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黃牛變身竹節蟲:上萬元的五月天諾亞方舟門票

2016.12.19 by
翁書婷
Flickr CC BY ame0399
從法律層面來探討,在台灣販賣黃牛票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不過從科技平台的角度來看,這群「違法」的業餘者,可能是不熟二手售票平台生態而已,他們若在西班牙的票可易(ticketbis)與英國Viagogo等國外的票券交易平台上賣票,台灣的警察很難抓到他們。

「諾亞方舟復刻了,還有甚麼不可能的呢?今天請大家注意,我的感冒沒有復刻喔,還有甚麼不能唱的呢?」五月天主唱阿信說。

Flickr vv by PROame0399

五月天18日舉辦第二場復刻版的「諾亞方舟演唱會」五月天穿上白太空裝絢麗登場,歌迷掏出新台幣480元的門票,享受一場心靈盛宴。

在音樂盛宴一躍為娛樂頭條,另一種新聞也會以配稿「成對」式出現:演唱會黃牛。根據《中央社》報導,「台北市刑警大隊表示,以五月天門票為例,最低480元的門票,黃牛竟販售高達8,000元,自11月迄今以來,共查獲49人⋯⋯販售者多為業餘者,主要是想藉由購買多張數,本著賺一筆與『補貼家用』的心態。」

Viagogo與ticketbis興起,法律管不到

從法律層面來探討,在台灣販賣黃牛票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不過從科技平台的角度來看,這群「違法」的業餘者,可能是不熟票券轉讓平台的生態而已,他們若在西班牙的票可易(ticketbis)與英國Viagogo等國外的票券交易平台上賣票,台灣的警察很難抓到他們。

北市法務局主任消保官的何修蘭表示,西班牙的票可易(ticketbis)去年來台設立子公司,因此請北市大安分局偵訊給簡易法庭裁定是否有違社會秩序維護法。

「最後法院裁定不罰,原因是票可易是『平台』,這平台沒有要求賣家的票一定要比原價貴,因此結論是不罰平台,只罰黃牛票的賣家。」何修蘭強調。

「但要罰到黃牛票賣家也不容易,民眾必須知道確認賣家的姓名,並且能夠舉證賣家有交易事實,並且票價高於原價。」何修蘭表示。

已經在台設立點的票可易平台法院都裁定不罰了,更何況沒有在台設點的英國Viagogo了,目前的法律更管不到。

在這種情況下,跨國黃牛運動風起。「這些平台讓二手票券交易在全球已經是一門大生意,票券交易間接促成了『全民皆黃牛』的事實。」《娛樂重擊》如此則認為。甚至,當主辦單位自己也當起黃牛的醜聞,如義大利Live Nation直接賣票給二手票券平台。

不過,這裡沒有要討論這些平台到底有沒有法律責任?而是討論在於科技平台促成黃牛運動後的新現象:隱形黃牛的出現。

隱形黃牛,當黃牛變身竹節蟲

當科技平台讓賣黃牛票成為全民運動,甚至是跨國際的運動時,也讓黃牛產生生物學中的擬態(Mimicry)現象,如竹節蟲棲息在土色枝幹中有了保護色,瞬間隱形起來,不容易被發現。

也就是說,國際票券轉讓平台,讓真正黃牛有更多機會,穿上票券轉讓的新衣,掩人耳目,讓不少消費者在不知不覺中,「不小心」訂購黃牛票。

筆者的朋友,兩個月前在Viagogo平台搶到了了五月天演唱會門票,興奮之餘,趕快拿起信用卡刷卡付款,但當完成整個購票程序後,才猛然發現,票價高達上萬元,買到的是高價「黃牛票」,但金流早已流到平台,難以追回。

她指出,此平台有購賣搜尋引擎關鍵字廣告,很容易搜尋到此站,加上高品質的網頁設計,因此被誤導為是官網而購票。

雖然事後後悔,找上銀行也無法追回,只好為自己搞不清楚原有票價,認不清網站實質的行為買單了。

這並非個案,PTT也常有網友詢問不小心購買到這種票要如何處理。購票者要更小心了,搶票前除了先搞清楚原有票價,並且釐清官網與這些票券平台的差異,不要因為急著搶票在國外網站刷卡,讓自己的荷包大失血。

不自覺地販售別人眼中的黃牛票

的確,這些票券轉讓平台讓原有的販售演唱會等票券轉讓更方便,簡單又有效率,也解決很多人買了票卻無法辦法參與的窘境。

但同時,販售票券的人也要當心了,雖然你可能無心要當黃牛,在進行票券「轉讓」的同時,已經在販售別人眼中的黃牛票了,你只是因為沒有被檢舉而沒有自覺,或是因為在網路平台上,並非現身排隊現場販售而不自知。

雖然罰則輕微,就算真的抓到確認罪行,被罰也僅處以三天以下拘留或新臺幣一萬八千元以下罰鍰,但確是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的行為。

黃牛票販售,這個存在世界上已久的行為,正隨著科技的變遷而有不同的形貌,從小數變成大眾,從線下變成線上,但黃牛票還是黃牛票,其違反公平正義的本質還是沒有改變,既然本質沒有改變,我們不應該助長這樣的行為,在這些平台買票賣票時,請睜大眼睛想清楚,拒買外,也別賣黃牛票。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