收購日月光。許多媒體都點出,這是日月光從台灣企業變身為美國企業,進軍中國的一招,再次繞過台灣法令。如果這項操作順利的話,接下來肯定會有一堆私募基金進來扮演白手套,買下台灣的上市公司,將之下市,再到對岸發展,業者幫自己解套,私募基金則從扭曲的政策中找到獲利空間套利。
一個在地的政府,面對全球化的企業,有什麼辦法對應?特別是企業能運用全球的資本和工具,或者被全球的資本和工具所用時,就有太多漏洞可鑽。不合時宜的政策,到了該徹底檢討調整的時候,否則就像派一個稻草人去守足球門,結果就是不斷被射門得分。
不過短時間內,政策要調整不太可能。王建民明年球季還有創紀錄的機會,Google的股價還有再向上飆的空間,兩岸政策也還有被鑽漏洞的新模式。跑這三條線的記者,倒是可以好好交流,面對一再發生的同樣新聞,還有什麼新角度可以切。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